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秦乐师问罪

阿拉叮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郡主府!

    大厅之中,陆显此刻被五花大绑的困在椅子上,不断的挣扎!

    陆姚彦此刻目光看向夕阳,询问道:“夕神医,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夕阳给出药方,陆姚彦并没有放任他离开,而是将他请到了郡主府!

    原因无他,夕阳开出的药方,其他药材都是常见的药材,但是紫竹根却十分稀有,一时半会,并不能搜寻道。

    而陆显的狂化,并没有退去,随着时间的流逝,之前呆滞的陆显,恢复了一些,又开始疯狂的攻击众人。

    夕阳建议陆姚彦再次放出耀眼的光芒,让陆显安静一会,但是陆姚彦却十分为难,那毕竟是他的亲儿子,看到刚才陆显如同痴呆的模样,他就心疼!

    正在这时,向盈盈匆匆赶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白袍中年男子,男子背后背着一个两米长的木板。

    看到这副怪异的样子,夕阳不禁暗道:“这家伙不会是背着一块棺材板吧?”

    看到男子进来,陆姚彦就忙上前迎接,道:“秦乐师,你终于来了,显儿他又陷入狂发,还需要秦乐师的琴音,将陆显安抚下来!”

    秦乐师点点头,将背后的棺材板……啊呸,将背后的古琴放下来,露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拨动古琴上的琴弦!

    叮!

    一声清脆的琴音传递出来,旋即一个个乐符连成一篇优美的乐章!

    在这种清脆悦耳的琴音中,夕阳感觉内心一片祥和,好似置身于世外桃源一般,轻松惬意,十分舒适!

    “阿西吧,琴声居然还有这种功效!”

    蓦地,夕阳忽然回过神,目光看向陆显,只见原本陷入疯狂的陆显,此刻居然变的安静了一些,他那狂化的征兆,好似在缓缓的减弱,那一双赤红色的眼眸,此刻半睁半闭,好似快要融进这琴音之中。

    半个小时之后,琴声一止,此刻的陆显已经闭上了眼睛,好似陷入了沉睡,陆姚彦低声赞叹道:“齐乐师的琴艺,真是有鬼神莫测之功,恐怕离晋升二级乐师已经不远了吧!”

    秦乐师怡然一笑,淡淡道:“陆郡主抬爱了!”

    “师傅……”

    正在这时,向盈盈撒娇一般,摇着秦乐师的胳膊,低声在他耳边说些什么。

    下一刻,秦乐师脸色一沉,目光冰冷的看向夕阳,道:“你可是夕神医!”

    夕阳微微一怔,旋即露出一丝苦笑,心里暗道:“向小妞是属屎的吗?怎么招惹过来一群苍蝇,还有完没完了!”

    感觉到秦乐师来着不算,夕阳脑袋一杨,迎接上秦乐师冰冷的目光,淡淡道:“没错,我就是!”

    看到夕阳的姿态,秦乐师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夕阳表现的他淡定了,若是以往,那些跟夕阳年龄相仿的人,被秦乐师这样看着,早都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你可知盈盈乃是我的学徒!”

    夕阳茫然,仔细回忆一番,当初向问天好像提到过,当即点点头,表示知道。

    看到夕阳承认,秦乐师脸色彻底阴沉下去,周身绽放出磅礴的气势,向夕阳碾压而去。

    “好大的胆子,知晓盈盈乃是我的学徒,居然还敢给他用泻药……”

    夕阳眉头一挑,原来秦乐师在这里等着他呢,当即不屑一笑,抬手指向陆显,淡淡道:“你可知道他是谁?”

    夕阳的反应,在场的人都是微微一怔,只有陈扬心底忽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秦乐师眉头一皱,不知道夕阳葫芦里买什么药,向盈盈这时替秦乐师说了出来。

    “他乃是陆姚彦陆郡主的儿子,陆显!”

    夕阳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点点头,道:“没错,就在不久之前,是我一巴掌将陆显打的进入狂化,陆郡主现在还不是恭敬的把我请到郡主府做客!”

    陆姚彦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下去,若是不是夕阳声称能够治疗陆显,他恨不得现在也一巴掌将夕阳打的也进入狂化!

    陈扬嘴角一抽,目光偷偷的扫向秦乐师,此刻的秦乐师脸色十分难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夕阳,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好似在惊讶,夕阳为何敢说出这么狂妄的话!

    “师傅,你看到了吧,这个家伙就是这么嚣张,他明显就是无视你的威严……”

    向盈盈从震惊中醒来,狠狠的瞪了夕阳一眼,好似在告诉他,你死定了!旋即就摇晃着秦乐师的胳膊,煽风点火!

    秦乐师脸色铁青,目光看向夕阳,一字一顿的问道:“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郡主的儿子我都敢打,打了你的学徒,那有如何!”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乐师身上的杀意,已经浓郁到极点,周围的众人脸色一变!

    忽然,陆姚彦挡在夕阳身前,陪着笑脸,道:“秦乐师息怒,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其实他也不想站出来为夕阳说话,但是现在给陆显治病,还离不开夕阳,万一秦乐师一怒之下,将夕阳击杀,那陆显的病,就没人治了!

    说着,陆姚彦转过身来,低声劝说道:“夕神医,秦乐师乃是乐师工会的一级乐师,地位非凡,你怎么能如此莽撞,快快给秦乐师道个歉,我从中给你们化解了这段恩怨!”

    夕阳闻言,嗤笑一声,淡淡道:“化解?不需要!”

    夕阳的声音并不小,在场的众人都听的到。

    陈扬此刻已经麻木,这家伙的胆子究竟有多大啊,得罪人一次都是得罪的死死的,没有半分缓和的余地!

    向盈盈一双水灵的眼睛,也惊骇的看着夕阳,心里暗道:“难道这个家伙心里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吗?”

    无视众人的震惊,夕阳上前一步,目光直逼秦乐师,沉声说道:“身为一个医者,向盈盈装病请我给她看病,这就是对医术赤果果的挑衅……”

    “以己度人,秦乐师,你是乐师,若是有人说你弹奏的乐曲乱七八糟,不值一提,你当如何!”

    而向盈盈的行径,就属于闲着无聊,耍医师玩!这般行为,夕阳给她开泻药,都属于轻的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