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三十章 你是白痴么?

第五百三十章 你是白痴么?2017-11-10 16:29:12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群人可不是愣头青,更不是莽汉!他们都是有脑子的,都是老江湖。

    俗话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那是因为他们需要顾虑的事情太多了,就象现在,自己只不过一句话,果然就将他们为镇住了。

    他们可以杀掉自己,但是杀了之后呢?贪图一时爽快,却为白帝城招来灾难,这等蠢事没人愿意做。聪明人会选择聪明的处事方式,黑衣人坚信这一点,所以现在他不需要委曲求全,更不能露出半分胆怯和心虚,只管猖狂便行,越是猖狂,这些人越是投鼠忌器,没胆子杀自己。

    这就好比一个普通人面对一头饥肠辘辘的恶狼,你若是转身逃跑,那么恶狼就会朝你扑来。而你若是与它对峙,就有可能会将他吓走。

    大堂中沉默片刻之后,便有几个热血当头的天阶叫嚷着要杀掉这个黑衣人,他们怎么说也是白帝城的天阶,本身就心高气傲,更者实力不凡,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威胁过?一腔热血涌上来,便是什么也不顾了。

    白月蓉阴沉着脸色,挥手制止了这些人的骚动,望着黑衣人淡淡地开口道:“敢问,阁下是谁,来自何处?”

    白月蓉此刻也有所察觉了,她好歹也做了这么多年的城主,历年来白帝城的典籍也翻过不少,关于那种一方小天地内的消息总算是知道一些的。

    这个人敢在白帝城内如此嚣张,而且听他之言,他背后的实力庞大无比,那么极有可能就是一方小天地之中的隐藏家族或者势力。

    “我是谁不重要,来自哪里也不需你管。”黑衣人仰首挺胸,嘴角挂着一丝有恃无恐的微笑,“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的家族中拥有的灵阶高手有两掌之数!敢问白城主,白帝城能否抵挡这些多灵阶高手的攻击?”

    此言一出,整个议事大堂内鸦雀无声,针落可闻,刚才那几个叫嚷着要杀掉黑衣人的天阶不禁脸色陡变,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两掌之数,那也就是十个!这是何等恐怖的数字?

    别说十个灵阶了,就算是来一个,换做平时恐怕也能将整个白帝城给摧毁殆尽!白帝城内虽然天阶高手众多,若是联合起来的话,未必不能和一个灵阶一战。但是灵阶高手又不是死的,纵然他们实力强横,谁没事会和几十个天阶打架?到时候只需东打一枪,西戳一棒,避开天阶高手的锋芒,就能将白帝城搅的翻天覆地。

    察觉到场中众人的脸色和沉重的呼吸,黑衣人冷笑不已,心想外面世界的人果然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单是灵阶的名头就能彻底吓唬住他们。

    不过想想也是,基本上所有的灵阶都集中在那种小天地里面,外面世界的人并无多大机缘见到,被吓唬住也不稀奇。

    “不过白帝城未必就得遭受这样一场无妄之灾,就看白城主晓事不晓事了。”黑衣人见猛药下够了,话锋一转开口道。

    “那……阁下想要我如何做?”白月蓉脸上疲劳尽显,手撑着自己的额头,轻声开口问道。

    黑衣人一听,知道好戏来了,不禁心花怒放,开口道:“好说好说,敝人初来白帝城,说不得也算是白帝城的客人,可如今这种待遇,却是白帝城的待客之道么,说出去恐怕也会让天下人所耻笑吧?”

    白月蓉秀眉一挑,淡淡道:“还有呢?白帝城这几日招待不周,有辱阁下威严,阁下所提要求恐怕也不止松绑这么简单吧?”

    黑衣人嘿嘿一笑道:“看不出来,你这女子倒也知趣的很,不愧能以女儿之身坐上城主之位!”

    望了白月蓉片刻之后,黑衣人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道:“据我说知,这唐风不是你白帝城的人吧?”

    白月蓉点了点头。

    “那就好办了。”黑衣人扭头看着唐风,脸上阴狠之色渐浓,沉声道:“我要将这小子大卸八块,以消我这几日心头之恨!”

    若不是唐风在最后关头发现自己的话,自己早跑了,哪会平白受这几日的苦楚?

    听了这句话,雷走就要暴怒,却被唐风一伸手拦住了。

    黑衣人吓了一跳,不过旋即又放下心来,扭头看向白小懒道:“至于这小子的女人,是白城主的妹妹吧?放心,我不好女色,只是要将她当成婢女使唤个几年时间而已,到时自然会放她回来。”

    说罢,黑衣人凝视着白月蓉道:“白城主,白帝城与这两人之间孰重孰轻,想来也不需要我点醒你。只需要你一个选择便行。”

    白月蓉静静地看着这个黑衣人,对方也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嘴角挂着一丝胜券在握的得意。

    良久,白月蓉缓缓地站起身来,开口道:“如此,我明白了。”

    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朝黑衣人走了过去,动作轻柔,脸上挂着一丝淡然的微笑,看那样子仿佛是要亲自替黑衣人松绑似的。

    “城主……不可啊!”一个声音急急响了起来,“此人来历不明,身份可疑,这一番话如何能当真?”

    “是啊城主,我白帝城众人头可断,血可流,尊严不能丢啊!”

    “城主……”

    一连串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阳春低喝一声:“都闭嘴,城主自有分寸!”

    阳春一出口,场面顿时又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盯着白月蓉,想看清她下一步到底要如何行动。

    不过几息时间,白月蓉便已经走到了那黑衣人三丈之外,看着他开口道:“阁下这几日却是受苦了。”

    黑衣人笑了一声:“无妨,不过白城主却是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相信日后你肯定会庆幸今日的明智举动。”

    白月蓉轻笑一声,缓缓地举起了手,开口道:“世人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月容恬为白帝城城主,虽说见识也不多,可却真的没见过象你这么白痴的人,一方小天地里出来的人,尽是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狂妄自大之人么?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也不足为惧!”

    话音刚落,一道水幕突然将黑衣人整个包裹了起来,包得他密不透风,严严实实,那水幕就如同一层薄膜似的,肉眼可见,水幕之上泛着一层层的涟漪,随即迅速朝黑衣人的皮肤上贴去,转瞬间消失不见。

    黑衣人只觉得呼吸陡然艰难起来,不由脸色巨变,颤声道:“你想做什么?”

    他有心反抗,可无奈此刻被五花大绑,一身要穴更被封印,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就跟一个普通人似的,哪里还能反抗得了?

    白月蓉不为所动,继续道:“暂且不论你的家族中是否有十位灵阶,即便是有,我白帝城如今也不能放你离去。”

    这个黑衣人的心性狭隘,睚眦必报,从他要对唐风的手段和态度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若是这个时候放他离去,他如何能放过已经跟他有了过节的白帝城?更何况,白帝秘境的秘密必定会暴露出去,到那时候就悔之晚矣。

    “小懒是我唯一的妹妹,唐风是我的妹夫,虽不是白帝城之人,却也算得上我半个亲人,岂是你这等小人能够轻辱的?”白月蓉脸上涌起了一丝怒火,沉声说道。

    “你……你疯了。”黑衣人脸色已经苍白无比,张大着嘴巴呼吸着,却依然感觉胸口憋闷,他虽然是个天阶,可现在不能动用罡气,顶多也就撑个一炷香时间恐怕就得窒息而死。

    黑衣人心头恐慌至极,不停地挣扎着,却那一层水幕贴着他的皮肤,将他包裹的严严实实,再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此刻他也不禁疑惑起来,难道自己的猛药下的过份了?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这些是天阶高手。

    不过现在再怎么想也是无用,这个女人已经动了杀心,只怕今日便是自己的死期了。

    痛苦的喘息声和求饶声,瞬间从这个黑衣人的嘴中蹦了出来,死到临头,他却再没有刚才那种面对几十个天阶面不改色的傲骨和气魄了,当知道自己的底牌无用之后,这个人便象是被扒光了刺的刺猬一般,只剩下凄凉和软弱。

    大堂之中,所有人的脸色都激昂万分,白月蓉这一次的做法无疑深得众人之心,若是她迫于压力放此人离去的话,那众人肯定会失望。

    不过想想也是,白月蓉又不是被吓大的,身为白帝城城主,又怎么会被别人三言两句恐吓到?

    黑衣人的喘息犹如铁匠铺里残破的风箱之声,听着烦人,白月蓉眉头一皱,素手一抓,只听噗地一声,黑衣人体内一声炸响,随即痉挛几下,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动静了。

    “好!”一个天阶高手沉声喊了出来,接二连三的叫好之声瞬间响起。

    白月蓉转过身去,仪态从容地走回自己的位置上,缓缓坐下。

    唐风扭头看了白小懒一眼,两人相视而笑。

    唐风知道,经过这次寒家的叛乱,白月蓉应该算是彻底地成长了起来,拥有上位者该有的气魄和决断。

    蹲下身去,伸手在黑衣人的脑袋上一抹,将他的阴魂凝练出来,唐风需要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那所谓的十位灵阶又是否属实!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