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三十五章 雷走的嚣张?

第五百三十五章 雷走的嚣张?2017-11-10 16:29:18Ctrl+D 收藏本站

    听这声音来处,喊话之人恐怕还远在十数里之外,这份深邃的功力,直让人叹为观止。而且即便唐风如今已经是天阶高手,也依然感觉自己的耳膜嗡嗡直响,那句话最后一个“死”字,更是不停地在耳畔边回荡,至于白小懒屋内的那两尊门神,更是惨呼一声,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唐风和白小懒两人眉头一凝,赶紧窜了过去试了试她们的鼻息,发现她们只是受了点轻伤,昏迷过去而已,不由放下心来。

    “这就是灵阶!”唐风抬头看着白小懒,两人的眼身都划过一丝骇然。

    单凭一句话,竟然就能做到这种程度,这是任何一个天阶高手都没有的本事。

    当话音落下之后,唐风敏锐地察觉到白帝城内响起了衣袂猎猎的动静,想来是那些已经准备妥当的天阶高手们前去迎战了。

    “走。”唐风拉着白小懒,也不怠慢,窜到屋外,展开身法,携手朝那边飞去。

    不大片刻功夫,唐风的眼前便出现了白月蓉等人的身影,白月蓉一袭白衣,片尘不染,身躯虽然纤弱,可却稳稳地站在那里,任凭对面气势压顶,怒火冲天,秀眉也不皱上一分,自有英姿飒爽的豪气。

    而在她的身后几尺处,是阳春等三位内城主,以及白帝城内实力到了天阶上品境界的长老们,再往后,却是那些天阶中品,天阶下品境界的人,犹如一字长蛇,摆开了大阵。

    整个白帝城的天阶高手,已经全数聚于此地,没有一个落下,他们的表情凝重,虽然每个人都知道这即将到来的一战是生死之战,稍微不小心就可能身消神亡,可却依然没有人胆怯。

    白月蓉身为一个女子都能站在那里,他们男儿之身,又如何能退后?退后就等于失败,失望就等于死亡,白帝城近万族人后辈都需要他们来守护,这份责任足以用性命来搏。

    唐风和白小懒两人携手前来的时候,白月蓉扭头看了他们一眼,面上露出微笑地点了点头,随即目光放在白小懒身上,低声道:“小懒你变漂亮了。”

    白小懒笑了笑,走到姐姐身旁,拉起了她的手,只感觉她的手心里一片湿漉漉的汗水。知道她表面上即便再冷静,心头也是很紧张的,毕竟她是白帝城城主,如果今朝白帝城毁于一旦,她恐怕即便是死也难辞其咎。

    “牛兄呢?”唐风扭头看了看去,居然没看到雷走的身影,不禁疑惑地开口问了一声。

    白月蓉摇了摇头:“没有看到,自昨天到现在,我们这些人基本全在闭关恢复自身实力,直到刚才传出喊声才前来此处,倒是真没发现那位前辈的身影。”

    唐风不禁皱了皱眉头,心想不对啊,雷走这人憨厚老实,不可能未战先怯独自逃跑的,更何况他是灵阶,到时候就算白帝城不敌钟家来人,他再跑也不晚,难不成碰到什么事了?

    可又有什么事能耽搁到他呢?

    正思索的时候,耳边却突然传来了白月蓉的传音:“唐风,今日之战不可大意,若是见机不对,你可带着小懒先行离去,日后小懒便要靠你照顾了。我白家人丁单薄,到了我这一代,只有我们姐妹两人,我不希望自己唯一的妹妹出现任何意外。”

    唐风听了心头恻然,知道白月蓉心中已抱死志,抬头看去,只见她依然静静地站在那里,面向前方,瘦弱的身影却仿佛一座雄伟大山,替白帝城挡着风风雨雨。

    她的年纪并不大,顶多也就三十多岁而已,可如今,那原本应该满头乌黑的秀发中,却已经出现了一两根白发,犹如雪地里一抹油污,是那么的刺眼。

    这个女人,花样年华之时为情所伤,之后又为白帝城操劳了十几年,无怨无悔,现在白帝城面临生死难关,更是率众而出,巾帼不让须眉,可敬可泣。

    “城主大可放心,我定会照顾好懒姐的,而且如今敌人行踪未明,白帝城士气正旺,未必就会输了今天这一阵。”唐风出言安慰道。

    “我也希望如此。”白月蓉轻微地点了点头。

    说话间,天际边便出现了一群黑点,虽然还看不透彻,可这群黑点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个,白帝城众人一见此情,不由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些人若全是灵阶的话,那白帝城众人也不用打了,只管洗干净脖子,让人砍杀好了。

    那群黑点的速度很快,只不过几息时间,便已经冲到了白月蓉前方三十丈之外,落了下来,遥遥与白月蓉等人对峙着。

    为首的两人是两个老者,一胖一瘦,正是钟家钟山钟影两人,两股强横的灵阶气势不见丝毫收敛,直朝白帝城众人压了过来,欲要先未战,怯人胆,白帝城一群天阶自然不甘示弱,运转功法,释放出自己的威压,汇聚成一片,朝钟家来人那边反扑过去。

    整个天地的空间都仿佛扭曲了起来,偌大一片范围内,大地嗡鸣,灵气紊乱,所有气势的交集点都集中在两方人马的中间位置,谁也突破不了谁的防线,一时间竟然僵持了下来。

    但是只要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白帝城这边是处于劣势的。毕竟人家来了十几个人,只有两位灵阶释放出威压,剩下的那些人只是站在后面观看,而白帝城这边却是倾巢出动,没有一个人留有余力,即便如此也只能堪堪抵挡住两人的联手压力。若是别人身后的人再加入其中的话,白帝城众人肯定接不下来。

    正僵持的时候,又有一股蛮横狂暴的气势,突然从白帝城众人身后冒了出来,猛地朝钟家来人那边扑去,这一股蛮横气势的加入,陡然间打破了原本的僵持,钟家两位灵阶脸色一变,视线越过白帝城众人朝后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个身材魁梧,身穿一件花裤衩,裸着上身的男人,抗着一把巨剑从那边窜了过来。

    这人不是雷走又是谁?只不过原本那条属于唐风的裤子已经不见了,换了身新衣服而已。这新裤衩颜色艳丽,五颜六色,穿在雷走身上让壮硕的他平添一份放荡不羁的风采。

    一边朝这边窜着,雷走一边大声嚷嚷着:“总算是找到你们了。”

    有了雷走的加入,钟家来人再不敢放肆,连忙收回自身气势,白帝城众人也是见好就收,平息了一下心头翻滚的气血。

    雷走三步两步就走到了唐风身边,一脸庆幸:“风老弟,又见面了。”

    唐风望着他,沉默片刻,沉吟道:“牛兄你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如果不是这样,那雷走刚才怎么一直没出现?恐怕也正是众人发出的气势给他指引了方向。

    雷走脸色一讪,嗫嚅道:“怎么会……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俺老牛不会迷路的,只是不太熟悉这里而已,这鸟地方一会热一会冷的……冷的那地方更是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害俺在那里晃了半天。”

    那冷的地方可是冬城,如今寒家人全部被驱逐出了白帝城,能在那里发现人影才是怪事。

    “来了就好,等会可要跟人掐架了,牛兄你得负责牵制一个。”唐风指着钟山钟影两人悄声对雷走道。

    雷走这个大嘴巴,丝毫不知道收敛,嚷嚷道:“看俺老牛等会打的他妈妈都认不出来。”

    这句话一出口,钟山钟影两人的脸色就变了,灵阶高手自有灵阶高手的威严和风范,哪里会当着别人的面说出这种辱人脸面的话来。

    瘦子钟山的神色更加阴沉许多,胖子钟影却是笑眯眯的,不过那笑容中杀机涌动,显然也很是恼怒雷走的大话。

    “这位兄台好大的口气。”钟山冷哼一声,“也不怕闪了舌头。”

    雷走被他说的一愣,扭头看看四周,一脸真挚地望着唐风道:“他在跟我说话么?”

    钟山本就难看的脸色更难看许多,想他乃是灵阶高手,身份尊贵,地位崇高,平日里别人想跟他说话都攀不上,可现在倒好,那个魁梧男人竟然不把自己当回事,自己跟他说话他还去问别人,还故意摆出一脸诚恳无辜的表情,这不是故意打脸么?纵然他也是灵阶高手,也为免太过嚣张了。

    唐风却是知道雷走并不是嚣张,而是与人接触太少,听不懂别人话里的机锋而已,你跟他说什么风大闪了舌头之类的话,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当下也是苦笑地点头道:“恩,他是在跟你说话。”

    雷走恍然大悟,扭头看着钟山,一脸正色道:“俺老牛舌头结实的很,倒是不怕被闪着。”

    钟山深吸一口气,平息下心头的怒火,阴沉着脸色问道:“阁下这是把自己当白痴,还是把老夫当白痴?”

    雷走又扭头望着唐风,无辜道:“这人有些神经病,俺跟他说话,他居然说自己是白痴,当真好笑,哈哈哈!”

    雷走的笑声犹如闷雷一般滚滚而过,响彻天际。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