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四十三章 打情骂俏请找个房间

第五百四十三章 打情骂俏请找个房间2017-11-10 16:29:28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两个笑什么呢?”雪女看看唐顶天又看看唐风,一头雾水。

    “没什么。”唐顶天缓缓地摇了摇头,唐风也不作答,只是笑而不语。

    但是两人都知道,两人笑的是亲密无间的配合,唐顶天的一个眼神,唯独只有唐风看懂了,若不是这样,今日恐怕还不能让钟山受创如斯。

    一时间,无论是唐风还是唐顶天,心头都涌出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觉,这种不需要言语,只是一个眼神就能传递心头所想的联系,是身体内流淌的血液的共鸣!

    “我去看看懒姐。”唐风说了一声之后便朝懒姐那边跑了过去,因为懒姐此刻正满是担忧地望着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受什么伤势。

    唐顶天嘴巴蠕动了一下,欲言又止,盯着唐风的背影,沉默片刻才低声道:“他很象我。”

    “他是你儿子,不象你象谁?”雪女叹息一声,幽幽道:“如今……却又如何与他说呢?”

    “他已经知道了。”唐顶天苦笑一声,“他看着我的眼神告诉我,他心里明白的很,这事不需要点破,顺其自然吧。哎,快十八年了,倒是苦了他了。不过他很懂事,纵然我们十几年没有管他,没有照顾他,他也没有丝毫怨恨,只是他现在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而已,说起来,我们亏欠他太多了。”

    雪女一只手紧握着,指尖捏的发白,嘴中也满是苦涩,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了,看着自己的孩子健康成长,成为一个已经能独当一面的男人,可是自己却不敢将事情的真相挑明,只能用姑姑这样一个不亲不远的身份来接近他,而不敢将娘亲两个字挂在嘴边。

    因为愧疚,所以不敢有所求,虽说只要这个孩子能平安,能在自己眼前活着便成,可心里总是有一些奢望,奢望他有朝一日能亲口喊出那个让人心碎的字眼。

    “风儿的事暂且不提,倒是那个女人,你又要如何处理?”叶已枯看着那边形容萧索可却依然坚定地站在那里,指挥白帝城众人收拾残局的白月蓉问道。

    “我有你便足够了。”唐顶天微微一笑,“我与她并没有什么,心无愧疚,为何不能坦然面对?”

    叶已枯轻声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夫君你对她太过残忍了一些。”

    唐顶天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唐风,两位灵阶高手一时间竟然没人搭理,过了片刻之后,倒是阳春笑容满面地走了过去,与唐顶天寒暄了一阵,解了些许尴尬。如今白帝城百废待兴,很多事情要忙碌,一时间自然是无法招待的,而且阳春也知道他们两人来这里恐怕是为了唐风,唐风不走,他们自然是不会走的,当下做主便邀请两人留下盘亘一阵。

    唐顶天和雪女欣然应允,不过他们也不能停留太多时间就要离去,毕竟钟家那边的事情还需要唐顶天回家族内通知,一别家族十八年,他也有些回乡心切。

    白帝城众人在忙碌,唐风和白小懒两人却是站在白月蓉身边,不明真相的人直以为他们是在轻声聊天而已,可唯有站在他们身边的白月蓉,一字不落地将两人的对话听入耳中,不禁又是酸楚又是想笑。

    唐风背对着唐顶天和雪女二人,开口问道:“懒姐,他还在看我不?我怎地感觉背后有针芒扎了似的。”

    白小懒的视线越过唐风身后悄悄瞅了一眼,轻笑道:“刚才一直在看呢,现在却与春城主说话去了,”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唐风不禁松了一口气。

    “你在怕什么?”白小懒嗔了他一眼,确切地知道唐风和唐顶天之间的关系的并没有几个人,而白小懒却是其中之一,因为之前白月蓉曾经告诉过她。

    “倒不是怕,就是感觉怪别扭的。”唐风沉吟道。

    “总是要见面说话的,你不可能一直这样躲着他吧?”白小懒苦口婆心道,“虽说这十几年来他有错,可想来他也有自己的苦衷,要不然哪可能这么长时间都不来找你,你这样逃避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现在就过去把事情说明,问问他们这十几年来到底都在干什么。”

    “咦。”唐风奇道,“不是说丑媳妇都怕见公婆么?怎地到了懒姐你这里却是反了过来,竟迫不及待想要过去了?”

    “找打。”白小懒佯装发怒,擂了唐风一花拳,皱眉道:“懒姐我很丑么?”

    唐风赶紧甜言蜜语:“懒姐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姿,自然是不丑的。”

    “你们两个……”白月蓉揉着自己的额头,转过身来看着他们,俏脸上满是无奈:“如果想要打情骂俏的话,就请去找个僻静的房间,莫要在我身边,你们这样,让我这个老女人情何以堪?”

    “姐姐。”白小懒一阵羞赧,走过去挽住白月蓉的胳膊一阵摇晃,小脸都红到了脖子处。

    白月蓉溺爱地抚摸着她的脸颊,转头又看着唐风道:“不过小懒说的却是正理,唐风你这样逃避也不是办法。你总归是他的儿子,父子之间,哪有化不开的结,说不出的话?”

    唐风叹息道:“男人之间的感情你们是想不明白的,这事顺其自然吧,强求不得。”

    顿了一顿,唐风望着白月蓉道:“城主,唐风冒昧,问你个事。”

    “什么事?”白月蓉狐疑地看着他。

    “你……不恨他么?”唐风斟酌片刻开口问道。

    白月蓉的神色一下暗淡了下来,白小懒瞪了唐风一眼,唐风把脑袋一缩,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等了半晌,白月蓉才道:“恨有什么用?事情都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我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任性的小姑娘了,我如今是白帝城城主,首先要考虑的自然是白帝城的未来,其他的都是其次。只要你能好好对待小懒,我便心满意足了。”

    唐风正色道:“城主请放心,这辈子我都不会让懒姐受半点苦楚。”

    白小懒一脸的幸福甜蜜,白月蓉挥了挥手:“赶紧去找个房间,把你们两人的甜言蜜语全说个干净,省的日后再来烦我,扰我清净。”

    唐风和白小懒相视一笑,不敢再说话了。

    这一场忙活整整忙了一天,战斗的残局才算勉强清理干净,这方圆几里的范围地面凹陷下好几尺,日后却是需要运土来填了,而那些被战斗毁坏掉的房屋,也是需要重建。

    唐风和唐顶天夫妇来着是客,自然是被白月蓉安排到了城中心的客房处休息,虽说唐风如今和白小懒两人的关系已经人尽皆知,可毕竟还没有成亲,并不方便住在一处,之前唐风住在白小懒那边是因为要疗伤,需要人照顾而已。

    倒是白月蓉与唐顶天之间的见面,平淡无奇,两人在十几年前虽然有些纠葛恩怨,可是十几年后再见面却就象是个陌生人一般,被刻意拉开的距离。

    唯一让唐风有些焦心的就是雷走了。

    这厮白天追着钟山钟影跑了出去,直到现在也没回来,也不知道他是追上敌人在战斗抑或是……迷路了。

    不过唐风估计后一种可能性更大一些,在白帝城内他都能迷路,更不要说出了白帝城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难办了。

    天下之大,让唐风日后如何去寻找雷走的踪影?这家伙拿着天雷神木剑,身为七阶化形灵兽,一旦被有心人看出端倪来,恐怕会惹出天大的麻烦。说句不好听的,这厮可是一身是宝,尤其是那七阶内丹,谁看到谁眼红。不过现在担心他也无济于事,他好歹是个灵阶,到了这个层次,世上能伤到他的人已经很少了,而想要杀他也有些不太现实。只期待这位牛兄能找到回白帝城的路吧。

    夜间就在客房内打坐休息,唐风不禁回想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发生的点点滴滴,从一无是处的伪娘子,成长到现在江湖上风头正盛的血魔唐风,不禁感慨一声造化弄人。

    说起来,在两年之前,唐风就已经得知自己这具身体还有一个至亲在世,那便是雪女叶已枯。

    不过等到后来碰见她的时候,她却没敢相告,而是用姑姑这个名分相认,想来,她也是愧疚和害怕,身为一个母亲,十几年来对自己的孩子不管不问,心里怎么会不愧疚,又有什么资格让别人称呼她为母亲?若是唐风再稍微叛逆一些,当面骂她都有可能,所以她害怕,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用叶姑姑的身份来照顾唐风,保护唐风。

    只是让唐风意料不到的是,自己这具身体不止有一个至亲,而是双亲皆在!也是这次来到白帝城之后,唐风才知道唐顶天这个名字,若不是白月蓉一时激动将他认错,他恐怕还是无法知晓。

    唐风不是傻子,也不是白痴,纵然别人没有跟他明说,可通过别人话里话外透露出来的意思,他也能推测出来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