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一波三折(中)

阿拉叮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一波三折(中)

    镇元子并未参加过大战,此刻却衣衫褴褛,身受重伤,比一直在交战的樵夫,神族童子伤势还要严重。

    在东皇钟虚影和七星大阵碰撞出来余波的时候,镇元子也想要冲入到后土娘娘开辟出来的洞口,进入到六道轮回的碎片世界躲避余波。

    但是当他进入洞口之时,一层无形的壁障竟然阻隔了他,让他没有成功进入到六道轮回世界的壁障之内。

    而这时候余波已经侵袭过来,镇元子在想躲闪,却已经来不及。

    正面迎接东皇钟虚影和七星大阵的余波,镇元子能够没有当场去世,只能说他有几分幸运。

    此时,镇元子站立在后土娘娘驾驭的幽冥船之前,一双眸子冰冷的锁定在后土娘娘身上。

    “后土娘娘,你是前辈高人,晚辈此行也是为了来营救你,你竟然在刚才暗算于我,差点让我因此送命!”镇元子森然说道。

    此言一出,后土娘娘尚未说话,站立在幽冥船之上酆都大帝便气急败坏的怒斥道:

    “好你个镇元子,天底下还有比你更无耻的人吗?”

    “你口口声声说是来营救后土娘娘,可是刚才的大战之中,你有出过手吗?”

    “你有什么脸来这里指责后土娘娘!”

    陈飞,嬴政,聂霜等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看向镇元子露出鄙视的目光。

    这时,后土娘娘摆摆手,示意酆都大帝不要多言,旋即她才看向镇元子,轻声说道:“镇元子,你乃是仙帝的修为,六道轮回对元神的影响,你应该深刻知道……”

    “当初我坠落道这里,这么多年都没有挣脱出来,刚才我若是让你进来,才是真的害了你……”

    “你愿意进来跟我做伴,永远被禁锢在这里吗?”后土娘娘淡淡问道。

    镇元子沉默,脸色不断的变化,显然是在判断后土娘娘此言究竟是真是假?

    “镇元子,别听后土胡说八道,你有肉身在,那么多人能够进入六道轮回碎片,为什么你不能?后土分明是在报复你刚才不愿意出手……”

    “况且,你现在已经站到了后土的对立面,你就算现在放了她,你感觉她出来之后会饶了你吗?”

    神族童子在一旁蛊惑道。

    镇元子闻言,不断变换的脸色终于镇定下来,神族童子说的不错,不管后土娘娘本意是如何,他现在已经挡到了后土的路,若是放出来后土,后土算后账的话,他必然要遭殃。

    “袖里乾坤!”

    下定决心的镇元子,抬手一甩,一道道风系天道法则化成风墙,狠狠的撞击在幽灵船之上。

    船身剧烈的震动,冲出来的半个船身,被一点点的碾压回去。

    后土娘娘之前为了救众人,隔空跟东皇钟虚影碰撞一击,在后来又用秘法开辟出来洞口,让众人进入六道轮回碎片世界,这种消耗对后土来说极大。

    若不然的话,后土娘娘绝对不会被区区一个镇元子击退回去。

    樵夫见状,面色一沉,提着手斧就要上前去劈了镇元子,神族童子忽然挡到他的面前,两人再次展开大战。

    下方,剩余的七位妖圣,妖神们也动松了一口气,此行虽然没有杀掉后土,但是阻拦她脱困也算大功一件。

    就在此时,夕阳忽然出现在镇元子的身前。

    夕阳虽然遭受到了巨大的反震力,受到了严重的伤势,但是他身躯之中可是藏着一株生命树,在严重的伤势,在生命树的治愈之下,都能够快速的恢复。

    夕阳此刻虽然没有巅峰时刻的状态,但也恢复的七七八八,也有一战之力。

    挡在镇元子身前,夕阳眼中露出一丝奇异的光芒,幽幽说道:“我真的很好奇,你来此地的目的究竟是为什么呢?”

    “若是说救后土娘娘,你却没有出手,若是破坏后土娘娘破封,你却同样也没有出手……”

    “难道你就真的是来打一个酱油的?”

    此言一出,众人也都狐疑的看向镇元子,来人都有明确的目的,镇元子却是中立态度,却停留到了最后。

    若是说从一开始,镇元子就是在等待这一幕,那众人绝对不会相信。

    毕竟之前的战局变换太快,谁都不会预料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镇元子看到夕阳,并没有继续出手,听到夕阳的话,他却淡淡一笑,道:“我的目的,不用你管……”

    “速速离开,若不然的话,别怪我出手无情!”

    听到镇元子的威胁,夕阳扭扭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然后轻笑道:“是吗?终于能够看到前辈出手了,我都等不及了!”

    “前辈,请!”

    说着,夕阳作出一个请出手的动作。

    镇元子的脸色阴沉下去,他对夕阳的顾忌,远远超越了什么白泽,鬼车,计蒙妖圣之流,夕阳看一遍对方的招式,无论是秘法还是神通,亦或者是法则,竟然都能够学会,这让镇元子是在不想面对夕阳。

    两人在这一刻僵持,而后土娘娘却展开的新一轮的冲击。

    “小子,别以为你会复制别人的神通就可以为所欲为……”

    “给我死!”

    镇元子看到后土的攻势,再也等不及,就算在不愿意让夕阳学走自己的招式,他也要出手。

    一声爆喝之下,镇元子施展出来袖里乾坤,不过,这一次他故意让风之天道法则遮挡住了光线,让夕阳眼前陷入的黑暗,想要以此来阻挡夕阳偷学他的招式。

    当当当~

    风之天道法则化成一道道凌冽的风刃,在夕阳身上千刀万剐,然而夕阳的身躯却无比的坚硬,风刃碰撞上去,只能溅射出来火光电花,却不能对夕阳造成伤害。

    夕阳眉头一挑,露出一丝诧异,这种程度攻击不应该是天道法则威力,而且,他心中隐隐的有危机感浮现出来。

    下一刻,这些凌冽的风刃竟然组合到一起,疯狂的旋转起来,风刃犹如绞肉机一般,快速的在夕阳身上绞杀。

    嗤嗤嗤~

    一道道血印浮现出来,夕阳的肉身被斩破,继续下去,他的肉身可能真的要被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