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两败俱伤?

阿拉叮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两败俱伤?

    剑气湮灭在冰火九重天之中,但是,这种洪流只是一剑引起的波动,根本不是真正的攻击。

    真正的攻击还是来自诛仙剑。

    那绽放出来金色光芒的诛仙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降临到夕阳头顶,凌冽的气息绽放出来,径直劈斩下来。

    正在这时,赤红和幽蓝两种光芒融合到一起,在夕阳头顶之上绽放出来一朵耀眼的莲花。

    带着凌冽气息的诛仙剑斩落下来,莲花之上透出极寒风暴和炙热连华。

    霎时间,整个演武台结出一层数尺后的坚冰,化成冰雪擂台。

    冰雪擂台之上,则是漫天的太阳真火在燃烧。

    冷与热的同时存在,让远远在观战席之上的众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身躯在冷热交替之下,有了崩溃的征兆。

    台下的人都是如此,首当其冲的聂霜,承受的压力比他们更加的庞大。

    “杀!”

    聂霜脸色一沉,一声爆喝喊出,被莲花阻挡的诛仙剑绽放出来耀眼的光芒,直接将莲花劈成两半,顺势从夕阳的身躯之中划过。

    剑气将夕阳斩成两边之后,落在了坚冰之上,只听嗤啦一声,号称天道圣人都打不破的演武台,在这一剑之下,裂开了一道口子。

    随着裂痕蔓延,整个演武台随着覆盖的坚冰崩碎开来。

    建立成数千年之久的演武台,被两位天骄给打碎了。

    哗啦啦~

    演武台化成废墟,夕阳的身躯被掩埋在废墟之中,而聂霜却还保持着出剑的姿势,纹丝未动。

    整个天地都安静下来,这一场大战简直让众人大开眼界,很难想象,这两个未满一百岁的天才之人造成的破坏。

    “是聂霜获胜了吗?”华天超喃喃说道。

    在场的众人也忽然醒悟过来,战斗已经停止,那么获胜者是谁呢?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夕阳直接被斩成两段,而聂霜却没有受到任何的伤痕。

    青空道人愣了愣之后,高声说道:“我宣布,聂霜……”

    刚刚吐出五个字,正准备宣布聂霜获胜的时候,聂霜的身躯直直的倒下去,躺在废墟之中,他依旧保持出剑的姿势,没有任何的改变。

    “这,这是什么情况?”

    青空道人惊疑不定的说道,旋即急忙飞到聂霜的身前,二指放在聂霜的颈部,准备探查一下聂霜的情况之时,一股恐怖的寒冰之气顺着青空道人的指尖便传递过来。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青空道人的手臂直接对冻成冰块,若不是青空道人反应极快,直接抬手,将冰冻的手臂斩去,说不定他整个人都要化成冰雕。

    “好恐怖的寒气!”青空道人心有余悸的说道。

    低头一看,只见倒在地上的聂霜,此刻已经化成了一个巨大的冰雕,随着寒气散发出来,聂霜身躯之外的结冰也越来越厚。

    几位天道圣人也急忙汇集过来,观察了聂霜良久,才幽幽说道:“他已经被寒冰之气冰封了元神,我们若是冒然将坚冰打碎,恐怕聂霜也会随之陨落!”

    苍郁圣人沉声说道,他本身就是领悟水之天道成为仙帝,对变异的水之天道,冰之天道也有一些了解。

    “那这一场比赛?”青空道人看向诸位天道圣人,露出询问之色。

    “自然是两败俱伤,可惜啊,这两位都是万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奇才,竟然在交战之中就这样双双陨落了!”风声仰头望天,悲天悯人的说道。

    若不是看到他之前那副针对夕阳的嘴脸,说不定众人还真的以为他是在为两位天才而叹息。

    观战席之上,华天超,雷云飞,水无痕,岳云惜,袁云霄等人也都沉默了,谁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两败俱伤,双双陨落的局势。

    “那一位风采无限,傲气无双的少年真的就这么陨落了吗?”岳云惜茫然的看向成为废墟的演武台,喃喃说道。

    虽然和夕阳认识只有几日时间,但是,夕阳那白衣胜雪的身影,却牢牢的印刻在了她脑海之中。

    此刻得知夕阳陨落,岳云惜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正在岳云惜替夕阳惋惜的时候,她忽然愣住,刚才那一瞬间,她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她仿佛看到了一道光影在汇集。

    揉揉眼睛,再次看去的时候,废墟依旧是废墟,却没有光影浮现。

    “我怎么可能出现错觉?”

    正在岳云惜审视自己的时候,那一道淡淡的犹如烟雾一般的黄色光芒再次浮现出出来。

    再次看到光芒,岳云惜心神一凛,忍不住惊呼道:“那是什么?”

    华天超,袁云霄等人也都向沦为废墟的演武台看去,只见土黄色的光芒越来越浓郁,在虚空之中吞吐起来。

    下一刻,光芒内敛,逐渐化成一个人形。

    “啊~”

    岳云惜惊呼一声,急忙转过身了,满脸通红的避过头。

    重新幻化出来的人自然是夕阳,玄黄之体凝练成玄黄不灭体之后,夕阳已经拥有了不死之躯,别说是被聂霜劈斩成两段,就算是全身都被斩碎,他也能够重新幻化出来肉身。

    只不过,夕阳此刻的身躯一丝不挂,所以才会引得岳云惜惊呼。

    被众人观看,夕阳倒是没有一丝慌乱,抬手一挥,一套衣服取出来,然后不慌不忙的穿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夕阳的目光看向被冻成冰雕的聂霜。

    “没想到你的剑道竟然能够将我逼到如此境地,我到是期待起来你成为剑圣的那一刻!”

    踱步来到聂霜身前,夕阳轻声说道。

    话音一落,夕阳屈指一点,一道光芒浮现出来,激射到坚冰之上。

    “不要!”

    苍郁圣人见状,惊呼一声,作势就要阻拦夕阳。

    但是,还是迟了一步。

    聂霜被冻成这般模样,虽然十分危险,却还吊着一口气,等到鸿钧下次讲道之时,说不得鸿钧殿主有办法将聂霜救出来。

    但是,被夕阳这么打开坚冰,聂霜存活的可能性不到百分之一。

    “夕阳,聂霜已经被你冻成这般模样,你又何必再下此狠手!”风圣一脸怒容,厉声呵斥道。

    其余圣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都露出不满之色。