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打手景大师

阿拉叮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三日之期的最后一个晚上。

    万宝商行,当初前往蓝府赴宴的众人,再次不约而同的汇集到这里。

    桌子上摆放的,是这段时间他们全力搜寻到关于奉天郡夕阳的消息。

    万掌柜的手指轻轻的敲击桌面,在这寂静的房间内,发出清脆的响声,众人鸦雀无声,甚至开始怀疑情报上的信息是否正确。

    将近两个月之前,夕阳出现到奉天郡,那时候他的修为才是淬体一重天,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一口气吹死的蚂蚁。

    但是,当日他们所见的夕阳,却是凝真期八重天修为。

    白阮飞当初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一巴掌打到了收集情报之人的脸上,怒斥道:“你是猪吗?这种消息,你居然也会相信……”

    说着,白阮飞的目光,随意的往下看去,只见上面越写越夸张……

    什么医术力压当地医师联盟盟主一头,将当地名医给驱逐出了医师联盟,这都还是小儿科。

    最夸张的是,什么夕阳一刀将乐师工会会长江潜栎劈成两半,什么凝真期九重天,一拳击败凝真期一重天的赵玄。

    最最离谱的是,什么一拳杀五杰,一曲诛抱元,正面交锋抱元期三重天高手,击败之后,抱元期三重天高手逃跑,惨遭杀害。

    什么奉天郡世家之殇,因为夕阳,奉天郡八大世家,只留下两个半,那半个正是苟延残喘的向家……

    看到下面一串的名字,白阮飞的心情是崩溃的,风月、千熏……奉天古城乐师工会副会长华俊威、将军府少统领林岳!

    “来人啊,给我将收集情报的人拖出打,往死里大,这么重要的信息,居然也敢拿出来糊弄我……”白阮飞气急败坏道。

    跟白阮飞情况相似的,不在少数,他们反复的调查,甚至在这次会议之前,一些家族就互换过消息……

    但是,他们却得的消息,却惊人的相似。

    或许一个家族的情报网会出问题,但是,这么多家族收集的信息,相似度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难道说,所有家族情报网都出了问题不成?

    这一刻,奉天郡的所有权贵,都艰难的看向万掌柜,在宝丰郡势力最大的,不一定是万掌柜,但是,消息最灵通的,一定是万掌柜。

    此刻,他们看向万掌柜,多么的希望万掌柜此刻站起身来,一拍桌子,说他们收集的消息全部都是错误的,夕阳就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垃圾……

    但是,万掌柜的淡淡的话,却让他们跌入谷底,只听他淡淡说道:“根据我们收集的消息,夕阳有两个爱好,收敛灵石,和翻阅书籍……”

    “我们准备了五千枚下品灵石,近万本功法和武技,虽然其中大部分是淬体和聚气期功法武技,但是我们检查出来,夕阳对书籍的品质没有要求……”

    说完之后,大厅一片寂静,并没有人接话。

    万掌柜直接忽视了反抗夕阳这个话题,那就代表着,他相信了桌上关于夕阳的调查!

    正在这时,一个青年怒喝起来:“你们一群孬种,被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居然只想着苟延残喘……我张府决定,抱死跟夕阳一拼!”

    扔下这句话,青年甩袖离去,留下一脸羞愧的众人。

    “年轻人,火气太大,张家恐怕要在他手上败亡了……”

    “没错,他愿意取死,就让他去吧……”

    众人嘲讽出声,资料上可是写着呢,像张家这样的家族,在夕阳手上,已经灭亡了五六个,还会在意多一个张家?

    “走吧,我们也应该去赔罪了!”万掌柜忽然站起身,沉声说道。

    蓝府庭院!

    沦为废墟的大厅,此刻才刚刚修建,距离修好,还有一段时间。

    此刻庭院之中,蓝四海,景大师,陈飞,陈扬,向盈盈,还有熊孩子,在这里。

    看看天色,太阳已经日落西山,天边留下一片火烧云,将整个天空都映照成霞红色。

    “他们不会不来了吧!”蓝四海沉吟片刻,忽然说道。

    这三天之内,蓝四海并没有动用手中的力量去调查夕阳,反正三日后,自见分晓,他抱着好奇心,静静的等了三日。

    景大师同样也在等待众人前来,夕阳可是答应他,只要过了今天,他还执意要拜夕阳为师,就一定会收他为徒!

    但是,已经傍晚,宝丰郡的这些世家,居然没有一个前来,这让他不禁怀疑起来,夕阳究竟有没有这个分量,能够逼的众人前来负荆请罪……

    “夕阳,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拿命来!”

    就在众人翘首以待之时,蓝府大门之外,忽然传来一声爆喝,随即一个身影犹如旋风一般,冲了进来。

    那是一个青年,眉宇之间跟张全辉有几分相似,他手持一柄利剑,剑光闪动,直袭夕阳而来。

    但是,他还没有接近夕阳,忽然一个黑衣青年挡在夕阳身前,双手抱拳,淡淡道:“我来陪你玩玩……”

    但是,陈飞话还没有说完,只听碰的一声,青年就被一掌给拍的趴在地上。

    出手的赫然是景大师。

    此刻,景大师看向夕阳,掐媚道:“师傅,我来帮你清理这些狂徒……”

    说话之间,张府之人陆续冲了进来,足足有六七十人,其中,凝真期高手就有七八人。

    他们冲进来之后,赫然看到张仓已经被干趴到地上,一个个露出惊讶之色,张仓可是有着凝真期一重天的修为,没想到先进来一瞬间,居然被打趴在地上!

    呲吟!

    正在这时,一道战刀出鞘的声音传出,只见陈飞眼中绽放出兴奋的光芒,手中战刀更是在微微颤抖,好似在回应陈飞的战意一般。

    “来的好,想报仇,先过我这一关!”

    陈飞横刀挡在张府众人之前,刀锋之上,寒光肆意,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威势。

    “别介啊,陈师兄,敌人人数太多,还是让我出马吧!”景大师没有错过任何一个表现的机会,直接冲到张府人群。

    犹如狼入羊群一般,在张家这些人中肆虐起来。

    陈扬握着战刀,僵在当场。不禁郁闷道:“这些人正好能让我试试刚领悟的刀意,居然又被你抢先了……”

    张府的众人瞬间懵逼,这什么情况,少爷不是说老爷是维护景大师而战死的吗?少爷更保证,只要我们动手,景大师也会出手的吗?

    “少爷,拜托你下次说清楚好不好,要是早知道景大师是对我们出手,我们还来这里报个屁仇啊!”

    “不带这么坑叔伯的啊……”此时的张仓也处于茫然状态,他趴在地上,呆呆的看着景大师,等到张家众人全部躺在地上,发才反应过来疯一般怒吼道:“为什么,我父亲可是为你而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