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六十四章 推与反推

第五百六十四章 推与反推2017-11-10 16:29:55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还想说话,妃小雅已经俯下身子,将一张娇艳欲滴的红唇印了上来,一条香舌如出洞的灵蛇一般钻进唐风的嘴中,柔软,香甜,唐风本能地想抗拒,哪曾想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做出了应有的反应,卷着宫主大人的香舌,不停地索取。

    脑海中“轰”地一声,唐风只感觉自己努力维持的神智竟然在迅速溃散,而身体中苦苦压抑的**和冲动却如决堤的河水一般凶猛涌出。

    坏了!唐风只来得及转出这个念头,意识便完全消散。

    津液四溅,男女的喘息,如梦似幻的动静和声响传入躺在另一边小床上的莫流苏耳中,让莫师姐冰清玉洁的身子也跟着起了羞人的反应,体内一阵阵躁动,如一只大鼓敲响,强劲的脉动带动血液的流通,莫流苏只觉得又羞又热。

    “呜…呜…”好死不死地,宫主大人又发出了**的声音,整个屋子一瞬间春情弥漫。

    “啊!”妃小雅突然惊叫了一声,只觉得胸口一疼,低头看去,却见唐风一只大手正捏在自己饱满的胸脯上,力道大的有些不像话,疼的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而且唐风现在的情况很有些不对劲,两只眼睛通红,犹如一只发情的公牛,鼻孔中不停地喷着热气,模样很是骇人。

    “唐风……你怎么了?”宫主大人被吓坏了,她完全没想到汤非笑给自己的东西药效居然如此强劲。

    话还没落音,就见唐风猛地直起了身子,狠狠一摔,就将妃小雅甩在了床上,随即如饿虎扑食一般扑在她身上,双手拉扯着她的衣服用力一撕。

    “刺啦……”一声,宫主大人的衣服直接从中被撕开,露出了光洁如玉的上身。

    妃小雅愣住了,她根本想不通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汤非笑给了那两包药中不是有一包是化功散么?吃了化功散,唐风应该手无缚鸡之力才对,现在这身蛮横又霸道的力气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在自己的计划中,现在自己应该是将软弱无力而又**高涨的唐风推到在床上才对,怎么现在这情况却是反了过来?

    看到唐风那骇人的模样,妃小雅也不禁有些害怕了,她怕那两包药物是不是影响到了唐风的神智和身体。

    虽然此刻被唐风压在身下,可她毕竟也是天阶上品高手,惊恐之下便准备出手制住唐风,岂不料一只手才有所动作,还没拍到唐风身上,这小贼竟然条件反射地一掌迎了过来,直接打散了她掌上的罡气,再将她的双手摁在床上,死死地抓着,摆出一个羞死人的姿势,脑袋更是伏在她的胸口处,贴着肌肤不停地啃咬亲吻。

    宫主大人想哭了!虽然她并不介意把自己交给唐风,但是现在这情况却与自己设想的相差十万八千里,让她很是有些手足无措。

    “小雅姐姐……快解开我的禁制,我的罡心力量能解毒!”莫流苏在小床上轻声地呢喃着。

    她的罡心力量,原本只能疗伤。但是自从前几日服用了夺天再生果之后,利用这枚果子里的庞大生机淬炼了罡心,这才让她的罡心衍生出解毒的能力。

    “你等……等”宫主大人被唐风吻的浑身酥软,那雄浑的男人气息就如一杆无坚不摧的金枪,早就将她降服在床上了,现在想要动弹一下都要耗费莫大的力气和毅力。更不要说她的双手还被唐风摁在床上,两只腿也被唐风膝盖顶着,动弹不得。

    神智不清的唐风,此刻完全是依靠本能行事,什么时候会放开她的双手,她还真的不知道。

    幸运的是,唐风在她上身啃咬了片刻之后,伸手就将她剩下的衣服撕个精光,趁此机会,宫主大人赶紧一掌推在唐风胸口上,将他狠狠推开,也顾不得什么羞涩,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莫流苏身边,在她身上连拍几下。

    体内罡气禁制被解,莫师姐也急忙起身,正准备利用罡心替唐风解毒,妃小雅突然开口问出了一句让两人都有些崩溃的话:“谁能制住他呀?”

    是啊,要想替他解毒,也得他好好配合才行。此刻的唐风神智迷乱,力气又大的令人发指,满脑子只有女人,妃小雅虽然是天阶上品高手,可论真实的战斗力却不及唐风,而且她又不敢出全力,怎么可能制得住唐风?

    宫主大人此刻在唐风面前,根本就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至于莫流苏,那就更不用说了,她本就不喜欢修炼,虽然资质不错,可却花费太多时间在炼药一道上,实力如今才只有玄阶,唐风一根小拇指就能把她摆平。

    一愣神的功夫,唐风就已经凶猛地扑了过来,这一次他却没有找妃小雅,而是将刚爬起来的莫流苏扑倒在了床上。

    莫师姐何时经历过这种阵仗,一时间完全呆住了,一双美丽的眼眸瞪得老大,傻傻地看着压在她身上的唐风,甚至忘记了喊叫。

    莫师姐身上的衣服只在一个照面便被唐风给撕个精光,露出了完美无暇的玉体。

    随即唐风三下五除二,将自己也剥了个精光,蛮横无比地分开莫师姐的双腿,腰身一挺,莫流苏一声惊呼,洁白的床单上绽放出朵朵梅花。

    宫主大人傻站在原地,她的脑海一片空白,眼帘中只有唐风那凶暴如战车一般的冲锋和惨遭蹂躏的莫流苏。

    “怎么……怎么会这样?”妃小雅眼圈一红,眼泪滚滚落下。

    她千方百计把白小懒引出天秀,又熬了一碗莲子粥,放了两包药,本就是冲着唐风第一个女人的名分去的,可是现在……现在阴差阳错居然便宜了别人,望着躺在唐风身下那面容又痛苦又欣慰的莫流苏,妃小雅不知道是该羡慕还是该庆幸。

    莫师姐此刻就象一只毫无反抗之力的兔子,虽然疼痛难忍,可却依然紧咬着嘴唇,羞涩让她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只是从喉咙里憋出一阵阵**至极的声音。

    “小雅姐姐……”莫流苏闭着双眼,眼泪从眼角处滑落,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怎么,虽然没睁眼,可她却知道妃小雅就在旁边,“我……我不行了!”

    莫师姐的实力本就不高,身体素质根本比不得妃小雅和白小懒,唐风现在又蛮横无比,毫无怜惜之意,只顾一个劲地猛冲猛撞,她哪里能吃得消?只不过短短半盏茶的时间,就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散了架似的,不得不开口向妃小雅求救。

    听了莫流苏这句话,妃小雅也回过了神,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心想罢了罢了,反正都是他的女人,自己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就当便宜了莫丫头了。

    想到这里,宫主大人才慢慢地走到唐风身边,伸手搂住了他的腰肢,轻声道:“夫君乖,不要再折腾莫丫头了,到小雅这里来。”

    好在唐风虽然意识不清,但是这句话仿佛却是听懂了,竟然很配合地放开了莫流苏,一把将妃小雅摁在床上,就在莫流苏的身旁奋战起来。

    宫主大人总算是体会到了莫流苏的痛苦和难受,经历了最开始那种撕裂身体一般的疼痛之后,这小贼竟然完全不知道收敛自己的力道,仿佛被他压在身下的根本不是如花似玉的女子,而是一块顽铁。

    他的每一次冲撞都用尽了全力,就仿佛轮动大锤在锻造顽铁一般。

    宫主大人的眼泪不停地流,双手因为太过用力,指甲都已经掐进了唐风的背部,不过宫主大人却是比莫流苏放得开,惨叫声从开始就没停止过,叫得烟柳阁内一片鸡犬不宁。

    宝儿梦儿两个丫头躲在屋子里面,脸色羞红无比,用被子包裹着脑袋,使劲捂着耳朵,却依然感觉这声音穿进脑海之中,让她们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入眠。

    四娘一边哄着小萌萌睡觉,一边低声咒骂:“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道德沦亡,丧尽天良,坏东西!”

    灵怯颜一袭白衣,月光之下,小小的身子就站在屋顶,背后一轮圆月,小脸上挂着阴森森的冷笑:“明天再找你算账!”

    ……足足一个时辰之久,宫主大人已经有些不堪摧残了,那小贼自开始动起来到现在就没停止过,妃小雅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都有些麻木了,什么疼,什么舒服,完全已经感觉不到。

    天做孽犹可恕,自做孽不可活!妃小雅直到今天,才算是真正地体验到这句话的真义!

    好想有个人来分担一下啊!妃小雅扭头四顾,却见莫流苏虚弱地眨巴着眼睛,躺在自己身边一动不动……根本没有人能帮她分担一下,妃小雅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她就不放那么多药在里面,都怪汤非笑,说这小贼体质特殊,让自己多放点进去,哪知道会弄成现在这样。

    再这样下去,妃小雅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被唐风这样折腾死。

    万一被折腾死了,那岂不是要笑掉别人的大牙?

    正孤立无援的时候,房门却被人猛地一脚踹开,紧接着,白小懒夹着一身寒气地出现在门外,一身电花乱冒,阴沉着脸色冷冷道:“你们在做什么?”

    本来不想写这些,而且也不敢写。但是如果不写的话,根本无法交代,估计各位书友也要骂我吊人胃口了。

    各位看过一笑就行,别太计较。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