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四百八十一章 辞行

第四百八十一章 辞行2017-11-10 16:28:10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八十一章辞行

    白小懒现在的伤势虽然只属于第二种,但也是相当严重的内伤了,那几处破损的经脉残缺不全,薄弱非常,即便是唐风有心以自身罡气替她梳理一下也不敢下手,生怕一不小心伤到她。

    这种情况让唐风如何不动怒?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两个没死的寒家长老揪出来毙于剑下。不过事已至此,就算再愤怒也无济于事,唐风脑海中急思索着如何能治愈白小懒这样的伤势,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头绪。

    这世上,好像没听说过有什么功法或者灵丹妙药能够修补受损的经脉的。不由一阵胸闷,真抑郁的时候,唐风眼前突然一亮,想起一件事来,急忙对白冬冬和白儒两人嘱咐道:“照看好她,我需要闭关一阵。”

    白冬冬和白儒两人只以为唐风伤势没有康复,是要打坐疗伤,连连点头。

    唐风又回到自己原先躺的那张床上,盘膝坐下,闭目凝神,将心神沉浸丹田之中,开始一个个查看着那些阴魂的的记忆。

    罡心处的阴魂多不胜数,几千上万的数量,这些阴魂包含着他们生前的所有记忆和阅历,它们所掌握的信息庞大无比,远不是一个人能够了解的,唐风就是想从这些阴魂的记忆中找找,看是否能找到修补经脉的法。”“

    只不过这必定是个浩大繁冗的过程,非一时半刻能够完成的,所以唐风需要仔细查看,务必保证不漏掉任何一个。

    开始的时候他还一个个去查阅,只不过过程很是缓慢,每一个阴魂掌握的信息都复杂无比,虽然只是略微一扫就能得知对方的全部记忆,可过了一两个时辰查看了不到两百多阴魂而已。

    到了后,唐风却现这些阴魂比以前有不少变化,它们虽然还是无意识无生命,但却拥有了简单的机械的回应能力。

    比如说唐风若是询问一声谁掌握什么剑法之类的,就会有阴魂将一些信息传递给他,只是单纯的传递,而传递过来的信息也必定就是一些关于剑法的。

    唐风大喜过望,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罡心处这些阴魂居然演变成这样,照此推算下去,日后这些阴魂是不是能听得懂自己的命令呢?

    这还不得而知,不过却是一个展的方向。

    几千上万的阴魂,传递过来的信息太过杂乱,唐风只得将它们分成一批一批的,每一批都有一两百之多,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询问它们是否掌握了关于修补经脉的方法。

    但是关于这个问题,九成九的阴魂都没有任何回应,只有少许阴魂传递了一些无用的信息过来,唐风仔细斟酌一番之后现这些信息也是毫无用处,不禁苦笑不已。

    一直到三日之后,唐风再次睁开眼睛,眉宇间一缕浓浓的忧色,他并没能从那些阴魂处得到任何有用的方法,只能退了出来。

    白小懒已经醒了,外表看起来并没有大碍,只不过现在的她根本无法调动任何罡气,纯粹跟普通人毫无两样。

    两人自从见面之后还没有好好说过一句话,此刻四目相对自然是情深意浓。

    白儒和白冬冬两人见此情形,寻了个借口就退了出去。

    等两人离去之后,唐风脸上挤出一抹笑容,坐到懒姐床边,拉着她的手,道:“懒姐,当日我留你不住,你说我年纪还小,不懂什么叫真爱,你让我想明白什么叫生死相依,不离不弃之后再来跟你说那些话。现在我明白了,我也有资格说那些话,纵然懒姐你真是个丑女肥妞,我也一样喜欢你。”

    唐风说的语气平淡,可话里的真切情意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

    白小懒心头一阵甜蜜,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歪头依偎在唐风的胸膛上,长长的睫毛抖动,轻声道:“这两年来我好想你,不知道为什么……越是不要去想你,眼前却总是浮现出你的身影,搅得人心烦意乱,不得安宁。”

    唐风大笑一声:“懒姐,这辈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白小懒抬起头来嗔怪地看了他一眼:“阿风你在得意么?”

    “我当然得意。”唐风笑容满面,“堂堂白帝城的少城主被我偷了一颗芳心,难道还不值得得意么?”

    白小懒慵懒地蜷缩着身,手抚着唐风的脸颊,喃喃道:“说来也奇怪,在懒姐眼中,你到现在还是个孩而已,两年前,我恐怕不会想到自己会喜欢上一个比我小好多岁的男人。”

    “这就是缘分啊。”唐风感慨不已,“懒姐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况么?”

    当时白小懒正在追杀叶沉秋,岂不料将唐风卷入其中,为了保护唐风自己不慎中毒,后还是唐风花费一两个月时间替她把毒素清理干净。一来一去,将两人的命运纠缠在了一起。

    唐风一边说着,一边将那瓶湮草之毒拿了出来,道:“这个东西也算我们的媒人了,若不是它,我们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正是因为这层关系,唐风一直将这瓶湮草之毒保存至今。

    “你还说。”想起两人第一晚见面的情况,白小懒就脸颊通红,那一晚她不但中了湮草之毒,还中了叶沉秋的情花罡气毒,虽然后来一直想不起当晚生了什么事,可白小懒也猜的到自己必定是出了丑的,“第一次见面你就轻薄于我。”

    “我哪有。”唐风叫起撞天屈,“当时揭开你后背的衣服,只是想给你敷药而已,倒是懒姐你,要将我扑到在床上,幸亏我剧烈反抗……哎吆……”

    一句话没说完,唐风就感觉自己腰间被狠狠地掐了一把。

    “弄疼你了吧?”白小懒心疼不已。

    “不疼。”唐风嘿嘿笑着。

    “阿风,明天我们就离开白帝城吧,我想去天秀的那处烟柳。”白小懒轻声道。

    其实去哪里都无所谓,只要有唐风在身边就行。

    “好,懒姐说走,我们就走,明天去跟你姐姐辞行。”

    “另外……不要去找寒家人的麻烦了。懒姐不希望你因为我,跟别人动手打架。”

    “恩,不找他们麻烦了。”唐风叹息一声,心想自己不找他们麻烦,他们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梁结下,岂是自己说化解就化解的。

    一夜时间,两人只不过是抱在一起随便说说话而已,听了唐风这两年来的经历,白小懒好一阵心惊胆颤。到了天色微亮的时候,白小懒终究抵挡不住困意,慢慢睡去了,不过那只手却一直搂抱在唐风的腰间,仿佛一撒手他就跑了似的。

    唐风捋了捋白小懒的头,心头一阵温馨。懒姐虽然比自己大,有时候处事也比较成熟,可在爱情面前,总是不知不觉就矮了自己一等。现在她经脉受损,日后恐怕也无力再和人动手,康复之前,只能依靠自己保护她了。

    第二天白天,唐风带着白小懒前去寻找白月蓉,准备向她辞行。

    其实唐风对白月蓉还是很有芥蒂的,若不是这个女人出手封印了懒姐的实力,懒姐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但是说到底,她还是白小懒的姐姐,若是没有这层关系,唐风大可放手开杀,但是唐风不能让白小懒难做,只能顺着她的心意。

    白月蓉此刻正在和四大家族的长老城主们商议要事,几天没见,这个女人的容貌仿佛也憔悴了一些,她翻查了白帝城的典籍,确实也找到了修补经脉的方法,但是这个方法却需要一个东西,而这个东西却不是李唐帝国内任何一人能够取得的,心中也是暗暗焦急愧疚。

    见白小懒和唐风携手而来,白月蓉的神色怔了怔,看向唐风的眼神满是复杂。

    每次她看到唐风,就想起了当年那个男人,所以她这几日虽然对妹妹的伤势牵肠挂肚,可却一直没有勇气去看望。

    再看向白小懒,白月蓉挤出一丝笑容来,对这个妹妹,她是非常溺爱,但是阴差阳错地,自己却伤害了她。

    几大家族的人也是一起看向两人,其他人都没什么反应,倒是寒家的一位长老却是冷哼一声,望着唐风的目光几欲喷火,闪烁着无穷杀机。

    原因无他,被唐风杀死的那个天阶上品长老,正是他的亲弟弟,兄弟两人一起活了七八十年,到了年老却不得善终,让他如何不愤怒?

    为免再生波澜,白月蓉开口问道:“小懒,你有事么?”

    白小懒缓缓跪下,望着白月蓉道:“姐姐,我今日来,就是要向你辞行的,父母早亡,姐姐一手把小懒拉扯至今,只是小懒如今找到了可以托付终生之人,日后无法再陪伴姐姐左右,还请姐姐原谅。”

    白小懒说这些话的时候眼圈红红的,言辞恳切,没有丝毫责怪白月蓉出手封印自己经脉的事,让白月蓉是愧疚万分。

    白月蓉看了一眼唐风,心中虽然有万般不舍,可她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只能点头道:“好,你去吧,日后你与白帝城再无瓜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