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二十九章 黑衣人的挑衅

第五百二十九章 黑衣人的挑衅2017-11-10 16:29:11Ctrl+D 收藏本站

    见唐风如此紧张兮兮的,白小懒也忍不住嗔了他一眼。

    两人分开两年多的时间,白小懒虽然一直住在白帝城里,可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却是相当了解的,再加上白月蓉之前一直不愿意让白小懒跟唐风在一起,自然是给唐风抹了不少黑。妃小雅和唐风的事情也就这样传入了白小懒的耳中。

    说起来白小懒也并不在意这种事,毕竟她本人要比唐风大上一些,知书达理,温柔贤淑,知道男人这种东西风流成性,约束不得,早在两年之前,她就曾经跟唐风说过,要他多接触一些其他的女子。

    现在拐弯抹角提起这事,也只是随口一点,免得唐风日后难以启齿,此刻见唐风如此紧张,自然不敢再多说什么,生怕他心生误会。

    唐风自然是赶紧叉开话题,指着被五花大绑在地上的那个黑衣人道:“懒姐,你来瞅瞅,这个人是不是白帝城的?”

    白小懒好奇地打量了那黑衣人一眼,随即摇头道:“我倒未曾见过此人,应该不是城中之人,阿风,这人哪里来的?”

    “就是三天前的夜晚,这人鬼鬼祟祟在天上偷看,被我发现之后欲要逃走,却被牛兄打了下来。”唐风解释一声。

    那黑衣人被人揭了伤疤,顿时大怒道:“要不是这个莽汉,你以为凭你的本事能抓到我?”

    唐风不以为意,摸着下巴,淡淡地开口道:“既然不是白帝城的,那便杀了吧。”

    黑衣人脑袋一缩,赶紧闭口不言。

    白小懒道:“阿风,暂且不忙动手,还是先过问一下姐姐,城内有不少长老常年闭关,我可能没见过也说不定。”

    “既如此,那就等你姐姐忙完再说吧。”唐风点了点头。

    黑衣人捡回了一条性命,心头又是庆幸又是恼怒。如今这种命悬一线的感觉真他娘的不好受,别人一言两语就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死,这是何等的窝囊啊。

    不过……就快了,只要再过几天,族长的长辈应该就会前来,到那时候,莫说区区一个白帝城,就连那个实力达到灵阶的莽汉也难逃一死。

    这个叫唐风的年轻人这几天辱他太甚,黑衣人心头暗暗发狠,等到族长长辈前来之后,就把他身边这个女子狠狠虐杀,让他也尝尝什么叫痛苦的滋味。

    想到这里,黑衣人低下的眼帘中划过一丝阴狠之色。

    一直又等了两天时间,白帝城这边的纷乱才渐渐平息下来,该杀的杀,该驱逐的驱逐,整个白帝城的冬城地界,已经空无一人,萧条凄凉,哪还有前些日子人头攒动的景象?剩下的只有血迹斑斑的惨状。

    这两天时间,白小懒也一直陪在唐风身边,唐风曾想让她把赤心灵果服下去,修复受损的经脉,可是唐风对这个东西的药性并不了解,不知道服用之后会需要多久时间才能化解药效,所以这事也拖延了下来,准备到时候一起问问白月蓉。

    这一天,唐风和白小懒,带着雷走一起走进了白帝城的议事大堂之中。雷走手上提着那个被五花大绑的黑衣人,犹如提着一只小鸡。

    议事大堂内,好几十个天阶高手俱都聚集在此地,这些人大部分脸色都有些苍白,显得气虚无力的样子,这些高手都是曾经中了七绝软骨散的,虽然已经解毒,可毒性的影响却持续到了现在。而白月蓉和阳春等人,更是双眼发红,神态疲惫。

    这五天来,他们可是一刻都没有休息过,忙得是焦头烂额。

    唐风等人还没走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激烈的讨论声,其中一个天阶道:“城主,此事万万不能善罢甘休,寒冬狼子野心,置几大家族千年情谊于不顾,竟然做出这等恶事,如今他逃离在外,还请派出人手追杀,务必要斩草除根!”

    另外有一人也站起来道:“是啊城主,虽说他被你打成重伤,可却诈死脱逃,若是真让逃走的话,白帝城的秘密旦夕不报啊!”

    阳春也叹息一声道:“若他不暴露出白帝秘境也就罢了,毕竟这些年来他对白帝城也有功劳,放他一条生路也是无妨,可如今以他的心性,怕是要替白帝城招来祸患。”

    白月蓉揉着额头,通红的双眼闪过一丝决然,开口道:“那就派出人手追杀吧,阳春,这件事由你来负责,纵然不杀他,也要将他给带回来。”

    “是!”阳春沉声应道。

    听到这些消息,唐风不禁眉头一皱,寒冬竟然跑了?这倒是一个意外,不过想想也是,那一夜白帝城太过混乱,寒冬身为一个天阶上品高手,纵然消耗巨大,可本着逃生的念头作祟也能发挥出一些实力,除了白月蓉等人恐怕谁也拦不下他。而他却又被白月蓉打成重伤,诈死脱逃,这份心机倒是深沉的很。

    思量间,几人已经走进了议事大堂之中,白月蓉抬头看了一眼,不禁对唐风和白小懒露出一丝微笑。

    那几十个天阶居然也齐齐站了起来,对着唐风抱拳道:“唐少侠,感谢唐少侠这次拯救白帝城于水火之中。”

    唐风愣了一下,连忙还礼道:“唐风见过各位前辈,今次之事,唐风也是个起因,各位不怪罪就好,少侠二字却是不敢当。”

    有人笑道:“唐少侠能以一己之力战胜寒家大长老,这份本事可却非我辈所及,如果这等实力都担当不起少侠二字,那其他年轻一辈的人岂不是全是废物?”

    又有人道:“唐少侠切莫在意,寒家筹谋这次叛乱时间已久,跟你并无多大关系,纵然这次你不来白帝城,再过一些日子寒家恐怕也要发动叛乱,到那时候,白帝城恐怕就真的不复存在了。”

    这些人客气,唐风也就跟着客气一下,听他们如此说,自然也不想再纠缠下去。

    而且他们在说话的时候眼睛也是充满敬意地看着雷走,估计这些人也都知道了雷走灵阶高手的身份。

    “哼,虚伪至极!”一声并不算响亮的嘲讽声响了起来,众人不由顺着声音望去,正看到雷走手上提着的那个黑衣人,不禁都沉下了脸色,阴冷地盯着黑衣人。

    黑衣人却是置若罔闻,冷哼一声。

    白月蓉疑惑道:“小懒,此人是谁?”

    白小懒开口答道:“这是阿风那一夜抓到的,他在禁地上空偷窥良久,不小心暴露了踪迹,便被阿风和这位兄长抓了回来。”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尤其是阳春等人,脸色更是发白。

    那一夜他们可全都在场,但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此人的踪迹。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个被五花大绑的人,实力要超过自己?

    直到此刻,众人才想起查看一下这个黑衣人的实力,一探之下,这才惊骇地发现,此人的实力竟然也已经到了天阶上品。

    “城主。”唐风朗声道:“这次将他带过来,就是想问一声,此人是否白帝城之人?”

    白月蓉摇了摇头:“我白帝城内,并无这人。”

    “如此,就好办了。”唐风点了点头。

    黑衣人呵呵笑了一声,抬头看着白月蓉,道:“白帝城的城主是个女人,这可真是讽刺,我该说白帝城里的男人都是废物么?”

    这句话一出口,立马有人不乐意了。

    “放肆!”

    “区区一个阶下囚,竟然如此猖狂!”

    “愚蠢之人,你这是自寻死路!”

    唐风也眉头紧皱,搞不明白这个人怎么突然有恃无恐起来。这几天他在雷走身边可是比什么都乖,动都不敢动一下,而现在却是嚣张的很。

    黑衣人强行挣脱了雷走的束缚,站在大堂之上,扭头扫了一眼众人,笑道:“我说错了么?你们若是真有本事,现在就来杀了我。怎么?不敢么,果然都不是男人。”

    他越是这样说,白帝城众人越是猜疑不已,没人会喜欢故意挑衅别人,让别人来杀自己。而他既然敢这么说,肯定是有后手的。

    但是泥人尚有三分火性,更何况是这些高手?这黑衣人的身份都没报一下,就开口嘲讽众人,一句比一句恶毒,谁能忍受得了?

    其中一个天阶高手猛地窜了出来,一身杀气蔓延,眼看着就要对黑衣人出手,阳春却沉喝一声:“阳九!”

    这个天阶高手胸口一阵起伏,强压着心头的怒火,有心不顾一切击杀那黑衣人,可却又忍耐了下去。

    黑衣人更加得意了:“杀我啊!过来杀我啊!忍那一口之气做什么?男子汉大丈夫,理当快意恩仇,敢作敢当,优柔寡断可是女人才有的作风。”

    话锋一转,这个黑衣人声音森冷道:“不过……我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整个白帝城都得给我陪葬!我的家族,可不是白帝城能够抵挡的!”

    说完之后,黑衣人得意洋洋地看着被震慑到的白帝城众人,心想果然还是跟有脑子的人说话比较占优势。

    那个叫唐风的小子,动不动就要杀掉自己,整个一愣头青,完全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黑衣人还真不敢招惹他,万一把他给惹毛了,他可能真干的出来。而那个莽汉更不用说了,什么事都以愣头青唐风马首是瞻。

    所以黑衣人这几天纵然心头憋屈,也一直隐忍着,就为了等到今天这一刻才爆发出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