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夕阳发威

阿拉叮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败了!

    帝都牧家的五虎拳居然败了!

    要知道牧家五虎拳乃是品介极高的武技,只要有达到抱元期才能修炼,号称学会就能越级挑战的可成长的武技,居然就这么的败了!

    蓝四海沉默,万掌柜沉默,白阮飞沉默,就连跟谁牧少的三个侍卫,此刻陷入呆滞,居然忘记了去接牧垸!

    “他究竟使用的什么武技,居然如此的可怕!”这一刻,众人心中升起的是这种念头。

    无视众人的震惊,夕阳一步掠出,他要的不是仅仅一拳将这个青年给击败,而是要击杀对方。

    在看到陈飞伤成这个样子,夕阳就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来到异世之后,他重来没有这么愤怒过。

    哪怕是得知林家派来刺客行刺他,他都没有这么愤怒过。

    但这一次,青年的举动,成功的触及了他的底线。

    上一次,陈飞是为了替他铲除元贞府,一去之下,命悬一线。

    如今,陈飞更是为了守护他,让他安静的突破,再次受了如此中的伤。

    “给我死!”

    夕阳怒吼一声,身形如箭,连踏数步,追着牧少倒飞出去的身影而去。

    这一刻,牧少终于知道了害怕,他脸上浮现出的恐怖之色,让脸颊都有些扭曲。

    “别杀我,看在邵竹月的身份上,放过我这一回!”牧少的身体,撞到蓝府大门的门顶之上,将墙壁撞穿,落入到街道之上。

    周身的伤势,让他无暇顾及,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出邵竹月,希望对方可以看在邵竹月的身份上,放过他这一次。

    夕阳的微微停顿,骤然收住了拳头,眉头一挑,诧异的看向牧少,道:“你认识邵竹月?”

    “……”牧少。

    这一刻,牧少忽然感觉很憋屈,上一次见面,他还恶狠狠的威胁对方,让夕阳自觉离开邵竹月。

    没想到对方不但无视了他的威胁,甚至更连他都给无视了,此刻,看夕阳的模样,就好似第一次见到他一般。

    牧少很想直接站起来,狠狠甩夕阳一巴掌,怒斥道:“哥好歹也是帝都的风云人物,你居然如此无视哥……”

    但是,看到夕阳那包含杀意的目光,牧少放弃了这个打算……

    “我乃是邵竹月的……弟弟!”牧少说话之间,微微一顿,将追求者改成了弟弟,若是说出是追求者,恐怕死的更快。

    “那又如何,给我死……”

    夕阳并未在多说什么,对于退婚的未婚妻,夕阳更是没有当回事,上次见面之后,对方高高在上的那种态度,让他感觉十分不爽。

    若不是知道对方是特意来阻拦林岳的,夕阳都想让她知道知道,一个女人半夜拦住他的车,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夕阳杀心以定,五指并拢成刀,准备终结牧少的时候,身后忽然传出急促的呼啸声。

    夕阳急忙转身,只见牧少的三个侍卫,分别站立于三个方位,但是他们的气息,却牢牢的融合到一起。

    凝真期九重天的实力,对夕阳来说,分分钟秒杀,哪怕就是三个,夕阳也能分分钟秒杀,但是的气息融合之后,却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此刻三人的合计出来一剑,其威力已经可以媲美抱元期三重天的强者。

    这一剑,给夕阳一种致命的危机。

    虽然,这一剑要比当初林岳的赤阳掌威力要小太多,但是,夕阳没有学过对方的剑法,没有办法从中分别出破绽,此刻唯有硬刚!

    “五行拳之五行合一!”

    夕阳大吼一声,一拳击出,整个街道之上,再次爆裂出震耳欲聋的气爆声。

    随着气爆声传开,以夕阳拳头为中心的空间,犹如煮开的沸水一般,沉声一层层的恐怖气浪,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气浪所过之处,无论是花草树木,还是砖头石块,纷纷湮灭的粉末,地面之上,更是如同犁地三尺一般,露出发黑的土壤……

    剑气跟夕阳五行合一碰撞到一起。

    下一刻,剑气从剑尖到剑柄,整个剑气寸寸断裂,消散在空中。

    而跟夕阳交锋的三个凝真期九重天的高手,此刻也伴随着剑气,整个身体不断的瓦解,化成粉末。

    “强,太强了!”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惊骇的望向夕阳,露出复杂的表情。

    特别是之前跟谁张仓前来的张家众人,此刻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找夕阳报仇?这恐怕是老寿星上吊,找死呢吧!”

    夕阳太强了,强大到让他们都无法升出报仇的心里,万掌柜等人,更是拍着胸口,好似在庆幸,幸好当时没有听张仓的鼓动……

    向盈盈的一双美眸,此刻也绽放出光芒,喃喃出声道:“他又变强了,可能,等我有了足够的实力,林家在他手上,已经化作了往日烟云!”

    在众人惊骇的时候,夕阳没有停顿,转身准备去击杀牧少,但是,此刻的牧少,已经消失。

    “林夕,你给我等着,下次再见面,我必取你首级……”

    街道尽头,传来牧少的叫嚣。

    “不用下次,今日,我便取你首级……”夕阳冷哼一声,身形一动,就准备追击而去。

    但就在这时,庭院中传来陈扬的惊呼声:“夕神医,你快来看看我哥哥吧……他的气息十分微弱……”

    夕阳身形一顿,目光幽幽的看向要消失在眼前的牧少:“逃过这一刀,我就让你多活一些时日!”

    说话之间,尼泊尔弯刀骤然出现在夕阳手中,他凌空一跃,足足跳了数米高,看到牧少的身影之时,一刀骤然劈出。

    下一刻,一道恐怖的刀气从刀锋之中斩出,虽然没有刀意的加持,但是,刀气的恐怖,却已经应该跟蕴含刀意的刀气相媲美!

    刀气划破长空,势若惊雷,击到已经在数百米之外牧少的后背。

    “噗!”

    牧少的身体顿时被劈飞出去,在空中留下一道血线,彻底的消失在夕阳眼前。夕阳则是一刀劈出,并未观望,而是极速的冲到陈飞身前,先封住对方的穴位,阻止鲜血继续的流出,在来检查他的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