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四十七章 满屋春色关不住

第五百四十七章 满屋春色关不住2017-11-10 16:29:32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点了点头,他如何不明白这一点?白天唐顶天只是一个眼神,自己便读懂了他要说的意思,这便是身体内流淌着同样血液的原因。

    将这些往事说完之后,唐顶天和叶已枯两人也明显是松了一口气,卸下心头一个大包袱。

    “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我不怪你们,你们也不要想太多。”唐风洒脱地笑了笑,反过来出言安慰道。

    但是,唐风表现的越是坚强,越是懂事,让唐顶天和叶已枯就越是愧疚,这种愧疚,一辈子都无法弥补,因为在孩子还小的时候他们没能照顾分毫,这对做父母的人来说,根本就是莫大的失职。

    唐顶天呼了一口气道:“风儿说过去,那便过去了。来,喝酒,今天不醉不归!

    说罢,又是猛灌一坛子,摇头晃脑,哈哈大笑不已,隐隐已经有了些许醉意。

    叶已枯在一旁突然开口道:“风儿,白天与我和你爹联手的那个壮汉,是个什么人?”

    “他?”唐风抱着酒坛子举在嘴边,一想起雷走,又是一阵懊恼,就不应该让这厮去追钟山钟影,到现在他也没有回来,铁定是在野外迷了路,找不到怎么回白帝城了。

    面对唐顶天和叶已枯,唐风没有隐瞒的必要,如果说在两年之前,世间只有一个林若鸢能让唐风暴露出所有秘密的话,那现在就又多了三个人,面前的两位以及白小懒。

    当下,唐风将自己进入白帝秘境内碰到雷走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之后,唐顶天和叶已枯也是愕然不已:“他竟然是灵兽化形之体?难怪那一身气势狂暴至极,实力雄厚,倒不似人类。”

    叶已枯道:“我关心的是他手上那柄木剑,如风儿所说,那这柄天雷神木剑……已经算得是一件神兵了。”

    唐顶天一愣,眉宇间划过一丝担忧,喃喃道:“我倒是忘了这事。”

    “什么事?”唐风疑惑道。

    叶已枯看了他一眼,解释道:“风儿你知道神兵谱排名之事吧?”

    见唐风点头,叶已枯又道:“自古相传,神兵十件,不多不少,若是再有神兵出世,那神兵谱上的神兵必有一件会折断!”

    唐风狐疑道:“这话谁说的?”

    叶已枯苦笑一声:“先不管是谁说的,但是这话说的却不假。古往今来,若是天下有新神兵出世的话,之前的十件神兵内确实会折断一柄,这在古往今来的岁月中已经被证实过了。前一次发生这种事是在几百年前,现在神兵谱排名第八的正阳刀出世,那个时候神兵谱排名第四的冲霄钩在一场大战中被人摧毁,炎日剑才顺位排进了第四。”

    “神兵也能被摧毁?”唐风着实吃了一惊。

    “神兵也是武器,为什么不能被摧毁。”唐顶天笑了一声。

    唐风不禁担忧起来,开口道:“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天雷神木剑的出世,会导致现在的十大神兵会有一件被毁?”

    “大概会这样。”唐顶天点了点头。

    唐风不禁担忧了起来,单是自己亲近的人当中,就有三人持有神兵,秦四娘的炎日剑,叶已枯的水寒剑,以及唐顶天的泣血枪。

    若是这三柄神兵其中之一被毁,那就说明持神兵之人参与的是一场惊世骇俗的大战,神兵都毁了,人还能活着么?

    看出唐风的担忧,唐顶天道:“不必担心,我和叶儿怎么说也是灵阶高手了,夫妻合璧,天下间也鲜有对手,更何况,我们二人的神兵若是有一件被毁,另一件肯定也不会存在。所以会遭遇这种事的大概不会是我二人。”

    叶已枯道:“倒是天秀宗内那个秦四娘,风儿你这次回去之后得让她小心一些。”

    唐风连忙点头:“风儿记得了,不过四娘此人一心相夫教子,闭门不出,倒也不会招惹什么强大的敌人。”

    但是想来想去,还是秦四娘会遭遇危险的可能性更大一些。看来得尽快动身回天秀,帮笑叔照看一下四娘了,不过笑叔跟断叔去了黛雪宫这么久,怎么说也该回来了吧,那边只要安定下来,也不需要他们留下。

    “对了风儿。”叶已枯突然满脸笑容地看着唐风,开口道:“我听闻你这次来白帝城是寻一个女孩对么?那小懒姑娘我也打听了一下,人还不错,就是年纪比你大了不少,不过这种事我们不会干涉你,随你自己喜好便是。”

    唐风挠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

    叶已枯轻笑道:“你用情专一倒是好事,可你难道忘记黛雪宫的妃小雅了么?小雅丫头对你情深义重,你可莫要伤了她的心。”

    “风儿明白,风儿明白。”唐风局促不安地点头,“只是这事我还没来得及跟懒姐说。”

    叶已枯听唐风如此回答,不禁也是松了口气,道:“你比你爹开窍许多,他就太过愚昧。”

    “这就关我什么事了?”唐顶天不禁叫冤。

    叶已枯瞪了他一眼,道:“如果一个男人不喜欢一个女子,就千万莫要在她面前展露自己的魅力,给了别人念想,却又不接纳别人,这种男人是很卑鄙无耻的。”

    唐顶天嗫嚅道:“我只对你一个好,你也不满意!”

    “我不是不满意,只是同情那个被你伤到的女人而已,将心比心,若是把我换做她的位置,肯定也会凄苦一生。”叶已枯叹息一声,扭头又看向唐风,苦口婆心道:“男子汉大丈夫就要敢作敢当,莫要优柔寡断,瞻前顾后不是男子汉所为。三妻四妾又算得了什么?那些走卒贩夫,寻常之人都能三妻四妾,我家风儿人中之龙又如何不能?”

    唐风一头冷汗直冒,万没想到自己的老娘会教自己这些东西。不过这番话说的也是在理,唐风不想什么三妻四妾,只是确实如叶已枯所说,如果自己并不愿意接纳一个女人,那就千万不要在她面前过多地展现魅力,吸引她的注意力。

    唐顶天在一旁对唐风挑了挑眉头,道:“男人魅力大了也是错啊。”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对视一下,无奈地苦笑一声,举起酒坛碰了一下,畅饮一番。

    后半夜,一家三口皆是在话些家常,说一说唐风这十几年来成长的经历,还有雪女闯入被人宗门盗宝的趣事。毕竟才刚刚团聚,谁也不想就这样分开,长夜漫漫,有酒相伴,三人共享天伦之乐,其乐融融。

    到了最后,唐风已经喝的有些不省人事了,着实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就这样伏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唐风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难受,窗外已经大亮,而且自己却是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一床被单,房间里依然充斥着浓郁的酒气,还有一丝淡淡的香味。

    这抹香味是如此熟悉,嗅入鼻孔之中,唐风便觉得心神安定,睁开眼睛,果然正看到懒姐就坐在床边不远处的一个凳子上,两只手放在膝盖上,眼神望着窗外,眉目流转,顾盼生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到动静,白小懒回过头来,展颜笑道:“阿风你醒了?”

    唐风笑了笑,对白小懒伸出一只手,白小懒站起身道:“稍等一下,我弄点热水来给你擦擦脸。”

    “过来。”唐风固执着伸着自己的手。

    白小懒叹息一声,坳不过他,只能朝他走了过去,人才走到床边,便被唐风一把拉住,随即一股大力传来,白小懒惊呼一声,整个人都跌进了唐风的怀里,被他一手揽在腰间,一手抚住了后脑。

    白小懒的"shu xiong"急速起伏着,脸蛋上浮现出一抹红晕,轻声道:“阿风你做什么?”

    唐风咧嘴笑了开来,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獠牙,阴森道:“你说呢?”

    “莫要使坏,现在还是白天……”白小懒呼吸有些不畅,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往脑门上冲了上来,见到唐风那副表情,如何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再感受到迎面扑来的炙热气息,越发地局促不安起来。

    唐风道:“白天又怎么了?关起门来,这里发生的事情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而已,难不成还有第三人知晓?”

    “可是我们还没成亲,你就这般轻薄与我,若是真的成亲了……唔……”白小懒话还没说完,香唇便被堵得严严实实。

    正道是满屋春色关不住,直把美人变少妇。

    从始至终,白小懒都没有挣扎过分毫,良久之后,她才狠狠地咬了一下唐风的嘴唇,趁着唐风吃痛之际赶紧如兔子一般跳了起来,拉开和他之间的距离,一只小手捂着胸口急速地喘了几口气,脸颊如烧,嗔怪道:“阿风你如今就知道欺负我。”

    “嘿嘿……”唐风捂着受伤的嘴唇,笑得很是得意。

    委屈了片刻,白小懒这才叹息一声,心头直叹这辈子算是遇到克星了,被小上自己很多的男人欺负,心头竟然还有些甜蜜。走到桌边端起茶壶,倒了一杯还冒着热气的茶水,端到唐风身前,扶他起来后道:“你先解解酒,我去弄些热水过来与你擦脸。”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