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四十章 欺我唐家无大人么?

第五百四十章 欺我唐家无大人么?2017-11-10 16:29:24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顺着这个方向看去,只见一男一女漫步从那边走来,两人只是伸手一抓,便将冰凰和蛟龙抓在手上,随即虚影崩散,出现了一柄幽蓝长剑和赤红长枪,被这两人拿在手上。

    那男人身穿一件青色长袍,身材欣长,气度沉稳,星眸剑眉,眼角处一丝皱纹显露出一丝沧桑之意,更添一份吸引力,他的身材并不算太过高大,但是那杆赤红长枪在手,却给人一种他便是天的错觉。

    而这男人身边的女人,则是一副妇人打扮,身着一件白色长裙,一头雪白银发披肩,直垂堪堪一握的腰际,美艳至极,冰冷的俏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被压抑的怒意,无情的岁月没有在她的容颜下刻下任何痕迹,反倒让她生出一种成熟的美感。

    她的目光扫过唐风,眼中划过一丝担忧和愧疚,对唐风微微笑了一笑。

    看到她的笑容之后,唐风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他刚才还在猜测,到底是什么人来到这里救下自己和白月蓉,却没想到来人竟然是叶姑姑。

    目光掠过叶已枯,唐风的视线透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身上,巧合的是,那个男人一边朝这边走着,一双眼睛也在注视着他。

    两人双目相接,彼此心头都涌起有些难以言喻的感觉,因为两人在双方的脸庞和身影上,全都窥探到了自己的一丝影子。这种感觉对一个男人来说,很有点别扭和抗拒,尤其是在此之前,两人从未谋面。

    那个男人愣了一下,对唐风挤出一丝笑容,仪态虽依然从容,可唐风却把握到这一丝笑容中隐藏的无奈和愧疚。

    随即,他便收回了目光,将赤红长枪抗于肩膀上,步伐轻缓,一边走一边道:“十几年不见,钟山长老越发能耐了。当我唐家无大人么?欺负一个孩子和女人算什么本事,这是灵阶高手应该做的事情?”

    听了这句话,唐风心头突然涌出一种酸楚的感觉来,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就好像一身的血液在涌动。

    反倒是白月蓉,怔怔地看着朝这边走来的那个男人,眼圈一红,险些落了泪,虽然被她强忍了下来,可那副娇躯却是轻微地颤抖了起来,轻咬着嘴唇,迫使自己别过脑袋,不再看他。

    场中一群人原本全都在注视着叶已枯和这个男人,两位灵阶突然登场,让局势变得扑朔迷离,没有哪个人敢轻举妄动。

    但是这个男人一番话说出口之后,钟家那一群天阶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事到如今他们若还不知道这两位灵阶是白帝城的帮手的话,那他们已经可以自杀了,而白帝城众人,却是松了一口气,阳春更是哈哈大笑着,望着来人。

    “雪女叶已枯,神兵水寒剑!”白帝城中顿时有人认出了雪女的身份,只是众人却怎么也想不明白,雪女怎么会来帮白帝城,而且她身边的男人又是谁?

    “春城主,这男人是谁?”有人看阳春发笑,知道他肯定了解一些东西,不禁开口问道。

    阳春看了一眼神态落寞的白月蓉,叹息一声,摇头不答。

    但是众人都是老江湖,虽然阳春没有回答,可他这一眼望得却是大有深意,更何况白月蓉此刻的神态落入众人眼中,再加上这男人刚才一番话,众人哪里还猜不出这男人的身份?

    此人恐怕就是当年伤了白月蓉少女之心的那个男人……唐顶天了!也只有这个解释才合情合理。

    只是,照现在这样的情况推算下去,唐顶天说钟山欺负他唐家无大人,而唐风正是被欺负的对象,那么唐风难道是唐顶天的儿子?儿子被欺负,老子自然要出头。

    但是,十几年前白月蓉和唐顶天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恩怨,现在唐风和白小懒又情投意合,白小懒和白月蓉是姐妹,唐顶天和唐风是父子,这……一群白帝城高手只觉得这关系错综复杂,剪不清,理还乱,想得头都大了。而且,雪女叶已枯又和唐顶天如此亲密,难不成……雪女是唐风的老娘?

    这大胆的猜测吓了白帝城众人一大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唐风背后的势力可是庞大无比,根本不是白帝城能够相提并论的,单单这两个灵阶高手就足以威慑到很多人了。这年轻人不声不响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来头?想起寒家日前居然和唐风为敌,实在是有些可笑滑稽,自不量力,也难怪寒家大长老竟然被唐风击杀,有这样的父母,能培养出他这样的实力自然不是难事。

    只是众人在这一点上却是猜错了,唐风一身实力跟叶已枯和唐顶天没有丝毫关系,完全是自己打拼来的。

    白帝城一群人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钟山却被唐顶天这一番话说的面红耳赤,虽说这次钟家不算师出无名,毕竟钟家后人是死在白帝城内,他们带人前来报仇也是正常的。可是以一个灵阶高手的身份,欺负这一群天阶,确实有些掉了身份。

    更让钟山难堪的是,自己还没欺负成,除了最开始趁人不注意杀死一个天阶之外,再没有杀过任何一人了,尤其是那个天阶下品的年轻人,一直活蹦乱跳到现在。

    这让他怎么不难堪,怎么不窘迫?钟山只感觉自己仿佛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老脸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不过好歹也是灵阶,深吸一口气,平稳下心头的愤怒之后,钟山凝神望着来人,迟疑道:“你是……”

    随即脸色一变,恍然大悟道:“唐顶天?”

    唐顶天将手上长枪往地面一杵,也不见他用什么力气,地面却是微微一颤,一圈肉眼可见的灵气涟漪朝四周扩散开去。

    “泣血神枪!”钟山望着那杆赤红如血的长枪,点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能幻化蛟龙,原来你已经降服这杆神兵了。”

    唐顶天傲然道:“不错,早在十几年前,泣血便已经认我为主,说起来,这也得拜钟家所赐,若不是你们逼我遁入俗世,唐某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长起来,更不可能与泣血产生联系。”

    钟山眼中划过一丝怨恨之色,但是他也知道现在神兵已经认主,纵然这个时候再抢回来也无济于事了,而且当年只不过是个天阶的唐顶天,如今竟然已经成长到了灵阶,这成长的速度委实太快了一些,就算现在功力稍微不如他钟山,可一杆神兵在手,未必就打不过他。

    果真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钟山心头暗恨不已。

    十几年前,钟山所居的灵脉之地中,神兵出世,被一个中等家族唐家得到,之后不知道怎么走漏了消息,钟家眼红神兵,便派人抢夺。唐家虽然势力不小,可也不是钟家的对手,无奈之下,只能让唐顶天带着泣血离开了那片灵脉之地,进入外面的世界躲避。

    之后钟家和唐家一番大战,唐风损失惨重,但是钟家也没能好过,毕竟唐家不是随便可以捏的软柿子,家族中同样也有两三位灵阶,真要拼起来,钟家也承受不起,再加上神兵泣血失踪,两方这才罢手,只不过恩怨却一直持续了下来。

    唐风在一旁听了这些话,心头一动,不禁想起在黑衣人钟鸣记忆中窥探到的信息,只是出人意料的是,那处灵脉之地中居住的唐家,竟然跟自己也有一些关系,这可真是巧合至极。

    想了想,唐风也有些苦笑不已。

    前几天雷走那柄天雷神木剑示警,导致唐风以为钟家带了两柄神兵过来找麻烦,却没想到这两柄神兵不是钟家的,而是雪女叶已枯手上的水寒剑和唐顶天的泣血神枪,现在局势陡转,原本占据天大上风的钟家现在处于下风,当真是世事无常,造化弄人,估计钟山钟影二人郁闷的都快吐血了。

    世间神兵数量稀少,而现在在白帝城内,就汇聚了三柄,而且这三柄神兵的主人,全是钟家的对手,他们怎么会不郁闷?

    “就算泣血已经被你降服,你又待如何?”钟山将嫉妒藏于心底,凛然不惧,“难不成你以为凭借一杆神兵,就能取了老夫性命不成?”

    唐顶天淡淡道:“事在人为,不试上一试又如何知晓?”

    钟山道:“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莫要忘了,你唐家如今面对我钟家还处于劣势,若是激怒老夫,拼着钟家受损,老夫也要灭你唐家满门!”

    “钟山长老何必心虚?”唐顶天傲然一笑,“我唐家本就和钟家有不共戴天之仇,说这些话又有什么意思?”

    “你这是铁了心要与我一战了?”钟山脸色阴沉。

    “不。”唐顶天摇了摇头,“是我夫妻二人联手杀你。”

    雪女叶已枯一摆水寒剑,冷声道:“夫君,莫要再和他废话,直接动手便是。”

    说完之后又叮嘱唐风一声道:“风儿你离远些,看姑姑教训这不知羞耻的老匹夫为你出气!”

    “好。”唐风听了赶紧点头,三位灵阶大战,根本不是他能够插手其中的,更何况他被钟山一拳打中,到现在还没缓过气来,自然是要避开。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