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六十五章 四人行,奋战到天明

第五百六十五章 四人行,奋战到天明2017-11-10 16:29:56Ctrl+D 收藏本站

    懒姐今晚实在是被气得不轻,她接到那张信筏,还真以为是妃小雅邀她出去单挑。结果出了天秀,来到约定地点之后等了半个时辰,妃小雅竟然没来。

    白小懒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本想回天秀找妃小雅问个明白,就在这时,两道黑影竟然偷袭于她。

    无缘无故被人偷袭,虽然那黑影并没有杀心,可白小懒还是想弄明白这人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于是便追着那黑影一路朝北而去,出了靖安城外百里左右,懒姐总算是将黑影抓住了。

    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两个黑影竟然是汤非笑和断七尺。

    白小懒郁闷死了,就说这两人的背影有些熟悉,原来是这两个家伙。看清楚两人的面容之后,白小懒就知道肯定是妃小雅的诡计,也不等汤非笑和断七尺开口解释,便急急忙忙杀回天秀。

    这女人把自己调离天秀宗,肯定是对阿风有什么不轨之心,白小懒又如何猜不到她的心思。

    回到天秀,还没来到烟柳阁,隔着百来丈距离,白小懒就听到了妃小雅惨绝人寰的叫声,当下哪敢怠慢,展开身法来到唐风门前,一脚就把房门给踹开了。

    看清楚眼前的一幕,白小懒也是一阵心酸,她完全没想到,自己才离开一个多时辰,阿风竟然被这个恬不知耻的女子给偷吃了。不但如此,躺在阿风身边浑身一丝不挂瘫软如泥一般的莫丫头好像也跟着遭了殃。

    “你们……你们……气死我了。”白小懒愤愤地跺了跺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训斥他们?事情都已经做下了,训斥还有什么用?放任他们这样?可是看阿风的神色和状态,好像也有些不太对劲,应该是被下了强力的情药。

    房门大开,妃小雅就算再怎么大方也有些羞涩难当,幸亏烟柳阁内现在除了唐风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笑叔和断叔完成任务之后就跑到靖安城喝酒去了。

    笑叔被四娘管教的太厉害,这次难得有机会晚上能出去活动活动,自然是想找点乐子。

    “小懒姐姐。”妃小雅就仿佛看到了救星似的,根本没在意白小懒刚才说的话,对她伸出一只手,惨兮兮地道:“救命啊!”

    白小懒本来还满是恼怒,可被妃小雅这一声喊,喊得心头一软,怎么也提不起怒火了,怔怔了看了片刻,叹了口气,转身将房门给关好,也不敢更不好意思去看唐风和妃小雅现在的样子,撇着脑袋问道:“怎么回事?”

    妃小雅根本来不及细说,只是道:“给他吃了点药,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小懒姐姐我不行了,你快救救我。”

    “活该!”白小懒愤愤道,眉宇间满是踌躇。

    见白小懒没有动作,妃小雅快哭出来了,一边哼唧一边浅声道:“小懒姐姐,以后大家都是他的女人,早一些晚一些没什么区别,你也不想被我和莫丫头今日占了头筹吧?”

    白小懒脸色通红,被妃小雅的哼唧声叫的心神迷乱,咬牙道:“你以为我白小懒会在乎这些么?我在乎的只是阿风,他如今才不到十八岁,这么早就破了童子之身,对他日后的修炼没有好处,你这女人真是……”

    妃小雅被白小懒说的羞愧难当,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与白小懒之间的差距,两人虽然都将唐风看做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都希望他好,可自己却没有白小懒看得远,看得深。

    “我错了。”妃小雅委屈地说道,“过了今日,小懒姐姐想怎么训斥小雅都行,现在还是让他先平静下来吧。”

    “罢了罢了!”白小懒叹了口气,一边轻解罗衫,一边低声询问道:“他这样……已经多久了?”

    “差不多……一个时辰了。”

    “太胡闹了。”白小懒这句话虽然是训斥之语,可语气却无比柔弱,因为即便她以大妇自居,可直到现在也依然还是处子之身,以前跟唐风两人最多也就是肌肤相亲,根本没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如果是唐风主动,她可能还能接受。但是现在,却需要她自己脱衣服,自己引导唐风。这种事对她来说,无疑是个考验。

    她也是女人,哪里会不害羞?但是为了唐风,她也只能以身饲虎了。

    好半晌的功夫,白小懒才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去,一只手环在胸前,一只手挡在下身,紧咬着嘴唇,慢慢地朝床上走去。

    莫流苏休息了这么久,多少也恢复了一些力气,小床实在太小,她便裹着一张被单让出了位置。三个女人中,也只有妃小雅被折腾的没力气害羞,无论是莫流苏和是白小懒,都有些不敢正视别人。

    两女的视线在不经意碰撞到一起,也是赶紧撇开。

    “阿风,到懒姐这里来……”白小懒躺在妃小雅身边,牵引着唐风的身子,颤抖着声音说道。

    唐风很是干脆地挪移了一个位置。

    ……第二天一大早,当笑叔和断叔两人一身酒气地回到烟柳阁的时候,却发现烟柳阁内的众人全是眼圈通红。

    四娘一脸菜色,顶着硕大的黑眼圈,正在替小萌萌洗脸。

    宝儿端着一盆脏衣服,正要拿去清洗,却没想到迎头就撞上了正朝这边走来的梦儿,两个丫头撞了个人仰马翻,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哎吆一声惨叫。

    “怎么了这是?”笑叔奇道:“昨晚没睡好么,走路都不看一下。”

    四娘瞪了笑叔一眼,阴测测道:“睡得好?一整晚都有人在你耳边叫唤,老娘能睡得着么?”

    笑叔凸着眼珠子:“一整晚?”

    四娘揉了揉发疼的额头,道:“才消停没一会。”

    笑叔不禁一竖大拇指:“风少也太犀利了吧?果真非常人能比!”

    “对了老汤,你昨晚干嘛去了,为什么一夜没回来?”秦四娘冷冷地看着他问道。

    汤非笑干脆利索地一指断七尺道:“老断要喝酒,非要拉着我一起去,多年兄弟情谊,他要去,我自然得陪着。”

    断七尺:“……”

    四娘没在这事上多做纠缠,她知道管教一个男人不能管得太狠,多少也得给他留点面子,昨晚笑叔到底是去喝酒还是去找姑娘,四娘都只是睁一眼闭一眼。

    你给他面子,他以后才会乖乖地听话,有松有弛才是王道,四娘可是颇有心得的,反正不管他在外面怎么乱,总是还要回家来的。而且平日里他也根本没机会出去乱。

    整个白天,烟柳阁内都静悄悄的,所有人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打扰到什么似的。而且众人也是有意无意地避开唐风那间屋子,毕竟屋里的人可是折腾了一夜时间,需要休息。

    到了傍晚时分,屋内还是没什么动静。

    汤非笑和断七尺两人坐在院子中,面对着唐风的屋子,拿眼睛使劲盯着。

    断叔道:“老汤,你猜屋子里面有几个人?”

    汤非笑曲着拇指竖起一个巴掌,笃定道:“四个!”

    “这么说,小懒姑娘也……”

    “这还用问。”汤非笑哼哼冷笑,“定然也是惨遭风少毒手了。哎,真是羡慕死风少了,老汤什么时候也能有这么一回,就算死了也甘心啊!”

    “昨晚你不是……”

    “昨晚你做梦,什么都没发生,我们只是喝酒而已。”汤非笑脸色严肃至极。

    唐风的屋内,大床上玉体横呈,战况惨烈,一屋子满是那种迷乱的气息和味道。唐风醒了已经有半个时辰了,当看清楚眼前的状态之后,差点吓了一跳,因为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懒姐和妃小雅光着身子躺在自己身边,唐风还能接受,毕竟无论是懒姐还是宫主大人,他早已认定是自己的女人了。可是当看到旁边还躺着一个莫师姐的时候,唐风三魂七魄差点没被惊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了?昨晚发生什么事了?

    躺在床上苦苦思索,无论如何也回想不起来,脑海中的记忆,只停留在自己吃了那晚莲子粥之后被妃小雅扑到在床上的情景,随后……一片空白。

    为什么莫师姐和懒姐两人也被卷入其中了?

    好死不死地,自己怀里现在搂抱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最脆弱的莫师姐。

    近在咫尺,屋内的**气息依然没能掩盖师姐身上的香气,近距离的观望,师姐在睡梦之中也是紧蹙眉头,饱满的身子犹如一只小猫一般蜷缩在自己怀里,让人心疼。

    唐风不敢动,纵然醒了已经有半个时辰,也是保持着现在这样僵硬的姿势,安静地搂着她。

    师姐就躺在自己的右臂上,师姐的右侧,睡着妃小雅,宫主大人睡相香甜,面上虽然也有一些痛苦的神色,可却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嘴角居然挂着笑意。

    自己的左边,却是懒姐,单听呼吸的节奏的轻重,唐风就知道那是懒姐,懒姐此刻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腰间,大小适中富有弹性的胸脯就贴在自己的后背,让人心生遐想。

    唐风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就有了亢奋的反应。昨晚到底经历了什么,他完全不记得,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任何一个身体正常的男人,恐怕都无法保持冷静。

    但是……为什么少爷的第一晚是在稀里糊涂中度过的?唐风一想起这个就后悔的要死!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