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六十二章 少爷,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第五百六十二章 少爷,先吃饭还是先洗澡2017-11-10 16:29:53Ctrl+D 收藏本站

    莫流苏微撇着脑袋,将视线投在地上,神色颇有些迟疑,正当唐风纳闷她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听莫师姐声若蚊呐满面通红地问道:“少爷,你是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噗……”唐风一口茶水全喷在站在一旁看好戏的汤非笑脸上。

    笑叔狠狠地抹了一把老脸,愤愤道:“无妄之灾,无妄之灾!”

    “咳咳……师姐你刚才喊我什么来着?”唐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莫流苏更羞涩了许多,低头轻声道:“少爷……”

    唐风顿时哭笑不得:“师姐你这是唱哪出啊,你我二人乃是师姐弟,你这一声少爷,让小弟如何自容?这称呼可不能随便……”

    说着说着,唐风神色突然一怔,皱眉问道:“师姐,这该不会是姑姑她们……”

    莫流苏轻轻地点了点头,款款地敛了一礼,声音虽然还是轻柔,可说起话比起刚才要顺畅说了:“流苏已被师尊赐予少爷,日后流苏就是少爷的婢女,少爷有什么需求只管吩咐下来,流苏自会为您办妥。”

    “这怎么行?”唐风吓了一跳,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姑姑打的是什么主意,前几天姑姑说赐自己一个婢女使唤,唐风一时半会还没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现在看到莫师姐,他终于想通了。

    姑姑她们可真是用心良苦啊,只不过,这不是要少爷的小命么?师姐人漂亮,又温柔恬静,看上去就如大家闺秀,哪里能当婢女来使唤?

    莫流苏道:“流苏无父无母,师尊之命便是父母之命,师尊让我怎么做,我便怎么做,如今流苏便是少爷的婢女。”

    唐风连忙摆手:“不行不行,我现在就去找姑姑说个清楚,让她收回这个命令,这不是瞎胡闹么?”

    一边说着,唐风一边就要往外走。

    莫流苏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袖,抬起头来,眼圈儿微红,轻咬着嘴唇问道:“可是流苏做的不够好,让少爷嫌弃了?”

    唐风一阵头大:“师姐,你可千万别再喊我什么少爷了,小弟承受不起啊。你放心,我去跟姑姑说,她肯定会听我的。”

    莫流苏慢慢地松开了唐风的衣服,凄凉一笑,道:“少爷要去自便去吧。”

    “师姐稍等片刻,小弟去去就来!”唐风叮嘱一声。

    人还没走出几步,却听莫流苏在背后幽幽道:“流苏在来之前,师尊曾经说过,若是流苏不能让少爷满意,便将我逐出门墙,驱出天秀宗。”

    唐风的双脚立马象是长了钉似的钉在原地,动弹不得,扭过头来看了莫流苏一眼,见她神色黯然,身影萧索,孤影清冷,没来由心头一疼。

    莫流苏灿烂地绽放出一个笑容,道:“少爷不用担心我,天大地大,总有流苏可以容身的地方。”

    这话说的,真是仗义!

    姑姑算是把自己的路给堵死了啊!唐风算是看出来了,她就是铁了心要把师姐跟自己撮合到一起,而且,依着莫流苏那种淡然无争的性子,刚才这种断人后路的话她也不可能说得出来,估计就是姑姑教她的。

    知子莫若母,林若鸢虽然不是唐风的生母,可她毕竟养了唐风十六年,在这件事上唐风会有什么反应她早就已经猜到了,只需要让莫流苏说几句话,就能让唐风左右为难。

    “哎!”唐风深深地叹了口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白小懒走了过来,道:“阿风,让莫丫头留下吧,反正烟柳阁内也不是没有空余的房间,多个人只是多双筷子而已,这里也显得热闹一些。”

    “呵呵……”唐风干笑两声,“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留下莫师姐,这里何止会热闹一些?估计以后连睡觉都不得安稳了。

    “谢谢少爷。”莫流苏喜极而泣,唐风不禁嘴角抽动,无言以对。

    汤非笑在旁边看热闹看的眉开眼笑,被唐风一瞪,笑叔赶紧转身找四娘去了。

    “少爷,你现在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莫流苏笑容满面地又问了一次。

    “我想死!”

    ……夜黑风高,妃小雅的房间中,一片漆黑,三个人影在黑暗中沉默对视。

    宫主大人坐在椅子上,黛雪宫左右护法立于她面前,只听妃小雅一个劲地咬牙切齿低声咒骂:“狐媚子,臭女子,早就看出她居心不良,现在好了,居然光明正大地就住进了那小贼的房间里面,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什么婢女,要照顾少爷的日常起居!这分明就是假公济私,企图近水楼台先得月,她长得比本宫主还要大家闺秀,哪里象什么婢女了?那小贼也是狼心不改,居然同意让她住了进去。本来只有一个白小懒,现在更多了一个比白小懒还有威胁的对手,真是气死本宫主了!”

    妃小雅大发雷霆,偏偏夜深人静不敢说的太大声,压低了嗓音,气氛显得阴森森的。

    今天吃过晚饭,莫流苏要服侍唐风洗澡,唐风哪里肯干?好说歹说,才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洗完澡,回到屋内,却没想到自己的屋子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了一张小床。

    问明缘由,这才知道莫师姐居然就要住在自己屋内,说方便照顾自己的起居!

    这可如何使得?先不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本就不太合适,再说唐风也没什么需要别人照顾的。

    可这次无论唐风怎么劝,莫流苏都不同意,说来说去,说的唐风嘴巴都干了,莫师姐只是一个劲地红着眼望着自己,让唐风大感无奈。

    最让唐风想不明白的是,懒姐居然也不帮自己一下,完全不理会这件事。

    这事被妃小雅得知之后,宫主大人气的晚饭都没吃,一直生气到现在,她生气,两大杀神也跟着遭殃,笑叔和断叔饿得前胸贴后背,还得站在这里听她聒噪。

    “惹恼了本宫主,马上荡平这天秀宗!”妃小雅实在是气昏了头。

    “这可使不得。”笑叔赶紧插话,“你要是荡平了天秀,一辈子别想风少搭理你了。”

    妃小雅噘着嘴巴:“那怎么办嘛!那小贼与白小懒最先认识,两人感情也最是深厚。莫流苏还是他师姐,同门之谊也能让她在小贼心中加点分,唯独只有本宫主,一个劲地倒贴于他,对他来说就是后娘养的,在他心中的分量最低了。”

    妃小雅这话说的委屈至极,鼻头一阵酸楚,险些落下泪来。

    “事到如今,只有用那一招了。”汤非笑阴测测地笑着,虚空中做了个往下斩落的手势,“把风少直接拿下,这样一来,宫主你在风少心中的地位将会比任何人都要高。”

    “行不行啊?”妃小雅也有些怕怕的。

    笑叔贱笑道:“嘿嘿,据我所知,风少如今还是童子身!对男人来说,自己的第一个女人总有一些特别的意义的,宫主你听我老汤的没错,只要过了今夜,风少定然会把你当宝一样供着。”

    “老色狼!”妃小雅低声骂了一句,踌躇半晌,这才弱弱地开口问道:“那前几日让你们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没?”

    “早就准备好了。”汤非笑赶紧将两包东西恭恭敬敬地递上,“这东西可是我找天秀长老铁落红炼制出来的。配方经过我老汤亲自修改,就连她也不知道自己炼制的是什么,无色无味,保管风少也嗅不出来,药效强劲,只需一指甲的粉末,就能让一个壮汉神魂颠倒,精尽人亡。不过保险起见,宫主你让风少吃的时候还是得多分散他的注意力,风少跟狐狸一样狡猾,体质又特殊,一不小心就可能前功尽弃。”

    “怎么有两包?”妃小雅疑惑地问道。

    “一包是化功散,让人短时间内无法使用罡气,风少现在实力不低,不化去他的罡气,他万一察觉不对劲跑了怎么办?”

    “对他没有危害吧?”妃小雅还是不太放心。

    “老汤办事你放心。”汤非笑胸脯拍得碰碰响,“风少只要把这两包东西吃下去,我保管他手软脚软,身体亢奋,到时候躺在床上任君采摘,宫主您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

    黑暗中,妃小雅双颊飞红,听得心驰神往,沉思片刻之后对汤非笑和断七尺发出一道命令。

    笑叔听了立马高声赞道:“高明,实在是高明!”

    一盏茶时间之后,白小懒正在屋内打坐休息,却听窗外嗖地一声轻响传来。

    “谁!”白小懒轻喝一声,伸手一夹,将从窗外射进的一柄飞刀夹在手上,外面一道人影急速飞过。

    白小懒皱了皱眉头,没有去追,而是伸手将飞刀上一张信筏解开,凑着灯光看了片刻,这才摇头轻笑一声:“还是不死心啊。”

    信筏上赫然就是妃小雅邀她去靖安城外单挑的信息。上次两人打斗被唐风打断,未能分出个胜负,白小懒仔细想了想,自己这次如果不去的话,妃小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也罢,趁着夜黑人静之际去调教调教她也好,反正那个地方阿风也不会发现。

    想到这里,白小懒吹灭了屋内的灯火,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展开身法朝外飞去。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