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一份人情

阿拉叮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美!”

    二公主此刻双眼迷离,脸上浮现出惊叹之色,犹如梦呓一般的喃喃说道。

    看到二公主的状态,夕阳心中心中一凛,急忙一声低喝,这一道声音,如当头棒喝,让二公主恢复了清明!

    旋即,她的脸颊之上,浮现出骇然之色,惊呼道:“这,这一个狐狸一般的印记,居然魅惑了我……”

    夕阳缓缓点头,沉声说道:“你不要对视这一个狐狸印记,它诡异的很……”

    说话之间,夕阳的脸色一变,他忽然感觉到,在邵竹月体内流窜的神秘力量,忽然汇集向了邵竹月的脑海。

    脑袋乃是人体最为重要的地方,夕阳不敢操控生之气也追击到邵竹月的脑海之上,稍有不慎,邵竹月可能就会变成痴呆之人。

    下一刻,那一股神秘的力量,居然汇集到了邵竹月额头之上的狐狸印记中。

    “嘶~”

    一声狐鸣啼忽然传递开来,于此同时,邵竹月的身体忽然产生一股磅礴的吸附力,将夕阳的生之气疯狂的吸走!

    夕阳脸色大变,手掌想要松开邵竹月的香肩,打断这种恐怖的吸力之时,却发现他的手中,已经一动不了,仿佛粘连到了邵竹月肩膀之上。

    正在这时,邵竹月的额头之上的狐狸印记,忽然跳动了一笑,居然从她的额头之上脱离开来,在空中化成一个拇指大小的狐狸。

    变化并未就此终止,随着邵竹月不断吸取夕阳体内的生之气,狐狸周身忽然浮现出一层白色的雾气!

    这一道雾气隐隐看上去,犹如一位下凡仙子,虽然看不清她的容颜,但是,那绝世无双的气质,就足以让人意乱神迷!

    渐渐的,随着抽去夕阳的生之气越来越多,仙子的面容,也越来越清晰,这一张精美的容颜,浮现出来的那一刻,二公主的双眼出现的迷离之色,深深的陷入到其中。

    夕阳的感觉也不好受,虽然他晋升到化灵期之后,阴阳二气成倍的增加,但是,也经不住邵竹月这般恐怖的吸附!

    他的丹田之中,阴阳二气已经所剩不多,恐怕用不了五分钟,夕阳丹田之内的灵力,阴阳二气就会枯竭!

    特别是仙子的面容越来越清晰之后,他心中的杂念也就越来越多,看着如此千娇百媚的仙子近在身前,夕阳的意志,也渐渐的就要失守!

    不过,这一刻,夕阳忽然感激起来韩公子,若不是见识到他的那一张脸,夕阳恐怕早就迷失在了仙子的盛世容颜之中。

    此时,为了分散注意力,夕阳心中暗暗将韩公子跟这一个狐狸所化的绝世佳人相比。

    韩公子没有对方妖娆,没有对方妩媚,但是,他的容颜,却能够胜过眼前的仙子一分!

    这也就是韩公子是男人,而且还是一个脾气极为暴躁的人,他若是是一个女子,凭借那一张脸,绝对完胜眼前的仙子!

    这时,眼前的仙子仿佛感觉到夕阳脑海之中所想,她冲着夕阳微微一笑,那一刻,夕阳的整个心都要酥了,就要迷离在仙子这一笑的风情之中。

    正在这时,邵竹月忽然睁开双眼,眼眸之中,爆射出两道寒冰,而那魅惑的仙子,在一瞬间,就化成了一道气雾,消失在了她的闺房之中。

    那一个拇指大小的狐狸,此刻在空中瑟瑟发抖,仿佛畏惧邵竹月的身份一般。

    “还不回来!”邵竹月一声厉喝,小狐狸瞬间飞入到她的额头之上,旋即,化成一道狐狸印记,最终,它的身躯全部隐匿下去,只留下一道爪印!

    这一刻,邵竹月身体之中的恐怖吸附力,也瞬间消失,夕阳急忙将手掌从她肩膀上拿开,仿佛上面有刺一般。

    邵竹月却没有起身,依旧坐在床上,手指在不断的结印,旋即,轻轻的在额头之上一抹,仿佛下了某种封印一般,她额头之上的印记,渐渐的消失。

    一炷香之后,邵竹月恢复正常,她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身体状况,只见体内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唯有断裂的经脉,还没有修复,这需要特殊的丹药才能够治疗!

    “多谢!”

    邵竹月起身,从床上下来之后,双手抱拳,向夕阳一礼!

    夕阳急忙扶住她的身躯,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道:“你救我之时,我没有跟你说一声谢谢,你也不必给我道谢……”

    说话之间,夕阳扣住邵竹月的手腕,邵竹月微微一怔,想要挣脱出来,但是,看到夕阳要为她把脉,便没有动。

    “经脉断裂不是小问题,若是不及早治疗的话,恐怕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威胁……”

    “我传授你一套功法,能够帮助你尽快修复经脉!”

    说着,夕阳的目光扫向二公主,示意她离开。

    二公主听闻能够修复经脉的功法,十分意动,但是,看到夕阳的眼神之后,她极为气恼的说道:“哼,离开就离开,不就一本破功法吗?我人皇宫多的是……”

    说完之后,她变气冲冲的离开了房间!

    “你不必如此的……”邵竹月目光扫向夕阳,沉声说道。

    夕阳点点头,他也知道,邵竹月救他,是有目的的,但是,不管她有什么目的,她救了夕阳,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夕阳看来,紧紧是一桩婚事,还不足以报答邵竹月,夕阳将易筋经修炼的法门,全部告诉了邵竹月。

    邵竹月并没有拒绝,正如夕阳所说,经脉断裂不是小问题,耽搁的时间长了,很可能会酿成大问题。

    若是以往,他们还可以前往丹师工会求药,但是,经历了营养师这一职业的星期,丹师工会已经关门,现在想要求问丹药,也已经没有了去路!

    等修炼一遍之后,邵竹月脸上浮现出骇然之色,她以为这是一本恢复类型的功法,但是,修炼之后,她才知道,这是一本练体功法。

    回忆起来夕阳在将军府门前,用身体硬抗黄胜瑞的吐息凝剑,还有燕昔的剑气风暴,邵竹月忍不住喃喃道:“难道,这便是夕阳能够肉身抗剑的练体功法吗?”“这一份人情,你让我如何还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