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定亲书信

阿拉叮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邵竹月别院门前,邵玉书等一群邵家子弟,在夕阳进入到邵竹月闺房之中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外面等候。

    他们这些人不住的向邵竹月别院里面打望,显露出焦急之色,邵文星的堂兄邵文宇不住的说道:“这么长时间了,文星这么还没有将韩少君给请过来……”

    他们唯恐夕阳在这个时间段里离开,到时韩少君没有当面碰到夕阳,仅凭他们的一面之词,难以勾起韩少君的怒火。

    时间一分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邵竹月的房门忽然打开,邵家众人心中一沉,喃喃说道:“难道,夕阳打算离开了吗?”

    但是,让他们意外的是,只有二公主一脸愤愤的走了出来,夕阳还停留在房间之中。

    邵家众人的心并没有放下来,反而更加担心,这少男少女,同处一室,万一发生点什么,让韩少君知晓之后,就算他能够跟夕阳击杀,但是,还和邵竹月成婚不成,也在两说!

    “公主殿下,你怎么出来了,他们在房间之内要干什么?”邵玉书急忙上前两步,沉声询问道。

    事关邵家的兴盛,邵家众人闻言,也都竖起了耳朵听。

    “哼,他们能干什么?当然是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二公主冷哼一声,心中极为不爽的说道。

    她说的见不得人的事情,自然就是传授功法,功法这种东西,极为隐秘,不是徒弟的话,绝对不会轻易外传!

    二公主此刻只是郁闷而已,语气才稍微显示的有一些不满!

    但是,二公主的话,在放在邵家众人耳中,那就成了晴天霹雳,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特别是他们这一些家人还在外面守候,夕阳居然在房间之内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邵竹月伤势严重,气息极为混乱,夕阳怎能作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

    “夕阳,我就算是拼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邵文宇厉吼一声,直接一脚踹开邵竹月闺房的大门,旋即冲了进去。

    邵家其余子弟,包括邵玉书等人,也都怒气冲冲的进入到邵竹月的闺房之中。

    此刻,邵竹月摆出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在地上盘着,而夕阳却是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邵竹月,指点出邵竹月动作之中的一些不足!

    忽然冲进来一大群人,邵竹月身体一僵,她急忙从地上起身,然后拍拍身上的灰尘,目光看向邵家众人,沉声问道:“你们进来做什么?”

    “你们在干什么?”邵文宇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怪异之色,不是说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吗?怎么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地上?

    邵竹月看着气势汹汹的众人,微微一怔,旋即明悟了一些,她的脸色瞬间冰冷下来,整个人瞬间化身成冰雪女神,一股寒冷刺骨的气息,流转开来。

    “我做什么,不管你们的事情,出去!”邵竹月冷声说道。

    邵文宇还想在说什么,邵玉书打断他,上前一步,来到邵竹月的身前,和善的笑道:“竹月,我们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担心你的身体状况……”

    “你伤势这么严重,就多多休息,不要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这种会让你伤势更加严重的……”

    邵竹月尚未说什么,夕阳却是嗤笑一声,不屑道:“你们担心竹月的身体状况也可以理解……”

    “不就是怕到时候难以给韩少君交差吗?”

    听到夕阳的嘲讽,邵家众人脸色一沉,邵竹月自然也听出来其中的含义,她秀眉一蹙,厉声说道:“你们给我出去……”

    在邵竹月说出这句话之时,庭院之中,也传递一道声音:“哦?什么事情,难以给我韩某人交差?”

    听到这个声音,邵家众人心中狂喜,邵文宇此刻看向夕阳,腰板挺直了许多,目光之中露出一丝讥讽,好似在说:“夕阳,有本事你韩少君面前,继续嚣张啊……”

    下一刻,韩少君缓缓的走入到邵竹月的闺房之中,看到房间之内这么多人,最终,看到夕阳坐在邵竹月的床上,他眉头一挑,淡淡说道:“呦,这里这么热闹,都干什么呢……”

    “在这里开会吗?”

    正在这时,邵文星急忙从人群中挤出来,沉声说道:“韩公子,夕阳这厮威逼我们撤除跟你的婚约,要恢复他和竹月的婚约……”

    “我们若是不从的话,便要血洗我们邵家!”

    此刻,邵玉书也沉声说道:“韩公子,毕竟当初是邵某跟你定下的婚约,你若是给夕阳这个面子,答应将邵竹月拱手想让,我们也不便多说什么……”

    “你若是不同意撤除婚约,我们坚决站在你这一遍……”

    夕阳闻言,眉头皱了起来,这老家伙挑拨是非的功力,可比邵文星要强太多。

    当着众人的面,问对方愿不愿意将未婚妻拱手让给他人,就算韩公子在怎样不在意邵竹月,此刻也要应承下来,不能退让半步!

    果不其然,韩公子眼中闪动出两道寒光,在邵玉书脸上划过,旋即,目光停留到夕阳身上。

    “夕阳,你可知晓,邵竹月乃是我的未婚妻,你这样强抢我的未婚妻,是没有将韩某放在眼中吗?”韩公子冷声说道。

    “韩少君,你在跟邵竹月定下婚约之时,没有听说过,她是我的未婚妻吗?”夕阳嘴角微微一挑,反问说道。

    “夕阳,当初你跟竹月是有婚约不假,但是,你们的婚约已经在八个月之前,已经解除了……”邵玉书纠正道。

    “解除?”夕阳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封书信,淡淡问道:“那你说,我手中的这一封书信,又是什么?”

    看到这一封书信,邵玉书脸色一沉,当初邵竹月登临将军府退婚,只是口头上的退婚,并没有将两人的定亲书信销毁!

    “韩少君,这便是我跟竹月定亲书信,这乃是竹月的父亲,邵宇祁亲自书写,你不会不认识吧!”夕阳目光扫向韩少君,淡淡问道。

    韩少君的脸色阴沉下去,目光扫向邵玉书,淡淡说道:“邵家,我希望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韩少君虽然语气平淡,但是,众人却能够感觉到这股淡淡的语气之中,蕴含着的恐怖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