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

第五百七十七章 你帮我敷药

第五百七十七章 你帮我敷药2017-11-10 16:30:10Ctrl+D 收藏本站

    唐风扯动了一下嘴角,苦笑一声,他觉得今天碰到的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从没有哪个敌人,会这样来要求自己,这女人……太奇怪了。

    杀她只是随便动动手而已,但是唐风却有另外的想法,当看到她那种求死的眼神之后突然蹦出来的想法。

    “动手啊……”钟露见唐风发愣,忍不住催促了一声。

    唐风站直了身子,将毒影从对方的胸膛上抽了出来,随即伸手点了她几处要穴,止住鲜血的流淌,顺便也封住她一身功力。

    然后,唐风伸手一抓,就将她抗在肩膀上,左右看了看,朝右边飞奔而去。他从钟鸣的记忆中得知,右边不远处有一座废墟,原本这里住着一个小家族,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处灵脉之地势力最强的布家,布家老爷子布长海一怒之下,将这个家族给灭门了。

    那里还残留了不少断垣残壁,平日也没人会去那个地方,倒是可以暂去避避风雨。

    钟露求死未成,却被唐风抗着在风雨中乱跑,气得她一改刚才楚楚可怜的态度,破口大骂起来,因为她觉得,唐风亵渎了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完美形象。

    她还以为唐风也受不住诱惑,带着她要去行那苟且之事。

    “放开我!”虽然功力被封,身体也中了毒,可钟露却依然不停地在唐风肩膀上扭动着,两只手捶打着唐风的背部,嘴上叫骂不止:“你这个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妄老娘以为你是个高尚的男人,不曾想你与他们也是一丘之貉,毫无分别。莫要让老娘寻得机会,否则我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闭嘴!”唐风叱喝一声,这女人聒噪的让人心烦。

    “怎么?被点破心事觉得惭愧了?”钟露冷笑不止,“如果你真想要老娘的身子就直说,老娘脱光衣服服侍你三天三夜也无妨,就怕你这小身板禁受不起。哦?我知道了,难不成你是练功把那话儿练得萎了,所以刚才对我才没有意思,现在打伤我却是要用别的法子来折腾?何必这么麻烦,你只需说上一声,即便是你那话儿是萎的,老娘也照样能让你舒舒服服,咯咯咯……”

    不愧是女人,极尽毒舌之本能,阴阳怪气损得唐风狗血淋头,唐风倒是坐得正站得直,问心无愧,可灵怯颜却是听得火冒三丈,在罡心里不停挥舞着小拳头叫嚣着让唐风海扁她一顿。

    两个女人,一个在外,一个在里,吵吵嚷嚷好不热闹,跟几百只鸭子有得一拼!

    唐风大怒!往前奔去的脚步猛地一停,将钟露狠狠地摔在烂泥上。

    “你干什么?”钟露跌的屁股开花,一身污泥,蹙着眉头色厉内荏地质问道。

    “哼哼哼!”唐风阴笑几声,随即俯下身子一从她的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来,钟露竟然跟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一般尖叫起来。

    唐风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耳朵……将布条捆在钟露的嘴上,在她脑后打了个结,抗着她再次上路。

    “呜呜……呜……呜呜呜……”完全不知道这女人在说些什么,只知道她肯定是在骂自己,唐风充耳不闻,整个世界清净了好多。

    不多时,便来到了那片废墟之处,寻了一间基本完好的屋子,唐风冲了进去,毫不客气地将钟露丢在地上,伸手解开她嘴巴上的布条,不等她开口说话,唐风便道:“你敢从嘴巴里蹦出一个字,我就把你脱光,封住你的经脉,喂你吃一瓶烈女吟,带到人群最密集的地方,丢在那里,你可以试试!”

    钟露的眼睛里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嘴巴张了张,始终没敢开口说话。

    “听懂了就点点头。”

    钟露使劲点头,望着唐风的眼神就犹如望着一只恶魔。她确实放荡,也到处勾搭男人,人尽可夫,可要她被喂上春药,再被丢到人群之中惨遭蹂躏,那种场景她单是想想都可怖。

    十年前已经有过一次了,钟露再也不想有第二次!

    唐风冷笑一声,心想区区一个自暴自弃的女人,少爷难道还摆不平么?

    从魅影空间里拿出一些疗伤药和解毒药来,丢进钟露的怀中,再伸手解开她被封住的穴位。才刚恢复功力,钟露就想攻击唐风,可一运功,只觉得胸口处的伤口一阵疼痛,浑身也是软弱无力。

    “最好乖一点,少爷发起火来连我自己都害怕!”唐风一边恐吓一边握紧拳头道:“看到没,砂锅大的拳头,一拳就把你脑袋打爆!”

    钟露傻眼了。

    “疗伤药和解毒药,外敷内服,不用我教你吧?以你的实力,在此处休息个三五天便可无碍,放心,我知道你仇家很多,我会在这里陪你几天,等你能行动了再离开。”

    唐风的态度很恶劣,可钟露听在耳中,却觉得心头一阵温暖,眼帘也划过一丝感动。原来……他带自己来这里,并不是要做什么。而是怕自己重伤在外,被别人给欺负了。这个心思缜密的男人,根本不象他话语中表现出来的粗鲁。

    钟露张了张嘴,大大的眼睛有些哀求地看着唐风。

    “想说什么就说吧,只许这一句话。”唐风差点没笑出来。

    “我……我没力气,你能帮我敷药么?”钟露一边喘气一边开口说道,这句话倒不是要勾引唐风,她确实已经没力气了,被唐风一剑刺伤,再加上中毒,担惊受怕到现在哪还有什么力气。

    唐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又低头看看受伤的位置……一片雪白的肌肤和深深的沟壑印入眼帘,还有那晃得让人头晕目眩的凶器,最让人无奈的是,钟露被雨一淋,那薄如蝉翼的丝纱完全贴在她身上,将完美姣好的身材彻底地暴露在空气中。

    长针眼啊长针眼……唐风脸色一红,撇开目光道:“自己想办法。”

    钟露不由一阵失望。

    外面还在下雨,唐风就盘膝坐在门口,闭目凝神,一边仔细梳理着脑海中钟鸣的记忆,一边警惕着钟露的动静,他对这个女人可没有完全放心,说不定就会被偷袭,自然不会大意。

    背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应该是钟露把衣服给脱了,然后又是哼哧哼哧的喘息声,想来她在自己给自己敷药。

    大雨下了一整天,到了夜晚的时候才停下来,唐风出去寻了些干燥的柴火,又将屋子拉了一道帘子,将自己与钟露两人隔开,在里面生了点火,给她弄了点吃的。

    钟露好歹也是个天阶上品,身体素质那是没得说,虽然受了剑伤,也中了毒,可三天下来,也好了七七八八。

    唯独让钟露有些窝心的是,她的剑伤是在胸口上,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消除了,若是不能消除……一想起这个,钟露对唐风就恨得牙根发痒,可偏偏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男人霸道至极,让钟露很有点怕他。

    三天时间,唐风没跟钟露说一句话,钟露倒是有好几次想跟唐风聊聊,可话到嘴边被他眼神一瞪,又吓得吞了回去。太可恶了!钟露心里恨死唐风了。

    只是如今人为砧板,我为鱼肉,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钟露心中暗暗发狠,日后铁定要他好看。

    可即便是完全恢复,实力到了巅峰之境,钟露也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前几天的战斗,钟露看得出来,他还没有用全力,一个天阶下品,轻松地就击败的自己这个天阶上品,让钟露很有一点不真实的感觉。

    三天之后,钟露恢复的差不多,也有了自保之力,唐风也要离去了。没跟她多说什么,钟露自己能听出唐风的意思。

    “你叫什么名字?”钟露望着唐风问道。

    “以后你会知道的。”唐家与钟家的恩怨只要没完结,自己跟钟露肯定会有碰面的机会。

    钟露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伸手将三丈红鞭朝唐风卷了过来,被唐风轻而易举地化解,紧接着,这女人头也不回地跑掉了,远远地,声音传了过来:“臭男人,姐姐一定会想办法降服你,让你做姐姐的裙下之臣!”

    “做你的春秋大梦!”唐风翻了个白眼。

    钟露走后,唐风也启程朝唐家所在的地方赶去,他也没想到,一进入这处灵脉之地就会耽搁了三天时间。

    “为什么不杀了她!她是钟家的人,以后要与你为敌的!”灵怯颜一肚子不乐意。

    “留着她有用。”唐风回想起三天前钟露的眼神,那是求死和解脱的眼神,只有人性未泯的人才可能会拥有。钟露无力反抗自己这一生悲惨的命运,只能将错就错,破罐子破摔。但是……这种人的心中会充满了恨意,不单单是对这个世界的恨意,最大的恨,是造成她这一切的原因。

    钟家!钟家的人!都是她痛恨的对象,那些曾今欺负过她的钟家子弟们,那些包庇这些钟家子弟的高层们,都是她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目标。她现在不杀,是因为没有这个实力,只能将复仇的怒火隐藏在心底,若是给她一个机会的话,唐风相信,她比任何人都要积极。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