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少主(续)

阿拉叮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少主(续)

    看到少主降临,徐家老祖,甄步奎等一群人终于将心放到了肚子里。

    身为原始天尊的传人,他不仅仅是阐教的少主,他的一举一动,他的言行甚至能够代替了天道神殿。

    虽然原始天尊消失多年,但是,凭借原始天尊的威望,如今只要少主振臂一挥,三界之内会涌现出来一大片顶尖的剑客前来支持少主,为少主呐喊助威。

    鼻孔朝天的徐阳峰,还有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焦点的徐阳天,他们此刻看到少主那淡漠凌厉的目光,都回情不自禁的低下头,于少主皓月一般的光辉相比,他们犹如萤火虫一般渺小。

    此刻他们只能站在众多仙帝身后,远远的看着少主,露出无限的崇拜之意。

    “夕阳,你在如何天才,在少主面前,依旧是一文不值,如今少主亲自降临,他身后必然还有隐藏的阐教大能跟随,我看你这一次如何能够继续嚣张下去!”徐阳峰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中暗暗道。

    凭借他们徐家和少主的关系,徐阳峰现在已经开始考虑,是不是请少主击败夕阳之后,将夕阳交给他们徐家发落。

    甄逸云,暗影,风行等人也都露出讥讽的笑意,心中暗道:“你不是让我们请高手过来吗?希望你能在少主手中多坚持几秒!”

    “此人意图斩处我们徐家,还请少主出手!”

    徐家老祖此刻淡漠的看了一眼夕阳,然后拱手抱拳,恭敬的向少主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全部都汇集到少主身上,等待着少主大展神威,一举将夕阳擒拿下来,他们便能一解心头之恨。

    别说是甄步奎,甄逸云,风行,暗影等人,就连准备避开夕阳的李飞升,王文辉,周若晨等人,此刻也停留下来,准备观看夕阳接下来的惨状。

    在万众瞩目之中,少主神色淡然,目光在徐家老祖身上随意一瞥,然后淡淡说道:“既然他意图斩处你们徐家,那你们徐家便不要在这个世上存活了……”

    听到少主开口,徐家老祖露出轻蔑的笑容,正准备讥讽夕阳的时候,他的身躯忽然僵住,刚才少主貌似说的话有一些不对。

    甄步奎,甄逸云,风行等人也露出惊疑之色,心中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看到众人一脸错愕的表情,少主冰冷的脸颊上露出一丝笑意,不过,这个笑意却不是给他们的,而是给夕阳的。

    缓缓走了几步,来到夕阳身前,少主感慨的说道:“你真的和以往一样,走到哪里,都要搅动起来哪里的风云!”

    看着一身蓝衣,仿若宝剑出世的少主,夕阳也感慨的说道:“你倒是让我大开眼界,才离开天缘界多长时间,修为竟然提升到了这种程度!”

    这位蓝衣少主不是别人,正是天缘界走出来的袁云霄,在阴冥的时候,他便是获得了玉虚宫殿灵的认可,成为了原始天尊的传人。

    在擒拿住小金龙傲天,击溃傲风的投影之后,夕阳离开天缘界,前往天道神殿获取天道法则,聂霜,袁云霄,郑旦等人也纷纷踏出了天缘界,去经历自己的历练和机缘。

    袁云霄凭借着领悟出来原始剑意和原始剑道法则,直接成为阐教认可的原始天尊传人,在加上殿灵辅助,他们开启了原始天尊留下的真正玉虚宫,让袁云霄经历了层层历练,才有了现如今的修为。

    “没想到你进入天道神殿竟然如此轻易!”夕阳感慨的说道,他可是经历的三级位面一直杀到一级位面,才获得的现在的资格。

    袁云霄的这些经历,比起夕阳来说都要顺利太多了。

    看到这一幕,徐家老祖,甄步奎,暗影,风行等人直接实话,之前他们还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但是看到少主和夕阳谈笑的时候手,他们的脸色巨变,整个人都不好了。

    徐家老祖更是噔噔噔向后退去三步,那一瞬间,他仿佛苍老的许多,整个身躯都佝偻起来,面上充满了悔恨和懊恼。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他们徐家因为和少主相识,达到了徐家有史以来的最巅峰,然而,他们还没有彻底站稳脚的时候,却因为家族之中的一个纨绔子弟得罪了少主的朋友,而受到牵连。

    少主是何等身份,他的一言一行,就如皇朝之中的帝王,一言九鼎,他既然说要让徐家覆灭,那徐家就没有半分存活的可能。

    甄步奎,暗影,风行也都满脸骇然的看向夕阳,夕阳充满了惊骇,震惊之意,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看不起的一个三级位面走出来的小子,竟然会和阐教的少主扯上关系。

    若是知道少年和少主是朋友,就算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都不敢在夕阳面前耀武扬威,前来发难。

    远处观望的李飞升,王文辉,周若晨等人也都石化,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夕阳,实在不敢相信,这个一直被他们鄙视出身的少年,竟然有着比他们整个尊贵的身份。

    “他,究竟是什么人!”

    李飞升此刻充满了苦涩,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夕阳会遇到什么事情都波澜不惊,处之淡然,不仅仅是因为他有绝强的天赋,更因为他身后还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阐教的少主竟然都是他的朋友,与夕阳一比,他们引以为豪的二级位面身份,却成了一个笑话。

    “原来是一直是我坐井观天……”王文辉也喃喃说道。

    这一幕对这些二级位面走出来的天才产生了毁灭性的冲击,他们此刻陷入了深深的懊悔。

    或者他们有夕阳如此强大的背景的话,他们早将之前不断挑衅的自己给灭数十次了。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唯有袁云霄和夕阳在谈笑风声,没有受到一丝影响。

    正在这时,徐阳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走到夕阳和袁云霄身前,碰的一声跪在两人身前,道:“少主,千错万错都是阳天的错,求求你不要让我徐家覆灭!”

    “祸是我闯出来的,希望我将这一条性命陪给少主的朋友之后,少主能够法外开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