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一十七章 寒家的疯狂

第五百一十七章 寒家的疯狂2017-11-10 16:28:57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人呢?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包含了无数信息,更何况,寒冬的语气也是森然冰冷,强压着一股怒火,脸上担忧和愤怒的神色更是显而易见。

    在场的几个人,哪一个不是心思玲珑之辈?听了这句话之后,再联想寒家这一个月内的动静,几乎是一瞬间便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春夏秋三城城主满脸失望地看着寒冬,一脸的痛心疾首。就在刚才,寒冬还一脸平淡地告诉他们,寒家消失的那些天阶高手全都在闭关之中。而转眼间,这些人的去处就已经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秋易醉叹息一声,柔声道:“四弟,你这次……却是做错了。”

    四季城主之中,秋易醉的脾气最是温和,这句话虽是责怪,可却也有一丝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杀一个唐风事小,可若是唐风死了,白小懒也会有意外,这不是逼着白家和寒家决裂么?到那时候白帝城剩下的三个家族,势必不可能袖手旁观,整个白帝城将会在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寒冬身为冬城城主这么多年,怎么眼光还是如此短浅?

    “你闭嘴!”寒冬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低吼了一声。

    秋易醉被骂得一怔,心头一股委屈涌了上来,却是咬了咬嘴唇,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夏时雨勃然大怒:“怎么跟三妹说话的?”

    四季城主从小就在一起长大,因为他们要配合施展四季绝杀剑阵,所以必须得耗费很多年时间在一起磨练,形成默契。直到他们的实力大成之后,才会回到各自的家族之中,担当城主之位。

    所以这四个人彼此之间的感情,虽不是亲兄妹,可却胜似亲兄妹,夏时雨和秋易醉也有资格斥责和说教寒冬。

    寒冬没有理会夏时雨,而是继续用一双吃人的眼睛注视着唐风,一字一顿地问道:“他们人呢?”

    任谁都能感觉到寒冬此刻就象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强烈的怒火已经被压制到了极限,只怕任何一点压力,都能让他暴走起来,一身天阶上品的威压更是疯狂地朝唐风袭了过去。

    唐风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丝毫不为所动,冷声道:“如果你是问寒少爷和其他六位天阶的话,他们已经永远留在白帝秘境里面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不禁动容。

    阳春心头又是骇然又是心痛,之前他们虽然知道寒家少了几个天阶高手,可却不知道具体的数字,而现在,从唐风的口中却得知,寒家这次进入白帝秘境的人,总共有七个!

    七个天阶!

    这么多天阶去杀一个唐风,这是何等庞大的手笔?而如今,这七人不但没能杀了唐风,反而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全死在了白帝秘境里面。

    且不论这七人到底是怎么死的,但是这说到底是白帝城的人啊,一下就死了七个,只要有点大局观的人,谁不会感到心痛?

    说是唐风杀死他们的,恐怕也没人会相信,众人更相信这七人可能是遭遇到了什么强大的灵兽或者其他意外,这才陨落。

    寒冬听了这句话之后,愤怒的脸色突然平静了下来,平静的可怕。虽然心中早有猜测,可被唐风证实之后,寒冬却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那里面有自己的儿子啊!年纪轻轻的就能晋升到天阶,天资过人,日后成就极有可能会在自己之上。一个月之前还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的,而现在,却是葬身在了白帝秘境里面。

    愤怒和心疼到极点,寒冬反而平静了下来。

    “寒冬,你到底意欲何为?”阳春凝视着寒冬,强压着怒气开口问道。身为冬城主,一点大局观都没有,放任七个天阶进入白帝秘境追杀一个地阶上品的年轻人,不但没有成功,反而全军覆没,这简直就是一幕丑剧。

    寒冬呵呵轻笑了两声,转头看着阳春问道:“大哥你也责怪于我是么?”

    阳春抿了抿嘴唇,知道他刚经历丧子之痛,也不想说得太过分,语气不禁缓和了一些,开口道:“四弟,这次的事情,寒家做的太过分了,你身为冬城主和寒家家主,也有责任在身。”

    阳春尽可能地说的委婉,就是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如今七人已经死了,唐风好端端地活着,还能怎么办?难道真要把唐风杀了,替那几个人报仇?白月蓉和白小懒能答应么?

    寒冬缓慢而又踉跄地站起身来,刚才开启白帝秘境之门,确实耗费了他不少气力,站定之后,挺直了腰板,冷冷地扫视了一眼三位内城主和白月蓉,这才放声大笑起来,笑声凄凉,开口道:“白帝城五大家族传承千年,彼此异体同心,成就李唐帝国第一大势力之威名!我寒家在这千年为白帝城出生入死,鞠躬尽瘁,立下无数功劳。而如今……”

    寒冬的语气突然变得凌厉起来,伸手指着唐风,低吼道:“为了这样一个小畜生,我寒家死了七个天阶,其中更有我寒冬的亲子,你们非但不替我寒家人报仇雪恨,反而责怪于我。哈哈哈……人情冷暖,我寒冬今日算是体会到了。”

    一番话说得几个人也是脸色难看。

    确实,按道理来说,他们实在是应该杀了唐风替寒家人报仇。但是事实上,唐风进入白帝秘境,是阳春一力举荐的,他在此之前更没有做出任何危害白帝城的行为,寒家只不过是因为私仇个怨,一次次地为难唐风,甚至于逼迫白小懒自废一身修为才准离开白帝城。

    这样的做法谁都看不下去,试问,站在理亏一方的寒家,如何能让其他人同情怜惜?

    再者说,七个天阶都没能杀一个地阶上品的小子,只能说他们太没用了。

    “四弟,你冷静一下。”秋易醉柔声安慰道。

    “冷静?”寒冬冷笑连连,“你让我如何冷静?不是你的儿子被杀了,对了,我忘记三姐至今未嫁,还没有子嗣,你是永远也体会不到我的痛苦的。”

    秋易醉两次出口安慰,都碰了个大钉子,不禁脸色一白,眼圈都红了起来。

    “你疯了。”夏时雨望着寒冬,缓缓地摇了摇头。

    “我就算疯了,也是被你们逼的!”寒冬怒吼道,“这小畜生只不过是个外来之人,如何有资格接触我白帝城千年的秘密?若是让他泄露出去的话,我白帝城必定会遭遇灭顶之灾!我寒家人一心为白帝城考虑,只想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难道也做错了?”

    这番话说得大义凛然,铿锵有声,可听者却是不禁摇头叹息。寒家人到底怎么想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寒冬恼怒连连地发泄了一通之后,突然再次平静下来,场面也在这一瞬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阳春等人苦苦思索着这次事情的解决方案,可却怎么也想不出个头绪来。

    杀唐风替寒家人报仇?那是不可能的。

    就此作罢,出言安慰一下寒家人和寒冬?这更不可能,如果说死掉的那几个人中没有寒降尘的话,这种方法还有些许希望,可其中却有寒降尘,寒冬之子,这让他如何肯依?

    这件事麻烦到了极点,手心手背都是肉,向着这一方就会得罪另一方,委实不好处理。

    沉默良久,寒冬突然望着白月蓉开口道:“城主,我要杀了这个小畜生,替尘儿报仇,你会如何做?”

    白月蓉凤眼一眯,冷声道:“我只有小懒这一个妹妹,谁敢让她伤心,定不轻饶!”

    两人看着对方,谁也不肯示弱,场面一时间有些剑拔弩张的味道,让阳春等人也是捏了一把汗水,生怕寒冬这个时候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对白月蓉出手。

    “我知道了。”寒冬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脸上划过一丝决然的神色,开口道:“也罢,既然城主偏袒外来之人,我寒冬也无话可说。”

    随即又神经质地笑了两声:“说实话,今夜之前,我寒冬对你们还有愧疚之心,但是现在,你们却让寒某人寒心,既然你们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从今以后,白帝城将再无五大家族!”

    阳春一怔,厉声道:“四弟,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他还以为寒冬此言是要与白帝城决裂。

    可是话音刚落,阳春突然眉头一皱,扭头朝旁边看去。

    只见这片隐藏着白帝秘境入口的建筑外,快步走进来一大堆人马,当先一人,正是寒家闭关十年未出的大长老,这位大长老早在多年之前就已经是天阶上品顶峰境界,闭关十年,正是为了晋升灵阶,此刻虽然没能成功,可一身功力却比往日更加精纯,步伐从容,鹤发童颜,背负着双手缓慢地从外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寒家的二三四几位本家长老具都在场,其他人也都是天阶长老和执事。

    细数一下,竟然差不多二十位天阶。

    这等庞大的阵容,几乎已经包括了寒家所有的精锐,这其中除了少数一些人目露嘲讽和疯狂之意之外,其他的人目光都有些犹豫,尤其是面对白月蓉和阳春等人的时候,目光更是躲躲闪闪,愧疚难当。

    阳春等人的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他们哪里还猜测不到寒家这些人聚集在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