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长老,死!

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长老,死!2017-11-10 16:28:54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一十五章五长老,死!

    望着缓慢逼近的唐风,五长老嘴唇微颤,牙关不停地冲撞在一起,头一次从心里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惧。这种恐惧,即便是刚面对那只七阶灵兽的时候也不曾有过。

    连使两招冬之剑,竟然也只是堪堪和这个少年打成平手,五长老心头的震惊已经不言而喻。

    “不可能,这不可能”他几乎要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个天阶上品了,这是假象,这绝对是假象,五长老心头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能稳住自己慌乱的心神。

    普天之下,在正面的战斗之中,没人能无视品节高低带来的压制。天阶上品对天阶下品,足足压了两个阶位,纵然他的天资再出色,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咬了咬牙,五长老不敢再去胡思乱想,收敛心神,口中低喝:“天寒,天降霜寒鸟飞绝”

    长剑再次展出一片剑幕,带着铺天盖地的寒意朝唐风袭来,不愧是到了天阶上品的高手,对天地灵气的感悟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了,到了这种层次,战斗中足以调动起天地间的一些灵气,很大程度地助长招式的威力。”“

    而五长老施展冬剑的时候,调动的便是冰灵气寒冷的灵气,足以将空气都冻得凝固起来。

    唐风直面这一招,一瞬间整个人的衣服和头上全爬满了雪白的冰霜,口中呼出的热气也变成了长长的白色一串。

    这惊天一剑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剑招隐藏在冰寒灵气之中,即便能抵挡得下剑招也会被冰灵气侵入体内。

    唐风心头一动,手上毒影也是挽了个剑花,反手就插在地面上,轻声道:“地冻,千里冰封人踪灭”

    唐风的声音并不大,可当这句话传入五长老的耳中的时候,他整个人的表情突然呆滞住了,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望着唐风。

    下一刻,原本朝唐风卷去的冰灵气竟然一个急转,凶猛地反卷了回去,与此同时,以唐风为中心,地面迅朝四面八方开始冻结起来,一连串咔嚓咔嚓的声响传来,转眼间,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土地全被冻成僵土。

    五长老见机的,早在那无孔不入的冰灵气蔓延到自己脚下的时候便高高跳了起来,瞬间窜出数十丈之远,勉强躲过了这一招的袭击。

    唐风见状不由摇了摇头,说到底,这一招自己只是临时起意,从白帝印中窥探得到的冬剑一式,借助白帝印调动这附近的灵气施展出来,并不算自己本身的实力。

    出了白帝秘境之后,没有这里灵气的协助,自己根本使用不出这一招来。所以这一招看似虽然看似有些模样,实则垃圾的一塌糊涂。

    但是单单只是这样,已经足够五长老震惊了。

    “你为什么会使冬剑?”五长老有些失魂落魄,“你从何处习得冬剑?”

    冬剑,是寒家的立身之本,唯有本家人有资格学习。象五长老今日带过来的三个天阶中品长老,以及寒降尘那日带来的两人,都没有资格修炼的,盖因他们并不是寒家本家人。

    寒家人数众多,其中有很多人,本来并不是寒家的,只是他们的祖先,在几十年前或者几百年前被寒家收入家族之中,改姓了寒而已,后来这些人在白帝城开枝散叶,为寒家做出不少贡献,提升本身的地位,被封为执事长老等职位,这些人,都算得上是分家之人。

    不但寒家如此,白帝城中几大家族也都是如此。

    寒家的天阶长老人数不少,但是若算本家数量的话,也仅有五位而已,从大长老到五长老,皆都是天阶上品高手。

    而如今,被寒家视为镇族之宝的冬剑,竟然被唐风施展了出来,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太圆润自如,生硬晦涩,但是他调动的冰灵气,却是寒家任何一人都无法达到的程度。

    五长老刚调动的冰灵气和唐风的比较起来,简直犹如云泥之别。

    五长老的问话唐风充耳不闻,将毒影从地上拔出,身形一晃便冲到了他面前,娴熟于胸的霸杀剑使将出来,运剑如刀,狠狠劈下。

    五长老慌忙举剑去挡,两剑相碰之际,一股巨大的力道从对面袭来,震得五长老胳膊麻,虎口隐隐做疼。

    一剑,两剑,三剑……

    唐风不由感慨一声,剑法这东西,还是得花长时间浸yn是王道,相比较刚那一招晦涩无比的冬剑,还是霸杀剑用得顺手一些。

    雷走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嘴上轻声嘀咕道:“恩,风老弟使这套剑法还是没我老牛用起来好。”

    五长老那边,短短须臾时间内,已经被唐风疯狂的攻击打得溃不成军,这个年轻人的度简直不是他这种境界能够具有的,一瞬之间,就接连出了几十剑,绕是五长老年老成精,战斗经验及其丰富,也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只能被动地防御。

    而且,对方的剑招上蕴藏的力道也是大得惊人,渐渐地,五长老竟然有些难以为续的感觉。

    “不,不应该这样的”五长老双眼通红,被一个年纪小他至少有三四倍的年轻人打成这样,绕是他脸皮浑厚也有些承受不住了,何况,对方的境界,分明只是天阶下品而已。

    “不可能是这样的”五长老恼羞成怒,怒喝一声,长剑迎上唐风的一击。

    咔嚓一声脆响,他手上的长剑崩碎开来,只剩下短短的半截。这柄剑只不过是把罡兵而已,如何能和毒影这等天兵一较长短?

    长剑崩碎的同时,五长老的虎口处也猛然裂了开来,握着短剑的一只手鲜血淋淋,双目猩红地看着唐风。

    唐风淡淡地看着他,毒影遥指着他的咽喉位置,轻声道:“你知道么?我刚一直没有动用罡气”

    是的,唐风自从刚冲过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动用罡气了,依靠的全是身体爆出来的度和力道。否则罡气一旦灌入毒影中,这柄毒剑中就会产生毒气,以五长老如今信心崩盘,肝胆俱裂的情况,恐怕一招都接不下。

    这句话就如同一个巴掌,狠狠地刮在五长老的脸上,一瞬间,他的老脸就涌上一丝不正常的血色,握着短剑的手是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那双赤红的眼睛呆滞了片刻之后,突然迸出不甘和愤怒,跌跌撞撞踉跄了几步,状若疯癫,对着唐风怒吼道:“不对,我是天阶上品,你只是天阶下品,你不可能有过我的度和力道,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我是天阶上品……”

    喊完后一句话,五长老突然口喷鲜血,脸色苍白如纸,身形摇摇欲坠,连忙用短剑撑住身体,这没倒在地上。

    自己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天阶上品境界,整个李唐帝国能够达到的高程度,此刻,在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而且,对方甚至没有动用罡气就将自己彻底地打败了。

    这要自己如何能接受?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无法接受没被逼疯已经算是心理承受能力不错了。

    心神震荡之下,五长老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

    唐风也不急着杀他,只是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他稍微能理解这个老匹夫的心思,换做任何一个实力达到他这种程度人遭遇这种事,恐怕都不会好过。

    良久,五长老挣扎着站起身来,面容一瞬间仿佛老了几十岁,干枯苍白,眼中的愤怒和屈辱已经尽皆散去,只是平静地看着唐风,胸前那一片殷红之色显得尤其耀眼。

    轻轻地叹了口气,五长老虚弱道:“江山代有人出,此言不假唐风,你赢了。我寒家与你为敌,实在是有目无珠,离祸事不远了。”

    这样一个资质出色的年轻人,早早就晋升了天阶,能用天阶下品的实力打赢一个天阶上品,如果他成长到天阶上品,那整个寒家,将无人是他的对手。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五长老现在看得比谁都透彻,比谁都遥远。寒家为什么会和唐风成为敌人?只不过是因为白小懒而已,寒家想娶白小懒,成为白帝城之主,独占白帝秘境这片资源。现在想想,何必要这样做呢?白帝秘境也有寒家的份,几大家族共存了千年之久,为什么不给别人留点活路?白家身为白帝城之主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想着要独霸白帝秘境。如果他们想的话,早在白帝城开宗立派的时候就可以这样做,可是他们没有,而是让五大家族共同掌管着白帝秘境。

    人性的贪婪,果然是祸事的源泉。

    只是,五长老明白,自己醒悟的已经晚了,不可能有机会出去通知寒家众人,让他们不要与唐风为敌。何况,就算自己通知了,他们也不会听自己的。

    罢了罢了,人生百年,黄粱一梦而已

    抬眼看着唐风,五长老轻笑道:“唐风小儿,老夫先行一步,你好不要让我寒家人杀了,否则就可惜了这份天资”

    说音刚落,五长老反手就将断剑捅进了自己的胸口位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