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四十四章 你恨我们么?

第五百四十四章 你恨我们么?2017-11-10 16:29:29Ctrl+D 收藏本站

    思绪如潮,这几年经过的事情无比清晰地呈现在面前。

    唐风又想起来,当初自己大闹巨剑门地盘,流云宗四宗之后的一件传闻。那个时候自己将流云宗四宗折腾的死去活来,杀人如麻,也正是因为这一战,才闯下血魔的名头。

    而最后一战,唐风被万兽门前门主铁风骨一掌击中,诈死脱离。后来四宗之人虽然没找到唐风的尸骨,知道他必定还活着,可四宗为了自身颜面和声誉,当然是放出消息说唐风确实是被铁风骨打死了。

    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不到一个月时间,万兽门被人灭门,无影门雷惊声,菊花堂月孤明皆被人在宗门内击杀,唯有流云宗的司空翠活了下来,可是这个女人也同样被人一剑刺破丹田,一身修为尽费,此生再无修炼的可能。

    司空翠到底是为何人所伤暂且不提,因为她本人也没有看清来人模样,只是被剑刺伤而已。

    倒是万兽门灭门之案,以及雷惊声和月孤明之死,其中都牵扯到了一个手持长枪的男人的身影。

    这四人是参与围剿血魔唐风的首脑人物,唐风被击杀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他们便遭了殃,说这件事跟唐风没关系怎么也说不过去,当时唐风就有些猜测,不过却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想想的话,为自己出头的,不就是唐顶天么?一个男人,手持一杆赤红长枪,实力超群,除了他还能有谁?

    恐怕是唐顶天听到自己身亡的消息,一怒之下先杀到了万兽门,将万兽门整个宗门摧毁殆尽,随后从铁风骨的口中得知自己还活着的消息,这才前往菊花堂和无影门击杀了月孤明和雷惊声,若不是这样,菊花堂和无影门恐怕也要被灭门。

    灵阶高手之怒,根本不是世俗势力能够抵挡的,更何况这几个宗门内也没有天阶上品高手。

    至于那司空翠……怕是雪女叶已枯的杰作了,雪女正是用剑的人,而且对付一个女人,唐顶天也不好下手。

    这两位十几年来虽然没有管过唐风,但是也在暗中注视着他,要不然他们哪里会这么迅速地为唐风出气?

    说实话,唐风对唐顶天并不排斥,也从未责怪过他,因为现在的唐风,毕竟不是原本的唐风,虽说完全承载了之前那个人的所有记忆和感情,可骨子里,却仍然是那个唐门唐风占据着主导地位。

    倒是对叶已枯……她之前以姑姑的身份跟唐风接触了一段时间,对他关怀的无微不至,唐风自然是能感受得到的。如果说还有一丝期待的话,那叶已枯便是唐风的期待了。

    唐风不是小孩子,十八岁的少年,在这个世界上大多已经成亲生子,成为一个家庭的顶梁柱,没有任性的资格。

    或许就如白月蓉所说,他们真的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屋内的桌上,摆着好几坛美酒,地上也是摆了一排酒坛子,唐风在等待,他知道今夜唐顶天和叶已枯必定会来找自己,所有的一切,将会在今夜见分晓,也将解开自己心头的疑惑。

    窗外月色皎洁,夜凉如水,戌时三刻,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来人有两人,当先而走的步伐虽然还算沉稳,可间或却有一些错乱的感觉,应该是心里有些紧张的缘故。随后一人的步伐轻柔,更是凌乱,显然没有当先一人故作镇定的沉稳。

    脚步声行到唐风门前便停了下来,唐风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门外一重一轻的喘息声,就连其中一人的心跳也是清晰可闻。

    心头不禁苦笑了一下,心想现在该紧张的是自己才对,他们紧张个什么劲?

    等了良久,正当唐风欲起身开门请他们进来的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了雪女干涩的声音:“风儿,你睡了么?”

    “没有,请进来吧。”唐风松了一口气,赶紧答道,他们若是一直这样杵在门口,自己也有些尴尬。

    听了唐风的话,房门便被人推开了,月华撒落,雪女当先走了进来,唐顶天背负着双手跟在她后面。

    “这么晚了还在修炼么?”雪女脸上挤出一丝温和的笑容,随手将门关上开口问道。

    “不是,只是在想事情而已。”唐风站起身来,来到桌子边,隔着雪女与唐顶天的视线对在了一起,昏暗的烛光下,一道眼神沧桑,一道眼神锐气,前一道充满了愧疚和欣慰,后一道却是带了一丝询问的意味。

    雪女被夹在中间,看了看唐风,又扭头看看唐顶天,悄悄地瞪了他一眼,唐顶天这才收回目光,轻笑道:“看来风儿知道我们要来,所以连酒水都备上了。”

    雪女闻言一怔,这才发现桌子上摆了几坛美酒。

    叹息一声,雪女道:“坐吧。”

    事到如今,她也知道唐风是在等待了,等待自己给他一个说法。

    等到唐顶天和雪女坐下之后,唐风才坐在了下首。

    “风儿……”雪女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你和我们……”

    “我来说吧。”唐顶天打断了雪女的话,女人在处理这种事情的时候显得有些优柔寡断,而唐顶天却知道,对唐风这样一个坚强的男人来说,优柔寡断还不如给他痛痛快快地说明白,这样他更能接受一些。

    伸手从桌上拿过一坛酒,撕开封口,酒香顿时弥漫了出来,唐顶天将这坛酒推到唐风面前,自己又再撕开一坛封口,一手提着酒坛子,对唐风示意了一下。

    唐风捏了捏鼻子,也抱起自己的那一坛,两人同时举起,咕咚咚地往嘴中灌去,酒液入口,火辣辣的爽快,滑进喉咙之中,落进腹内,一片温热。

    雪女在一旁看的心急,本想阻止唐风这样喝酒,可这个时候却根本不是打断这父子两人增进感情的时机,咬了咬牙,自己也拿起一坛灌了起来。

    好歹是个灵阶高手,雪女叶已枯巾帼不让须眉,面不改色,虽比唐顶天和唐风晚了一些时候,可却几乎和他们同时将一坛酒喝完。

    “爽快!”唐顶天大笑一声,将空酒坛放在一旁,又拿起一个,撕开封口,再灌起来。

    唐风也是笑了一声,拿起另外一坛。

    雪女擦了擦嘴角,咬牙切齿道:“好,老娘今日就舍命陪君子,看是我先倒还是你们先倒!”

    说罢,一脸虽万千人吾往矣的豪迈,随手拿起第二坛。

    一连喝了九坛,每人三坛,干脆利落,行云流水,没有丝毫拖沓。唐风只觉得肚子里鼓胀万分,顶多还能再喝一坛,反倒是唐顶天,一脸的云淡风轻,面不改色,也不知道他肚子是什么做的,简直就象个无底洞,那酒水也不知道被他灌到哪去了。

    而雪女,一张俏脸更是红扑扑的,双眼泛着水光,越发的妩媚动人起来。

    这可是纯粹的喝酒,没有人运功将酒劲逼出体外,雪女纵然是灵阶高手,身为一个女人能如此豪放也是难得了。

    一家三口,第一次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团聚,开天劈地恐怕也独此一家,再无分号。

    唐顶天的动作缓了下来,望了一眼雪女关切道:“你少喝一点。”

    雪女伸手捂着自己滚烫的脸颊,哪还有妇人的端庄?现在剩下的恐怕只有少女一般的可爱了。听了唐顶天的话不禁点头道:“恩。”

    转过头来,唐顶天看着唐风,开口道:“今天,我们以一个男人的身份来对话。”

    唐风点头道:“好。”

    “在跟你说这些事之前,我且问你一句话。”唐顶天的脸色严肃至极,低沉着声音道:“你恨我们么?如实回答便好。”

    唐风仔细地想了想,皱眉道:“可能……会有一点,不过现在已经没了,因为你们已经站在了我面前。”

    唐顶天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口上道:“好,好!恨我们便好!哪怕只是一点点,只要心头有恨就行。换做是我被别人生下来就抛弃十七八年,恐怕也会将对方恨上,因为心头有期待,才会恨,若是没有期待的话,还恨什么?你恨我们,就说明你在乎我们,希望看到我们。如果你没有这个想法,那我们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唐风一愣,不禁苦笑一声,没想到只是一句话,便能让他生出这么大的感慨来。

    “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包括为什么我们这十几年来对你不管不问。”唐顶天呼出一口气,看得出来,他着实是放下了心头一块巨石,听了唐风的回答之后,他便明白,自己这个孩子比任何人都要懂事许多。

    唐顶天还没来得及说,雪女已经泪珠满眼,轻声抽噎了起来,伸手握住唐风的手道:“风儿,是我们对不起你,你不要怪他,要怪就怪我,你生下来的时候他还在昏迷之中,直到几年之后方才醒来,是我把还在襁褓之中的你送到天秀的。”

    唐风握紧了雪女那冰凉的手,轻轻地拍了拍,摇了摇头,安慰道:“没事了,我已经长大了。”

    唐顶天叹息一声,闷头又灌了一口酒,开口道:“叶儿,先让我把事情说完吧。”

    雪女这才收回自己的手,擦拭着不停掉落的眼珠子,静静地坐在那里,唐风也收敛心神,仔细倾听起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