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五十章 靖安城乱

第五百五十章 靖安城乱2017-11-10 16:29:36Ctrl+D 收藏本站

    马车一路朝南驶去,不到一日功夫,便已经出了白帝城雪山覆盖的范围,沿路留下深深的痕迹,这一路走来,唐风也不停地放出神识四周感应,想找找雷走的痕迹,以他如今天阶下品的底子,再加上天人合一的境界,神识如果全力扩散出去,足以笼罩方圆几十里的风吹草动。但即便是这样,也依然没有寻找到雷走的踪迹。

    几日下来,唐风也不得不放弃了,反正雷走一个灵阶高手,在外面这个世界倒也不会吃亏。唐风唯一担心的是,他会把陌生人给吓到。毕竟谁没事会穿着五颜六色的大裤衩到处乱跑?而且他的天雷神木剑也有些骇人。

    这几日白小懒忧伤的心情也渐渐好转,再加上唐风有意开解她,所以情绪倒也恢复了过来,与唐风两人有说有笑,赶车的白家下人也是个老江湖,实力虽然不高,可常年来走南闯北的,见识不少。

    唐风时不时地会跑到车辕上与他同坐,一起畅饮一番,听听一些他见识到的奇闻异事,不知不觉间,马车已经驶入了靖安城,距离天秀只有十里路了。

    此时,自三人离开白帝城已经过了有一个月之久,也多亏了白帝城的马匹脚力不凡,否则无论如何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走到这里。

    离天秀越近,唐风越是有些坐立不安,因为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懒姐说妃小雅的事情。

    不是不敢,而是有些难以启齿,毕竟这事自己干的实在有些不地道。之前还可以拖一拖,反正没有到家,但是等到了天秀宗之后,难道还能一直隐瞒下去么?这样对妃小雅也不太公平。

    正为难间,唐风却突然响起老娘叶已枯在临行前一夜跟自己说过的话:男子汉大丈夫,自要敢作敢当,瞻前顾后优柔寡断从来不是男子汉所为。

    一时间,唐风实在有些惭愧!

    自己把事情都做下了,现在居然还不敢坦白,实在有失男人风范。

    当下,唐风正了正脸色,一脸慷慨赴死的表情,眼睛望着窗外,两只手指局促不安地揪着自己下巴上一根胡子,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道:“懒姐,我跟你说个事呗。”

    白小懒正在欣赏路边的热闹和风景,听了唐风这话之后,不禁扭头过来看了他一眼,见他表情奇怪,疑惑道:“什么事?”

    “可是说了我又怕你海扁我一顿。”唐风继续跟自己的胡子奋斗。

    白小懒失笑道:“懒姐我又不是什么母夜叉,哪里会海扁你?阿风你我已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妨明说,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责怪于你的。”

    “真的?”唐风转过头来,低眉顺眼,双手放在膝盖上,中规中距地坐着。

    “自然是真的。”白小懒严肃地点了点头。

    唐风表情艰难,正欲开口招认,白小懒却眼珠子一转,轻笑道:“你要跟我说的事,莫不是关于黛雪宫那位新宫主吧?”

    唐风虎躯一震,再震,三震,震了一阵之后,脸色越发地惭愧许多,唉声叹气道:“看来懒姐你早就有所猜想了。”

    当时在白帝城的时候,白小懒就在唐风面前提到过妃小雅的名字,可被唐风给带过去了,现在想想,自己与她虽然两年没见,可不代表她对自己的事情一无所知。

    “你脸色这般纠缠,显然是难以启齿之事,而在你我之间,能让你有如此表情的,恐怕也只有这件事了,我哪里会猜不到?”白小懒捂嘴轻笑。

    “懒姐你不生气么?”唐风问道。

    白小懒望着他的眼睛,柔声道:“你看我象生气的样子么?”

    “女人心,海底针,说不好。”

    “傻瓜。”白小懒将脑袋伏于唐风胸前,轻声道:“能与你相伴一生,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但是懒姐比你大很多岁,也会比你先老去,到那时候,我一个黄脸婆婆哪还好意思面对你。你现在能找一些与你年纪相仿的女子,也算是去了我心头一桩心事,两年之前我就跟你说过这些话了,难道你忘记了么?”

    唐风无言以对,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竟然有些哽咽。

    正感动间,腰间一块肉却被白小懒狠狠地拧了一把,而且那力道还越来越重,甚至还有一些电系能量入体,传来劈里啪啦的炸响,唐风一脸的云淡风轻,低头望着自己怀里的玉人,道:“懒姐你越发地迷人了。”

    白小懒抬起头来,望着他狡黠地笑了笑,柔声道:“把手拿过来。”

    唐风闻言,把手递到她的面前,白小懒直勾勾地看着他,眼角含笑,轻启玉唇,露出一口白亮的牙齿,然后……咬在了唐风的手指上。

    唐风又道:“你这样子很挑逗人。”

    白小懒轻哼一声,赶紧伸手抓住了唐风欲要使坏的大手,松开自己的牙齿,跳坐到另一侧,与他拉开了距离。

    “懒姐你果然是在生气吧?”唐风愁眉苦脸地问道。

    白小懒拿出一方丝巾,姿态优雅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浅笑嫣然:“你说呢。”

    唐风把身子一摊,形成个大字状,大义凛然道:“如今事情做都做了,你若是真的生气,要杀要剐看着办吧,我唐风绝不皱一下眉头。”

    白小懒苦笑道:“我生气是因为你不信任我,这么长时间不告诉我,难道不是因为你心里害怕么?”

    一语戳中要害,唐风就因为害怕她生气才不敢告诉她,却不料做的更错了许多。

    听此一言,唐风赶紧嬉皮笑脸地坐了起来,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往前驶去的马车却突然听了下来,那白家下人低声开口道:“唐少侠,少城主,这城内人来人往,马车怕是驶不过去了,好在此地距离天秀仅有十里,两位能否下来步行?”

    虽说这白家下人只需要振臂一呼:“我乃白帝城来人!”城内的人群自然就会分出一条道来,可白帝城的人从来不会仗势欺人,恃强凌弱。所以即便只是个白家下人,也敢让唐风和白小懒下车步行。

    “恩?”唐风听了这话不禁疑惑万分,掀开车帘往外一看,却见靖安城内此时竟然多了无数修炼之人,一个个手持武器,来去匆匆,大队大队的人马邀前喝后,好不热闹。一些在路边摆摊的摊贩避之不及,也有许多被这些修炼之人冲撞倒地,那些摊贩上的货物也是散落下来,被踩烂在地。

    而那些修炼之人,却是丝毫不理会摊贩主人的哭喊,竟就此扬长而去。更有甚者,唐风居然看到一个修炼之人正在对一个普通的走卒暴打不已。

    唐风心头恼怒,随手一翻,一柄飞刀便已经射了出去,直接洞穿那修炼之人高高举起的手掌。

    一声惨叫传来,鲜血飞溅,这施暴之人猛地回头,怒喝一声:“是谁,哪个王八蛋敢偷袭本大爷?”

    话虽然喊的凶狠,可却明显有些色厉内荏的模样,因为他也知道,能这样悄无声息地偷袭自己之人,实力必定比自己要高出许多,不过他却有几个同门师兄弟在一旁,自然不能表现的太过懦弱。

    这人与同行的几个师兄弟左右看了一圈,却并没发现可疑之人,只能咬牙切齿丢下几句狠话,悻悻离去,而那被暴打的走卒,早就趁机跑掉了。

    唐风与白小懒跳下马车,左右看了一圈,不禁更迷茫了。

    “奇怪,靖安城怎么多了这么多人,难道天秀出了什么事?”唐风眉头紧皱,有些不太美妙的预感。

    街道上的行人,大多数都是一些外来的修炼之人,反倒是靖安城本土的居民,有很多已经闭门不出,而且这来人为免太多了一些吧?更何况,那些人前行的方向,分明都是急急朝天秀宗赶去的,明显是天秀在这段时间出了什么大事。

    自己离开天秀才两三个月而已,能出什么大事?

    不过再怎么想也是没用,看来得先回天秀看看了,一想到这里,唐风便有些急切。

    “花伯,你先回白帝城吧,告诉姐姐我们已经平安到达了。”白小懒对那白家下人叮嘱一声道。

    “好的。”那白家下人应了一声,便驱动马车离去了。

    站在街道之中,唐风拉着白小懒正要赶往天秀,却不料背后突然飞奔过来几匹骏马,马蹄飞扬,速度极快,马匹上坐着几个身穿黄色衣衫的男人,其中一人一边策马一边高声喊道:“让开让开!”

    街道上一阵鸡飞狗跳,不少修炼之人原本心头恼怒,正要出言骂上几句,可看到马匹上人的穿衣之后,立马闭嘴不言,赶紧乖乖地躲到一旁。

    唐风和白小懒两人也是朝侧旁闪去,不想与人发生什么纠纷。

    那几匹骏马从身前急速驰过,唐风分明听到领先一人口中轻咦了一声,抬头看去的时候,正见到他的目光盯在白小懒身上。

    下一刻,那人突然勒住了马缰,身下坐骑前蹄扬起,一阵嘶鸣,他身后跟着的几个人竟然也在瞬间做出了反应,齐齐勒住自己的马匹。

    紧接着,领头之人调转方向,驱使马匹行至唐风和白小懒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两人,口中问道:“两位是哪个宗门的弟子?”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