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五十三章 栽赃嫁祸

第五百五十三章 栽赃嫁祸2017-11-10 16:29:39Ctrl+D 收藏本站

    黄天道目光微微一沉,看了看妃小雅身边站着的两人,实在有些难以抉择,别人恐怕还不知道这两个男人有多强大,但是黄天道却隐隐从这两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是前所未有的,仿佛自己一旦和他们动手,就必死无疑一般。

    天秀宗到底哪来的两个男人?黄天道怎么也想不明白。

    还有这个坐在太师椅上的女子,自己竟然也看不透她的实力,想来也不是个庸手。区区天秀,实力最强的人,不过只有天阶中品而已,这一点,黄天道早就已经打探清楚了,可现在面前这三个人又是怎么回事?

    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天秀的背景,黄天道也没想起这个宗门有什么强大的靠山,不由心神镇定了许多。

    黄道门虽然举得是替天行道的大旗,可他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平白无故去招惹比自己强太多的敌人。面前这三人纵然棘手,可在场这么多宗门,真要硬打,黄天道倒也不怕。

    心念此处,黄天道朗声道:“姑娘如此说,是不是意味着天秀宗要包庇血魔到底,置天下大义于不顾了?”

    “什么狗屁大义,最讨厌你们这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了,要打便打,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妃小雅及其不耐烦地叱喝了一句。

    黄天道面不改色,依然一派浩然正气的风范,问道:“敢问姑娘在天秀内是何职位,刚才的话是否能代表天秀宗的立场?”

    宫主大人正欲开口,天秀内却传来了一个淡淡的声音:“她能!”

    紧接着,从天秀内走出五个女子,当先一人,正是天秀宗宗主白素衣,她身旁的几位,却是林若鸢和其他三位长老。

    “白宗主,久违了。”黄天道望着白素衣遥遥地打了个招呼。

    “黄门主。”白素衣面色平静,丝毫不准备和他寒暄,直接奔着主题去了:“敢问黄门主,我家风儿到底做错何事,却要劳烦各位千里迢迢赶到天秀来缉拿他。”

    黄天道呵呵一笑,道:“白宗主莫要说的轻巧,血魔唐风之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死在他手上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年纪轻轻就如此心狠手辣,灭人宗门,毁人根基,杀人子孙后代,这样的事难道还不是恶事么?他如今羽翼未丰便敢如此行事,等到他日成长起来,李唐帝国内还有安宁日子么?所以我等聚于此地,就是想将这等嗜杀之人扼杀于摇篮之中。”

    白素衣冷哼一声:“灭人宗门,毁人根基?这话从何说起?巨剑门一刀门,欺我辱我天秀,若不是风儿力挽狂澜,如今我天秀早就不复存在,那个时候怎么不见你黄天道带人来替天行道,伸张正义?巨剑门一刀门被灭门,纯粹是咎由自取,难道黄门主这次来是为这两个宗门讨回公道?”

    “自然不是。”黄天道赶紧否认,这两个宗门与天秀的恩怨世人皆知,被灭掉也怪他们自己不争气。

    “那黄门主又是行哪门子道,替谁伸张正义?”白素衣冷声叱喝道。

    黄天道道:“血魔在巨剑门方圆千里内屠杀流云宗,无影门,菊花堂三宗弟子,这事却是不假吧?血魔与这三宗到底有何冤仇,却要如此凶残?如今这三宗也有人来,白宗主大可当面对质。”

    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三宗来人的方向,说来也奇怪,这三个宗门的势力不算小,但是这次来的人却少的出奇,是每个势力中来人最少的三个了,大概每家只有一两百人而已,而且带头的更是只有地阶上品境界。

    见众人目光投过来,流云宗的那个代表不禁干咳一声,低声道:“那次的事情怪不得唐风,是我流云宗有错在先。”

    一语出,举座皆惊,黄天道更是一脸呆滞,差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实在有些弄不明白,流云宗被唐风祸害的那么惨,分宗被人灭了,弟子被杀无数,到了现在怎么还帮唐风说起好话来了?

    黄天道眉头紧皱,深深地看了那人一眼,又将目光转向无影门的代表,无影门的代表在烈日之下犹如老僧入定,鼻观心心观口,一动不动,眼皮都没睁一下。

    黄天道的眉头拧成了川字,绕是他心性不错,如今也闹不懂到底怎么回事了,不得不将目光投向菊花堂的代表。

    菊花堂那个代表显然没怎么经历过大场面,不由有些紧张,额头上都是汗水,嗫嚅道:“确实是我菊花堂咎由自取,不怪别人。”

    数千上万人沉默片刻之后,一阵哗然。这句话说的比流云宗刚才那话还要直接,竟然直接示弱了,一时间,无数人对着菊花堂众人唾口水,出口咒骂,骂他们没骨气没胆色,各种恶毒之言犹如蝗虫过境铺天盖地袭来,骂得菊花堂众弟子头都不敢抬一下。那个菊花堂代表更是不停地拿袖子擦自己脸上的汗水,紧张的要死。

    别人不知道唐风背后站着什么样的势力,可流云宗等人却是有些清楚,毕竟司空翠等人的遭遇在那摆着,万兽门更是被灭的渣都不剩,这次他们之所以会来天秀,只不过是盛情难却,不想得罪黄天道而已,所以就跟过来看看热闹,不过三家也是打定主意,只看热闹,不插手其中,这才只派出一百多人过来撑撑场面,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宁愿一个人都不派来。

    黄天道深吸一口气,知道无法指望这三个宗门来坐实唐风的恶名了。

    正在此时,却有一人猛地站了起来,口上怒道:“血魔小贼无故杀我武阳山少门主,这事又如何说?”

    “还有我玄元门。”

    “还有我天地宗。”

    “……”

    一时间站起来好几个宗门的代表,都是有后辈死在唐风手上,这次之事也全是他们一手捣鼓出来的。

    一时间,群英激愤,场面火爆至极。

    白素衣娇叱一声:“你们几个宗门养出的纨绔少爷到底是什么德行,你们比谁都清楚,唐风杀他们自然有理由,难道非要我把事情挑开了说么?”

    愤怒的叫喊声瞬间熄了下去,他们比谁都清楚那几个后辈的秉性,也深知他们大概是招惹到了唐风,这才被唐风所杀。

    黄天道再无刚才那种云淡风轻的模样了,这次如果坐实不了唐风的恶名,就算是师出无名,以黄道门的宗旨,哪里还能对天秀下手?但是如今骑虎难下,这里聚集了近万人,如果没有点动作的话,黄天道以及黄道门的声望将会一落千丈,别人只会说他做事雷声大雨点小,聚集这么多人来天秀,竟然灰溜溜地打道回府,面子上实在过不去。

    好在黄天道也是早有准备,当下悄无声息地对旁边几个宗门打了个眼色。

    顿时,有个女子哭哭啼啼地从一处势力中冲了出来,姿色倒是一般,还挺了个大肚子,冲上高台噗通一声就跪在黄天道面前,哽咽道:“还请黄门主为我做主。”

    黄天道面色慈祥,伸手将女子搀扶起来,柔声道:“有什么事慢慢说。”

    当下,这女子将自己悲惨的遭遇说了一通。据说她有一日在林间修炼,却不料有个男人从天而降,将她拖入林中行那非分之事,完事之后还嚣张地告诉她自己就是血魔唐风,若是敢将事情声张出去就灭她全家。

    这女子胆小,自然是不敢告诉任何人,只能夜夜哭泣,却不料两月之后,她居然有了身孕。

    “不杀了那恶人,我今日便死在这里。”女子又是一阵嚎啕大哭,只叫闻着落泪,见者伤心。

    “无耻!”妃小雅恨得咬牙切齿。

    “卑鄙!”汤非笑道。

    “下贱!”断七尺从鼻子里哼出声音来。

    妃小雅真的快被气死了,想她身为黛雪宫宫主,容貌更是倾城倾国,就算是她,倒贴给唐风,那小贼也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才接受自己,以那小贼的个性,哪里会干出这种丑事来?再说了,天秀里面这么多漂亮女子,个个对他崇拜有佳,他若是真有心的话,随便勾勾手指都能把床铺排满,哪需要去外面找女人?

    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到现在,妃小雅等人也总算是看出点端倪来了,黄道门这次就是要借除唐风之名,壮大自己的声望,提升自己的地位,所以,唐风有没有那么恶不重要,泼脏水这种事谁都会做。

    有这个女子带头,紧接着,不断有人站出来阐述唐风做下的恶事,指认唐风的罪行,将唐风泼的浑身漆黑。

    烧杀抢掠,"jian yin"女子,所犯罪事,罄竹难书。

    唐风在底下听的直翻白眼,这些事他连听都没听过,那些指认自己的当事人,更是从未谋面。真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能飞了。

    站在他一旁的白小懒满面含笑地望着他,轻声道:“阿风,这次事情之后,恐怕你名声将无人能及。”

    唐风苦恼道:“懒姐你就别取笑我了。”

    指认唐风恶行足足维持了半个时辰,眼见着差不多了,黄天道这才开口道:“白宗主,事到如今,你还要包庇那贼子么?把人交出来,我保证不犯你天秀一草一木,如若不然……”

    面上露出一丝阴狠,黄天道道:“众豪杰所过之处,你天秀倾巢之下也无完卵!”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