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八十章 经脉之伤

第四百八十章 经脉之伤2017-11-10 16:28:8Ctrl+D 收藏本站

    听了这二长老的话,不但唐风震惊,就连寒冬也是悚然一惊,说到底他还是白帝城的人,在此之前他虽然图谋这图谋那,可依然没敢想得太过分,但是二长老这话,显然已经出了寒冬的心理底线。

    这不但是要图谋白帝城,是要让白家绝后啊。

    寒冬皱着眉头沉声道:“二长老言下之意?,

    那二长老嘿嘿笑了两声,道:“城主宅心仁厚,不愿对女人下手,老夫倒也理解,只不过今日之事城主也看到了,我寒家长老一死两重伤,她白月蓉依然偏袒一个外人,浑然没把我们这些功臣放在眼中,令人心寒,既然她白月蓉不仁,就休怪我等不义。,

    寒冬眉头紧锁,面上神色隐隐有些恼怒和心动,今天这事确实让他有些不甘心。寒家上千年来为白帝城做出了多少贡献?现在死了一今天阶上品长老,居然还无法立刻动手报仇。

    “这事容我再想想。,寒冬神色不定,他倒不是怕,今天白月蓉的做法实在让他心寒,只是如果真要这么做的话,肯定不能给其他人拿住把柄,务必要寻求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来。”“

    那二长老暗地里微微摇了摇头,心中责怪寒冬太过优柔寡断。

    唐风实在是没想到,白帝城内几大家族之一的寒家,居然会生此二心,他今天也只不过是突然进入天人合一的境界,放出神识出来晃悠晃悠,感受一下这神奇的境界而已,却没想到无意中听到这惊天绝密。

    而且,他们口中所说的白帝秘境是什么东西?听他们话中的意思再推测起来,他们图谋白帝城,好像为的就是这个一个地方。而且这个地方仿佛还能出产一些灵丹妙药。

    这个地方难道比白帝城还要重要?唐风心头疑惑不解。

    正想再倾听片刻时候,感知中那些五颜六色的灵气却突然迅地变淡变薄,而且自己的神识也仿佛被一只大手牵引着,迅地朝自己身体所在的位置退去。

    唐风不由叹息一声,心中倒也不慌,知道自己身体的伤势大概是修复完成,已经不需要那么多灵气了,连带着天人合一这个境界也要消失。

    很,那无物无质,无行无相只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灵气的世界不见了,再次回归原本的样,等唐风反应过来之后,现自己依然躺在那间屋身旁传来一些轻微的呼吸声。

    虽然早有预感,可当天人合一这个境界消失之后,唐风还是颇觉惋特,这个境界太过神奇,这半天来的感受,也着实让唐风领略了什么叫天人合一。

    那就是自身和天地融为一体,天地间的灵气如臂使指,以自身之力,可以调动天地的能量,在这种境界下,释放出来的招式自然是凶猛无比。

    不过尽管这个境界消失了,但是唐风时天地间灵气的感悟和控制却有了自己的心得,而且,唐风现自己罡心内那数之不尽的阴魂,仿佛有了生命力似的。

    这是一种相当古怪的感觉,这些阴魂都是凝练于被唐风杀死的敌人,它们没有任何思想,可以说它们完全就是一团团能量的聚集体,根本就是死物,而现在,它们却有了一丝生命力。

    回想起昏迷之前的一战,那个时候因为自己暴怒,丹田内这些阴魂仿佛也生过一次变化,只不过当时没怎么在意,现在再去探索也无济于事。

    不过唐风却有些明了,自己这罡心,貌似也不是毫无用处,凝练出来的这些阴魂,必定会派上大用处,唐风心头模模糊糊的,感觉仿佛是要触碰到解开自己罡心之迷的关键,却又捅不破那层障碍,不过唐风却有一个想法,如果能加以验证的话,那自己的罡心在战斗中,也能挥出巨大的作用。

    一直以来,唐风都为自己的罡心无法在战斗中帮助自己而惋惜,因为这小骷髅除了提供给阴魂的居住之所之外,就只能对灵怯颜这样的精魂起到一定的克制作用,一旦碰到对手,它却无法提供丝毫战力。若是能解决这个问题,唐风本人的实力还会上一层楼。

    缓缓地睁开眼睛,慢慢地坐了起来。

    一旁的白冬冬惊呼一声:“唐公醒了?,

    白儒正伏在桌上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师妹这么一喊,赶紧跳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道:“什么什么?,

    唐风对两人微微一笑,将两臂伸了出来,只见自己双臂之上,涂抹了一些仿佛黑泥似的的膏药,应该是疗伤所用。

    “谢天谢地。,白冬冬轻呼了一口气,“唐公你总算是醒来了。,

    白儒也道:“唐一一一一一一公你先暂且不要乱动,养伤要紧。

    白儒现在实在不知道怎么称呼唐风,只能跟着师妹喊唐公。

    “无妨。,唐风淡淡地说道,随即手臂一抖,双臂上那黑泥一般的膏药直接被震得粉碎,稀稀落落地往下掉落着,露出一双完好的手臂来。

    白冬冬和白儒两人长大了嘴巴,怔怔地看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这……,这不是真的吧?白天这双胳膊血肉模糊,已经破损得不成样了,这膏药还是他们两人亲自涂抹上去的,就算白帝城的疗伤药效果再怎么好,也起不到这种神奇的作用啊。

    白儒呐呐道:“师妹,我是不是还没睡醒?,

    白冬冬看傻了眼,完全没搭理自己的师兄。

    唐风又笑了一声,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下,道:“这事不要外传。,

    白冬冬和白儒两人一起点头。

    自己一身伤势恢复度太过骇人,唐风自然不想让别人知道,白冬冬和白儒两人一心向着白小懒,让他们看到也无所谓。

    “我……我能摸一下么?,白冬冬看着唐风的胳膊,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唐风苦笑道:“请便。,

    白冬冬怯怯地走上前,伸出玉手,捏了一下唐风的胳膊,赶紧又退了回去,胸腔里碰碰跳个不停。

    “真的好了?,白冬冬捂着自己的小嘴喃喃道:“这还是人么?,

    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劲,吐了吐舌头道:“唐公我不是这个意思。,

    “没事。

    ,唐风摇了摇头,从床上跳了下来,来到白小懒的床前,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背后,白儒一个劲地嘀咕着:“这定然是什么疗伤秘法,绝对是的,要不然哪可能恢复的这么迅。,

    白小懒的睡相很安详,并没有丝毫痛苦的神色,但是她体垩内的罡气波动却是时有时无,断断续续的,跟自己之前进入天人合一境界中感受到的一样。

    唐风有些愕然,他现虽然失去了刚的天人合一境界,可自己还是能清楚地窥探到懒姐的境界和修炼的功法属性。

    就好像这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呈现在自己面前一样。看样,这份眼力恐怕也是刚进入天人合一之后遗留下来的能力了。

    只不过……,懒姐居然也晋升到了天阶上品,进步之,出乎了唐风的意料。分开两年时间而已,白小懒能从天阶中品晋升到天阶上品,这份资质也相当出色了。

    伸出手来,搭上白小懒的一只手腕,唐风仔细地查看起来,只不过须臾时间,唐风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愤愤道:“老匹夫,我要你们狗命!,

    白儒和白冬冬吓了一跳,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动了这么大的怒火,小心翼翼地不敢上前。

    唐风会动怒,自然是因为白小懒。

    白小懒体垩内的经脉,破损了好几处,一身功法运转不便,时有阻塞,这出现罡气波动时有时无断断续续的情况。

    如今她若是醒来,实力不下降已经是万幸,但是经脉受损,日后永远也无法再有进步,也就说,不管白小懒的资质有多好,修炼的多么刻苦,她永远也只能保持现在这个境界,而且,她也不能再和别人战斗,一旦调用体垩内的罡气,势必会对那些受损的经脉产生危害,轻则罡气逸散,一身实力尽费,重则罡气肆虐肉身,直接爆体而亡。

    得知这么一件事,唐风怎能不恼火?

    白月蓉封印白小懒那些水流之力,也没有解除,大概她也是知道这种情况,所以不敢解除,让白小懒体垩内的罡气不再运垩动,自然可以保她无事。

    只是,经脉受损相当麻烦,想要修复的话几乎是不可能。

    修炼之人受伤有三种,微弱的伤势是外伤,也就是皮肉之伤,敷点疗伤药,修养一些日也就好了,其次是内伤,内伤分有不同程度,轻一点的内伤通过调养和服药还可以痊愈,重一些的内伤则会成为隐患,伴随修炼之人一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

    白小懒现在的情况,就属于很严重的内伤。经脉受损,是任何一个修炼之人都难以接受的事情。

    内伤之上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神识受伤。如果说内伤还有希望康复的话,那么一旦神识受伤,就绝对不可能再康复。人有三魂七魄,生出神识,乃是人的立身之本,魂魄都受损了,那这人也就废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