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大暗黑天(三)

阿拉叮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翁!

    夕阳周身微微一颤,骤然之间,寂静的黑暗世界中,忽然传递出一丝翁鸣声!

    声音虽然细微,但是在如此安静的世界中,却犹如惊雷一般。

    茅草屋之中的众人,瞬间将目光放到夕阳身上。

    但是,夕阳还是双目紧闭,并没有苏醒的趋势!

    正在这时,一道光芒,犹如破晓的晨光一般,从夕阳头顶折射出来,在夕阳脑袋后面形成一道光圈!

    光圈之中,滚滚灵气奔涌而至,犹如江河流淌的声音一般,滚滚灌入夕阳的身体。

    袁家门前,此刻众人已经进入画无涯的画中世界,偌大的袁家,此刻只剩下画无涯一人。

    在画无涯身前,是一副一丈有余的长篇著画,画中有山水,却并无日月,有草木人影,却没有一丝生机,整幅画散发这一种黑色气息。

    那是一种荒芜,死寂的气息,让人感觉十分压抑,犹如末日降临一般!

    整幅画已经进入尾声,马上就有完成,正在这时,这一幅大暗黑天图之上,忽然着火一般,在画中的某一个角落,出现一个洞孔!

    好似一副画,被烟头烫出一个小洞一般,让整个死寂的画面,忽然淡然的不少,整个黑暗的气息,也减少许多。

    原本黑暗的世界,此刻变的灰蒙蒙,能够感觉到一丝丝的影子!

    在小洞出现的瞬间,画无涯忽然闷哼一声,他的嘴角益处丝丝血迹,滴落在地上!

    “这,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在我的画上开出一道口子!”画无涯从容的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

    他利用画道纵横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能够见到,画中人能够左右画工布局的人!

    “我便不信了!我的画,我做主!”

    “给我填!”

    画无涯眉宇之间,闪过一丝狠厉之色,提起苍翠玉笔,指尖鲜血,顺着笔杆,流淌到笔尖之上,含入不漏,并没有滴落下来,而是在笔尖凝结!

    一滴滴鲜血,在笔尖上凝结,画无涯的脸色渐渐浮现出一丝苍白,而笔尖的鲜血,却闪动的着光芒,其中蕴含这不可思议的威能!

    “填!”

    一声低喝,画无涯手中的玉笔按落下去,点在大暗黑天图上的那一抹小洞之上!

    下一刻,天地之间的灵气疯狂的向笔尖凝聚,去填补这一个小洞,小洞在正飞速的变小。

    茅草屋之中,夕阳头顶的光圈,忽然黯然下去,慢慢的犹如被东西遮住一般,闪动出朦胧的光芒!

    而灵气灌注的声音,此刻也细弱成水滴一般。

    “阿西吧,又来了!”

    那一股蒙蔽的感觉,又浮现在夕阳心头,他已经利用大催眠术,在心中铸成了坚铁长城,那一道光圈,就是他心中的信念!

    但是,那一股信念,却在诡异的力量之下,悄然的削弱!

    “一念花开,万念俱灰!”

    夕阳在心中一声厉喝,在心中再次催眠自己,他的精神力凝结成一朵绽放而开的花朵!

    花朵绽放,那一种蒙蔽身心感觉力量,骤然消失!

    如果说夕阳此刻是在画中世界的话,那夕阳现在就是在画中又著作了一副画,他就是一盏灯,照亮黑暗的灯!

    夕阳的一念花开,直接破碎黑暗,甚至将那无边的黑暗,荒芜死寂的气息,全部返还回去!

    咔嚓!

    执着于弥补画上小洞的画无涯,他手中的玉笔,在这一刻骤然出现一道裂纹,旋即整个玉笔崩碎成粉末!

    于此同时,书画之中的那一股死寂,荒芜的气息也从这个小洞之中,向他涌动而来。

    下一刻,画无涯的世界,好似也变成了黑暗一般!

    若是常人,恐怕在这这一刻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反噬,但是,画无涯乃是修为限制了境界的人,他的境界十分高深!

    那一种死寂,荒芜的气息,也只是从他的意境之中,顺着玉笔,灌注到了大暗黑天图上。

    这种反噬,只是让画无涯身躯微微一颤,旋即,他冷哼一声,驱除了眼前的黑暗,他再次看向大暗黑天图上的那一个洞孔!

    目光闪动一下,他冷哼一声,道:“自然如此,我就先让你存在,等待整个大暗黑天图完成,我在慢慢的收拾你!”

    说话之间,画无涯不再理会这个洞孔,而是去完善大暗黑天图的最后一步!

    真元混合着鲜血在大暗黑天图上挥洒,大暗黑天图一步步晚上,五分钟之后,画无涯收手结印,旋即一掌拍在大暗黑天图上,厉喝一声。

    “给我凝!”

    下一刻,整幅画绽放出光芒,画中的人物,清晰的浮现出来,甚至可以辨别出那一个是谁!

    书画之中,紫耀天手持城主令,奉天古城的大佬聚集在他的身边,而十万守城军,此刻也整齐的站在紫耀天身后,严阵以待!

    季无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到空气之中弥漫的死寂气息,一瞬间比刚才强烈了数十倍。

    此刻若是一个不通武道的普通人出现在这里,问道这股死寂的气息,恐怕会压抑的瞬间自杀!

    季无伤仰头一声大喝:“先生,若是大暗黑天完成的话,那么,请开始吧!”

    声音通过画中,传递到画无涯耳中,他略微点点头,以手指代笔,在大暗黑天图上轻轻一拨,沉声道:“地心炼狱!”

    四个字刚刚吐出,书画之中的地面上,瞬间山崩地裂,岩浆从龟裂的大地缝隙之中迸射而出。

    火柱冲天,整个世界一片哀嚎之声!

    十万守城军,瞬间损失近乎一般,全部葬身在岩浆之中,而紫耀天等一干抱元期九重天的高手,他们在地面上灵活躲闪,才幸免于难!

    正在这时,画无涯伸手在季无伤上方一点,霎时间,书画之中的季无伤等人身上浮现出一种暗红色的光泽。

    有这种光泽护身,无论是死寂的气息,还是爆裂的岩浆,都无法伤害到他们。

    此刻,季无伤举起手掌的银色宝刀,高喝一声道:“众将士,建功立业的机会到了!”

    “随我杀!”

    话音刚落,季无伤一马当先,像紫耀天等人杀去!

    茅草屋这里,随着大地的崩裂,岩浆迸射而出,茅草屋早已经不复存在,众人全部惊呼出声。

    正在这时,双眼紧闭的夕阳,骤然睁开双眼,两道凌厉目光从他眼眸直冲迸射而出。旋即,夕阳露出愕然的目光,茫然道:“我只是提升下修为,怎么睁眼开就变成了世界末日来临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